第2853章 抓捕三

一旁的書記員奮筆疾書,寫了好久才將裏長報出來的名單記錄下來。

上面不僅有名字,也有其所在的鄉、裏和村,以及他們家裏的情況。

白善伸手接過掃了一眼,垂下眼眸去看賈裏長,“你查得倒是挺清楚的。”

賈裏長張了張嘴,很想將自己老早想出來的借口說出來,比如,他是想查清楚了再上報給縣衙……

但之前他那樣的表現,顯然他說了也不會有人信,就連他自己都知道前後過於矛盾了。

所以頹然的合上了嘴巴,低垂著頭沒說話。

白善將名單交給書記員,這才轉頭去看孫裏長。

孫裏長整個人都呆住了,這一場抓捕和問詢他全程懵逼,就是到現在,他都是懵的。

正懵著,接觸到白善的目光,他渾身一震,立即嗚嗚叫起來,連連磕頭。

白善示意衙役將他嘴裏的布取了。

孫裏長嘴巴得到自由,立即道:“大人,此事我完全不知啊,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白善面無表情的道:“這並沒有什麼值得炫耀和高興的,治下的村民出了這麼多匪徒,而你卻一無所知,或許你兇惡殘忍比不上賈裏長,但你的無能一定是在他之上。”

孫裏長渾身一僵,一時說不出話來。

從賈裏長給出的名單看,賈大郎手底下的山匪最多就是出自賈裏長一裏,其次是孫裏長所管轄的百戶,還有一些是其他裏的人。

如果賈裏長報的這個名單是真的,或者出入不大,那麼孫裏長轄下的匪徒僅次於賈裏長,而他還什麼都不知道,如此無能,有什麼值得慶幸的?

白善問他,“你果真一無所知嗎?”

孫裏長這下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

應吧,那他就果然如白善所言的無能;不應吧,那他是同犯啊!

可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孫裏長最後還是求生欲強過了面子,無能總比和山匪同流合汙的好,因此他流著淚點頭,“大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白善:“剛才賈裏長說的那些人中,你記住了幾個?”

見他一臉迷茫,白善便補充道:“就你們裏的人,其他裏的人你不用記。”

孫裏長額頭冒出了更多的汗,“這,這,七八個吧。”

白善瞇著眼睛問,“哪七八個?”

“孫恒,祖大春,”孫裏長咽了咽口水,不太確定的道:“還有祖大力?”

白善確定了,他的這個裏長似乎不太聰明的樣子。

他垂眸看了他一眼,最後還是拿過名單問道:“你們村的房屋緊湊嗎?孫恒家在何處,祖大春家又在何處?”

白善將他名單上他們裏的每一個人都問了一遍,了解大概的房屋住所後便拿了一張大紙來點畫。

只畫了他們大概的房屋位置,但這也足夠白善意識到抓捕的難度了。

和大井村小井村比較聚集的房屋不一樣,這裏比較分散,要是合兵圍堵的話比較困難,那就只能分散抓捕了。

而大井村和小井村的抓捕也不容易,兩個村凡事的人不少,不包括已經被抓的六人,一共還有三十八人。

其中有一戶三個兄弟都在其中,有三戶是兩個兄弟在名單上,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家風,什麼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一裏百戶,有三十九戶人家裏有人落草為寇,這個比例讓白善的臉越發的暗沈,除了已經被抓的六人,這兩個村還有三十三戶人需要抓捕,人可不少,要是不能一擊即中,後面再要抓人就不容易了。

這些人並不是單獨的,雖然大井村和小井村的風氣不好,但誰也料不準,他們抓捕會不會讓村民們聯合起來抗捕。

連董縣尉都擔憂不已,低聲和白善道:“大人,要麼我們只抓匪首,要麼我們還得從青州城裏借兵。”

白善垂眸思索,半晌後搖頭,“他們要是無奈落草,本縣自然可以網開一面,只抓匪首,可這些人,風調雨順之年,又無人禍的情況下去落草為寇,搶掠了村子後又能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的平淡生活,那就不是走投無路,而是人性本惡,這樣的人,若是不懲治,天理何在?”

“將來若有人因為本縣的寬恕而學習他們,置那些受害者於何地?”白善緊繃著臉道:“所以我一定要嚴懲他們的,絕不姑息!”

那就是一定要抓了。

董縣尉也偏向於抓,這些人太可惡了,這邊離縣城又遠,作為縣尉他很難顧到這邊,風氣不好,將來這幾個村子說不定會淪落為匪窩,所以還是得趁著現在不是非常嚴重的時候出手。

“那大人就得借兵了。”

白善道:“我已經給路縣令去信,來前也寫了公文報給郭刺史,他們若同意派兵會直接派到這裏來的,但這會兒我們等不及他們了。”

白善偏頭去看一旁跪著的馮大山,道:“賈大郎那人雖瘋癲自大,卻也多疑,他要換地方,還是去縣衙那樣的地方,肯定會和底下人的人報信的。”

“若是相隔太長的時間沒收到信,他手底下那些人只怕就意識到不對了。”白善道:“距離帶他離開大井村,這已經是第六天了吧?”

董縣尉楞了一下後道:“是。”

“所以今晚就抓人,我們不能拖延時間,能抓一個是一個。”白善冷哼了一聲道:“抓不到的人,本縣倒要看看,他們有沒有膽子真的上山落草為寇去。”

“派人去通知宋巡檢,讓他埋鍋造飯,吃過飯後帶著士兵們下來。”

董縣尉只能應下。

宋巡檢駐紮在面向小劉村的山上,他們自己帶有幹糧和鍋,在山上已經餵了四天蚊子了,說是要他們保護山下的小劉村,但山下的小劉村除了收麥子屁事沒有,保護什麼呀?

正窩得有些難受,有衙役來通知他們,“大人說晚上要動作,讓巡檢您現在埋鍋造飯,天黑之前下山去集合。”

宋巡檢接過公文看了看,撓了撓臉上被咬的包,煩躁的問道:“到底什麼動作?這鳥都不拉屎的地方真有山匪?”

話音才落,一群鳥還林準備過夜睡覺,路過宋巡檢的頭頂時送了他一坨鳥屎。

宋巡檢:……

衙役:……

衙役艱難的移開目光,道:“宋巡檢,就是因為鳥都不拉屎,所以才有土匪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