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8章 審問

都已經進到縣衙裏了,董縣尉還能叫他們跑了嗎?

三個人撲一個人,邊上還有這麼多幫手能叫他們跑了嗎?

賈大郎奮力掙紮,嘶吼起來,臉上青筋暴凸,被兩個人狠狠的壓在地上時還努力的擡起頭來,一臉憤恨的瞪著白善看,“你故意的,你故意的,啊——”

他眼睛通紅,對白善的恨意幾乎要溢出來。

白善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道:“鎖到牢裏去!”

他掃了其他五人一眼,然後指了一個滿臉驚恐,抖得最厲害的人道:“先提審他!”

董縣尉手一揮,衙役們便將人鎖了拖到牢裏關起來,只留下了一個人。

已經下衙準備離開的宋主簿估計是聽到了大堂傳來的嘶吼聲,特別興奮的跑過來看熱鬧,“大人回來了?”

白善看見他也有些驚訝,“宋主簿病好了?”

宋主簿:“……多謝大人關懷,下官的病已經好了。”

不好不行啊,白善提了趙明做代理主簿,本來他還可以沈得住氣,但前兩天董縣尉拿了白善的手書回來,直接將宋巡檢從城中調走了,說是下面的鄉裏出現了盜匪,要宋巡檢帶兵去剿匪。

這話一聽就是假的,但董縣尉說了,宋巡檢要是身體也不適的話,那邊由他帶兵出城交給白縣令。

縣令是一座縣城的最高官員,財政、民政和軍政都在他手上的。

董縣尉無權接替巡檢手中的兵力,但白善可以。

拿著白善印了官印回來,又加蓋了方縣丞官印文書的董縣尉便也有了暫時接替的權力。

宋老爺到底往後退了一步,不想和白善鬧得太難看,所以讓宋巡檢帶兵和董縣尉走了,而宋主簿也回到了縣衙,開始做自己的分內事。

可惜分內的權力被分走了至少一半。

一部分是白善自己捏在了手裏,一部分是方縣丞接手,還有一部分則是被趙明給分去了。

就這麼短的時間,戶房的人被籠絡走了一半,又被調走了一些,剩下的兩個才是他的心腹。

宋主簿心中都快悔死了,此時見到白善,他是又恨又有點兒怯,目光轉向被壓著跪在地上的人,好奇的問,“這人是誰?”

看見人被拿下的周滿轉身和白善道:“我先回去了,你慢慢審問吧。”

白善頷首,看向大吉,“你也帶著人回去休息吧。”

周滿問他,“晚上你想吃什麼?”

白善想了想後道:“清淡些的吧,我想喝冬瓜圓子湯。”

“我回去就讓賀嫂子做。”周滿帶上自己的行李,這才和宋主簿打了一個招呼,又和董縣尉點了點頭才離開。

方縣丞已經下衙離開了,也是被那一聲震動了半條街的嘶吼聲給嚇得跑回了縣衙,才進大門就碰到周滿,他頓了一下,立即躬身行禮,“周大人,您和縣令回來了?”

周滿點頭,“他們在大堂裏呢。”

她沒有走小門回後院,他們的馬還在縣衙呢,因此去牽了自己的馬從角門進去。

女主人回來,後院立即就活了過來,廚房燒熱水準備,五月和九蘭接過周滿手裏的行李,開始翻箱倒櫃的給她找新衣服,準備沐浴洗頭……

而前面衙門,白善讓大多數衙役退了下去,這才回答宋主簿的話,“這是山匪。”

宋主簿瞪大了眼睛,難道北海縣還真有山匪不成?

而被壓著跪在地上的人則是臉色蒼白發青,渾身抖得更加厲害了。

白善讓人關了縣衙大門,這才拍了一下驚堂木,對眾人道:“山匪人數眾多,這不過是其中的幾個,因此消息不能泄露,今日審問之事不得外傳,誰若是外傳……”

他的目光嚴厲的看向眾人,掃過宋主簿時還頓了頓。

宋主簿立即道:“大人放心,下官等必定守口如瓶。”

在場的衙役紛紛跟著應了一聲。

白善這才收回目光,沈沈的看向地上趴著的人,揮手讓壓住他的兩個衙役放開他。

衙役立即松手,只是戒備的往後退,並沒有馬上走遠。

但趴在地上的人身上軟綿綿的,驚恐之下一點兒力氣也沒有,別說逃了,爬起來跪好都做不到。

白善這才抓著驚堂木狠狠的一拍,喝道:“馮大山,事到如今,你還不把自己犯的事全招供出來嗎?”

馮大山抖著身體沒說話。

白善冷笑,“你以為不張口本縣就拿你們沒辦法了?大井村如此偏僻,知道本縣為何會去那裏巡視嗎?本縣是沖著你們去的。”

馮大山愕然的擡頭。

“本縣早收到密報,說你們這些人為禍鄉裏,冒充山匪劫掠村民,說,你們一行共有多少人,叫什麼名字?”

馮大山不信,“這不可能……”

“有何不可能的?若無人告密,本縣又是怎麼知道這事的?你們以為天衣無縫,卻不知道人多則會泄密嗎?真以為你們這麼多人個個都可以保密?他們可以保密,難道他們家裏人也都能保密嗎?”

馮大山順著白善的話一想,頓時冷汗直冒,不由軟趴趴的又倒在了地上。

知道那事兒的人不少,而且家裏人也不全是一點兒不知道,誰知道是誰告密,又是誰泄密的?

董縣尉見馮大山還在磨嘰,看了白善一眼,得到他的示意後便叫人去把一些刑具給搬了上來,直接扔在邊上問他,“你想先試哪一種?反正你招不招我們都知道你的罪行了,怎麼還想不開的要受罪?”

在白善和董縣尉的威逼之下,馮大山最後還是戰戰兢兢的招供了,不過他還是保留了,沒肯說太多。

白善抓了他們這幾個,他就招了他們這幾個人都參與了,至於其他人,他是被夾了手指後才又招供了幾個,剩下的他就喊著不知道了。

他道:“人都是大郎哥找來的,也不止是我們村的人,還有外村的人呢,來的時候就蒙著臉,所以我不知道是誰,我真的不知道。”

白善一聽,眉頭微皺,問道:“你們一共有多少人?”

“我不知道,這事兒只有大郎哥才知道。”

“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白善冷笑道:“你們一同出去打劫,你會不知道同行一共有多少人?”

董縣尉也伸腳踹了他一下,惡氣滿滿的道:“糊弄我們是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