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7章 拿下

白善便笑道:“你可以選五個朋友帶上,不過他們能不能進縣衙本縣也不能給你們肯定,還得董縣尉看過才行,但本縣看你不錯,等到了縣衙你便跟在本縣身邊吧。”

賈大郎大喜,立即應了下來。

他掃了賈裏長一眼,似笑非笑的看了對方一眼後和白善行了一禮,躬身退下。

早在白善到小井村的時候他就自覺他的機會來了。

龍池那邊的鹽場停了,外頭都說是因為縣令看不慣宋家把持縣衙的事務,和宋家對抗起來,宋家一怒之下就將鹽場的人手都帶走了。

賈大郎覺得,縣令現在應該是急需用人的狀態,既然這樣,他這樣的人出現,縣令說不定會招募。

果然,他一出現,對方看著他的眼睛裏就在放光了。

白善當然放光了,他呼出一口氣,感覺將人帶回去的事已經穩了。

賈裏長卻是眼前發黑,只覺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見衙役護衛們已經在打包行李,他便找了借口出去,說是要給白善準備一點兒土產。

大井村能有什麼土產?

他直接讓妻子去多買些雞蛋回來,再抓兩只雞給白善帶上,然後他偷偷的溜出去找賈大郎。

賈大郎正在家裏打包行李,他很幹脆,就從櫃子裏翻出幾件衣服放在一塊布上,綁起來就要走。

賈裏長進來,一把拽住他的袖子,“賈大郎,你想幹什麼?”

賈大郎一把甩開他的手,冷笑著看他道:“幹什麼?當然是奔前程去了。”

“你不要命了,”賈裏長壓低了聲音道:“你們幹了那樣的事,不說躲著官差,竟然還上趕著送上去。”

賈大郎冷笑道:“你不說,我不說,大家都不說,官差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你百般阻我,不過是眼紅我搶了你兒子們的前途罷了。”

“你!”賈裏長大怒,“你胡言亂語什麼,我都沒和縣令提及他們,賈大郎,你要去送死我不攔著你,但你不許拉著村裏的人送死。”

“我怎麼拉著村裏的人去送死了?”賈大郎低頭緊盯著賈裏長道:“小劉村的人被困在山裏出不來,裏長只要上心一點兒,不讓他們去縣衙就行。”

他冷笑一聲道:“不過等我在縣衙裏站穩了腳跟,你就是沒攔住,讓他們去了我也不怕,那裏自有我們兄弟幾個攔著他們。”

他眼睛像狼一樣兇狠的盯著裏長道:“之前我還擔心他們不知何時去了縣衙告狀,我們這邊收到消息晚了攔不住,但只要我去了縣衙,還怕他們再去告狀嗎?”

賈裏長渾身發冷的看著賈大郎。

賈大郎見他屈服,便冷笑一聲,將包袱背起來,又從床頭的櫃子裏摸出一個錢袋子帶上,出去後看到家裏人站在院子外面,他便道:“家裏的麥子你們自己收了,我跟著縣太爺奔前程去了。”

賈父繃著臉道:“走了就別回來了,只當家裏沒你這個兒子。”

賈大郎沖著他爹冷笑一聲道:“我偏要回來,那地裏的收成也有我的一半,憑甚不回來?”

他掃了他娘一眼,很不高興的道:“爹,你少動手打我娘,要知道你還打我娘,等我回來,你打她多少頓,我就還你多少拳。”

賈父跳腳大怒,“逆子!”

賈母膽怯的縮在一旁不說話,賈父扭頭看見越發氣惱,抄起不遠處的鐮刀就劈頭沖她扔過去……

一旁的賈二郎臉色一變,伸手拽了一把他娘,鐮刀就從她的臉邊飛了過去砸在墻壁上。

賈大郎看見,丟下包袱就沖他爹過去,捏著拳頭就揍起來……

賈父身上被打了兩拳,又氣又怒,大喊道:“逆子,大人快來看呀,忤逆子打他老子了——”

賈大郎打得更狠了,拳頭砸在肉上發出砰砰的聲音,賈裏長聽著那聲音心驚膽戰的,生怕鬧出人命來,上前勸道:“別打了,別打了,你不是還要跟著大人去縣城嗎,鬧大了,大人那邊你覺得還會帶你嗎?”

賈大郎這才收手,只是隨手扯了一塊抹布往他爹嘴裏塞,然後將爛泥一樣的他拖進屋裏,拿繩子把人綁了,等他發不出聲音來,這才滿意的出去。

他扭頭對站在外面的弟弟妹妹們道:“等我走遠了再給他松綁,聽到了沒有?”

賈大郎的弟弟妹妹們一臉麻木的點頭。

賈大郎撿起地上的包袱轉身走了。

賈裏長看看遠去的賈大郎,又看看賈家一家大小,最後還是嘆息一聲,搖搖頭也跟著走了。

這邊的動靜到底還是沒能瞞住周滿,主要是科科知道了,沒忍住,提醒了一下宿主。

於是滿寶就好奇的花了一筆積分看了一下現場版父子互毆,夫妻相殘,她知道了,白善也就知道了。

當然,白善是聽的語言描述版。

他只當是小嶽父看到了告訴滿寶的,聽到賈父沖著妻子迎面一鐮刀,臉色便微微一沈,再聽到賈大郎按著賈父揍也豪不收手,臉色更是沈郁。

他道:“可見教化的重要性。”

滿寶連連點頭,正說著話,賈大郎帶著他五個兄弟一臉喜色的走了過來。

見縣令等人已經準備好了行李等著,他便不好意思的對白善道:“勞大人等著了,小的家中父母不放心,我安頓他們費了一點時間。”

白善和周滿:……那的確是挺費時間的。

白善溫和的笑道:“不打緊,既然已經收拾好了,那我們便走吧。”

賈裏長緊趕慢趕的趕了回來,要將買回來的雞蛋和雞給他們帶上,白善謝絕了,他們自己的行李就不少,再拎著兩只雞像什麼樣子?

白善讓護衛和衙役們一匹馬多帶一個人,盡量放緩馬速回縣衙,沒辦法,賈大郎他們可沒有馬。

他們在半路上遇到了來找他們的董縣尉,對賈大郎他們,白善什麼都沒說,路上還露營了一晚上,第二天太陽快落山時才回到縣城。

白善帶著眾人直奔縣衙,一進去,白善便往大堂去,先坐下,然後擡頭朝外看去。

外面圍上來不少衙役,他這才臉色一沈,拿著驚堂木一派,喝道:“拿下!”

衙役和護衛們就如猛虎一般撲向賈大郎等人。

賈大郎大驚,先是驚叫一聲:“大人——”

然後反應過來必定是他們做的事敗露了,於是奮力往外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