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3章 猜路

其實白善心中懷疑,那些山匪並不是真正的山匪,或者說,只是針對小劉村的山匪;

不然,那些山匪能躲避得這麼嚴實,縣衙一點風聲都沒聽到,意味著他們身後有大勢力在豢養,這是最壞的結果,敢下山來劫掠,必定養了不短的時間,而他不覺得以路縣令的才幹會這麼多年沒發現。

所以白善還是要到附近的村子裏走一趟了解情況。

第二天白善便用半天的時間將剩余的畫像畫完,其實被他們看到臉的人不多,也就五個而已,除了兩個村裏的人記得比較深外,另外三個都是在被扯掉面巾後不久又給戴回去了。

他們自己都不是很肯定畫出來的人對不對,說得很模糊。

不過聊勝於無吧。

周滿和文天冬也看完了來求醫的人,確定他們記下了有病去可以去醫署求診後便和白善一起離開。

村子裏的人很是忐忑的將白善送到山腳下。

白善安撫村長,“我給你們留了人的,董縣尉也回縣裏調兵,過幾日應該就能到,那些山匪要是再來,你們也不用怕,他們要什麼你們就給他們什麼。”

他道:“保命要緊,待我將人抓住,被他們搶走的東西都會找回來給你們的。”

“這……”

村民們很猶豫。

白善笑道:“不必怕,本縣說到做到,再不濟,損失的我補給你們就是,這點兒錢本縣還是有的。主要是人得活著,人只有活著才能有一切。”

不管村民們有沒有聽進去,反正白善給他們留下了一個衙役和一個護衛,其實就是報信用的,總不能指望著兩個人去對抗傳說中的百人山匪。

翻過山,半山腰上等著的衙役看見他們,立即跑上來,“大人,你們終於出來了,我們都快要被蚊子給吃了。”

白善這才想起來,他們帶著馬,或許猛獸不會招惹他們,但蚊子一定很喜歡他們啊。

他歉意的道:“忘記給你們留些驅蚊的藥草了。”

滿寶道:“路上就又許多艾草,晚上生火以後燒起來,那煙就可以熏蚊子,你們以後要學會就地取材啊。”

一行人牽著馬下山,站在路口左右張望,白善就招來一個衙役問,“我們要去找賈裏長,從哪邊走?”

衙役呆,“卑職……不知。”

白善:“我記得檔案上寫,小劉村是和大井村小井村同屬賈裏長管轄的,那大井村怎麼走?”

被問的衙役咽了咽口水,“大人,卑職不知大井村怎麼走。”

見白善靜默的看著他,他立即解釋道:“大人,每年下鄉催繳稅糧的人都是固定的,一人負責一邊,卑職負責的是龍池那一片,對這邊不熟啊。”

這次白善下山不是往海邊走,而是往萊州內陸那頭走,這邊山多路窄,少有人來,這還是衙役第一次過來這邊呢,所以他是真的不認路啊。

白善便扭頭看向後面,問道:“誰認得路?”

還是那個衙役,硬著頭皮道:“大人,認得這邊路的老陳和老孫,一個您派了他和董縣尉回縣城,一個您留在了山裏……”

滿寶沒忍住,在後面“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白善臉微燒,暗暗瞪了她一眼,最後沒辦法,他來回看了一下眼前一南一北的路,幹脆將滿寶拉上來,“你來選一條。”

滿寶嚇了一跳,“我選?”

白善點頭,“你運氣好。”

滿寶就轉了轉眼珠子道:“我要是選錯了你可別怪我喲。”

白善:“不怪你。”反正他們有馬,錯了再回頭就是,而且這一片的村莊他本來就想都走一遍的,所以不管下一個村莊是哪兒,他都可以接受。

滿寶就在腦海中問科科,“你知道大井村在哪兒嗎?”

科科郁悶的道:“不知道。”

它又沒有這個世界的詳細地圖,怎麼可能知道?

“那你說,是上面那條路可以挖的東西多呢,還是下面這條路多呢?”

科科毫不猶豫的給她選了上面那條路,同時開始滴滴的響,“宿主,檢測到距離你九百八十八米的地方有可收錄植物和動物……”

滿寶便伸手指了左上方,一本正經的和白善道:“我覺得是這條路。”

白善便揮手,“走,我們先從這邊去看看。”

於是一行人上馬,滿寶跑了一段便勒住馬和白善道:“你帶著文天冬先去,我進山挖些花花草草,要是前面有村子你就派人回來告訴我一聲,要是沒有,你就回來找我吧,我們換一條路。”

這路並不是官道,又小又爛,彎路還多,兩邊的草能到人的膝蓋,看著就很讓人忐忑,所以誰也不知道前面是不是真的有村子,要是沒有必須得往回來的。

白善知道她多半是要去給小嶽父挖東西,點了點頭,給她留了不少護衛和衙役,還將大吉留給她,“山裏有土匪,你小心點兒。”

滿寶意有所指的道:“那土匪是不是在山裏還不一定呢,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滿寶和科科道:“聽到了嗎,我們得小心點兒,要是發現山匪,你可一定要提前告訴我。”

科科應下了,只要宿主能給它收錄東西,不超出權限範圍的忙它都願意幫忙的。

掃描生物的時候順便判斷一下山裏有沒有山匪這種生物嘛,對他來說小意思。

文天冬不太能理解,“先生,藥材都可以和藥商買的,光靠我們采藥是采不了多少的。”

滿寶道:“我的目的不是采藥做藥材,我是想看一看它們長什麼樣子,罷了,這一時半會兒的說不清楚,你和白縣令先去吧,回頭我們再聊這個話題。”

文天冬只能和白善先走了。

滿寶下馬,牽著馬微微進去了一點兒就找到了科科說的植物,動物早跑了。

竟然是一株藥草,藤狀,纏著旁邊的樹蜿蜒而上,而且是一片過去都是。

滿寶嘖嘖兩聲,雖然它沒見過它活著的模樣,但見過它被切片曬幹的模樣啊。

滿寶割了一段藤聞了聞,在腦海中問科科,“是丁公藤嗎?”

科科對照了一下後道:“理論上是的,這株植物百科館未曾收錄過,可以收錄。”

滿寶便從背簍裏翻出剪刀來,挑選了老的藤蔓就開始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