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4章 拍馬屁

因為這一叢實在是太多了,附近好幾棵樹都被纏了丁公藤,滿寶便剪了不少,還選了一株看上去不太大的連根挖了,這樣一弄,一個背簍都裝不下。

滿寶便讓大吉扯了一截藤蔓將它團了團綁起來,直接拎著便走。

白善給周滿留下的人裏只有一個衙役,領路和翻譯用的,其他都是自家的護衛。

對於周滿挖花花草草折樹枝的行為看了十幾年,早已習慣,所以一行人一點兒也不著急,她要進山那就進山,她要爬樹去折樹枝大家就輪著去,看到一只鳥追了半天想要抓他們也習以為常。

可惜,娘子看中的那只鳥最後沒抓住,而其他鳥她又看不上,大家只能仰著脖子看著那只鳥咻咻兩下就消失在了樹間,不知飛到哪裏去了。

滿寶惋惜的收回目光,問科科:“還有嗎?”

科科也很惋惜,不過它也知道,動物不像植物,能夠一直停留不動的讓宿主收錄,所以它很想得開,道:“再往右前方八百五十八米有一株可收錄植物。”

右前方,那是往路的方向去了,這個可以,於是一行人往前走,看到小路後又越過它往前去一段,在另一邊的山裏找到了一株植物。

滿寶還順道將路上看到的一些比較珍貴的藥草,她以前沒見過的藥草給挖了。

可惜這些藥草百科館內是有的,這說明那個世界有現成的,所以不能收錄,也就滿寶自己挖著玩兒和用。

滿寶將這些藥草都放進背簍裏,等挖完了這一株,科科掃描範圍內就沒有未曾收錄過的植株了。

滿寶很高興的帶著人到了路上,才騎上馬,一個衙役快馬跑回來找他們,大聲道:“周大人,我們在前面找到村莊了,正是小井村,過去不遠就是大井村,大人讓卑職來接你們。”

“遠嗎?”

衙役道:“不是很近。”

主要是這太陽都快下山了,他們怎麼才走出來三四裏?害他一路跑來還以為錯過了呢,心中忐忑不已。

“不過我們有馬,速度快,天黑之前應該能到。”

一行人便快馬往前,滿寶了小半個時辰,不由回頭去看蜿蜒的路,反應過來,“我們這是再繞著山在跑吧?”

“是,小井村也在一座山的山腳下,原來順著這片山往前走就對了。”

小井村在山腳下,滿寶擡頭看了眼那熟悉的山峰,雖然換了一個方向看它有點兒不一樣,但科科響起來的叮咚聲是一樣的。

滿寶就問科科:“這是小劉村後面的那座山?”

科科:“對。”

滿寶就挑了挑眉,看到白善帶著一群人出來迎她,她笑了起來,沖著白善走去。

白善給她介紹人,“這是賈裏長,這是小井村的村長懷村長。這是青州醫署署令周大人,也是內子。”

賈裏長知道,也見過,畢竟白善到任後曾經兩次召見他們,其中有一次周署令也出面介紹了一下青州醫署,還要求他們給治下百姓宣傳醫署。

賈裏長立即帶著身後的人上前和周滿行禮。

周滿擡手讓他們免禮,笑道:“我是下鄉義診來了,諸位不必多禮。”

她扭頭看向文天冬,問道:“義診的幡掛出來了嗎?”

“掛出來了,”文天冬道:“學生才已經和小井村的村民介紹過醫署了,也有幾戶人家表示家中有病人,想要求診,只是都不是急診,而現在天要黑了,因此打算明天再看。”

周滿就頷首道:“很好,明天看過小井村,還要去大井村看一看呢,我們醫署才建立,一定要爭取讓每一個百姓都知道醫署的存在,將來生病了,若是其他的醫館藥鋪不能診治,還知道去醫署試一試。”

文天冬乖巧的應下,卻知道這話不是說給他聽的,而是說給一旁的賈裏長等人聽的。

這個道理他又不是不知道,周先生很少在外面說起這樣的話,現在特意說起,顯得有些做作了。

近期能讓先生做作起來的事,文天冬思來想去也就只有小劉村的山匪之事了,所以他特別的乖巧,生怕一個言語不對惹人懷疑。

傳說中百多個山匪呢,他們這一群人才十來個,可別出什麼事才好。

賈裏長果然一點兒也沒往小劉村想,只以為白善他們是從縣城那邊來的,因此非常熱情的將他們迎進村裏。

他覺得小井村有點兒簡陋了,因此指著田野盡頭裊裊升起的幾股炊煙道:“大人請看,那裏便是大井村,過去不遠,那裏寬敞富裕些,不然大人移步大井村?”

白善站在路邊舉目望去,笑道:“的確離得不遠,明兒我們就過去,今晚就先留在小井村。”

他道:“本縣也想詳細了解一下小井村,我剛才進村的時候看見不少麥田都收割了,不知今年收成如何?”

賈裏長早有準備,白善此時下鄉不就是為了勸課農桑嗎?

雖然這裏距離縣城很遠,但他兩次進城,加上和其他裏長也有聯系,他早知道這位縣令大人對農事特別關註,自到任後基本都在下鄉,特別的在意農事。

因此他遊刃有余的道:“今年收成比去年好多了,這也是大人的福氣恩蔭,自大人到任便下了幾場雨,而後又立即天晴,可謂晴雨得當,這麥子便長得極好……”

周滿第一次看見白善被這樣明顯的拍馬屁,很是稀奇的看過來。

白善也是第一次這樣被人違背自然的誇獎,也新奇不已,就是可惜他沒覺得多高興,反而覺得很尷尬,尤其是一旁還站著一個眼睛亮晶晶的滿寶。

他輕咳一聲,等村長說完了才問道:“所以今年收成還不錯了?”

“是,今年收成的確不錯的,”就是差也不能說差呀,縣令都親自下鄉巡視了,如此重視農事,怎麼可能差呢?

白善點了點頭,問道:“那去年的收成如何?”

賈裏長:“遠比不上今年。”

白善想,不知道路縣令聽到這個回答感想會如何。

他笑了笑,轉身邊往村長家裏走邊問站在後面的懷村長,“不知道去年你家一共收了幾袋麥子。”

既然大致的情況不肯老實說,那就問詳細的數字好了,不信他們還能撒出個天衣無縫的慌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