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1章 安撫

滿寶給母女兩個抓了一副安神湯,“回去煮了喝,心裏會好受些,晚上也能少做噩夢。”

金氏身上有了點兒生氣,連忙接過,拉著女兒轉身就要走,大朵卻忍不住驚嘆,“夫人怎麼知道我們夜裏會做噩夢?”

滿寶心中一動,笑道:“我是太醫,自然有其他的法子知道,對了,我們這幾個此次過來還為了通知你們一聲,縣城裏開了醫署,將來若是有人生病了可以送去醫署就診,持下戶戶籍的平民可以免費就診和抓藥,中戶也可免去診金。”

見母女兩個都一楞一楞的,滿寶就問道:“知道什麼是醫署嗎?”

兩個人一起搖頭,從未聽說過。

滿寶已經很有經驗了,便拉著她們兩個去了樹底下,看到文天冬正在給人看病,便道:“這就是醫署了,醫署是陛下和皇後娘娘憐惜天下萬民,讓朝廷在各地開設的醫館……”

正好樹下的人多,滿寶給母女兩個講解的時候大家也都可以聽,她從太醫署是如何建立,又是如何培養學生的說到地方醫署的建立以及職能……

本來著急回家的金氏都忍不住站在樹下聽著她說。

等她說完後便問道:“醫署可以治刀傷嗎?”

滿寶頓了一下後道:“當然可以,看傷情的輕重來治療。”

“肉壞了也能治嗎?”

滿寶垂下眼眸,沈默了一下才道:“若是肉壞了,那就要把壞掉的肉割掉,只要新肉不再壞,人也不高熱,那多半是可以熬過來的,當然,每個人的傷情和身體都不一樣,也有很大的可能熬不過來。”

金氏胸膛起伏了好幾下,抖著嘴唇道:“當時大夫也是這麼和我們說的,他把肉割了,讓我們在縣城住七天,說是要看肉長出來的情況,但縣城太貴了,吃的藥錢,住的藥錢,看病買藥都要錢……”

“家裏實在是沒錢了,我們住了一個晚上便抓了藥回來……是我害死了狗蛋,是我害死了孩子,我當時怎麼不想著湊錢,怎麼就回來了呢,怎麼就回來了呢?”

金氏坐倒在地慢慢哭起來,最後哭得心肝都疼了,便放聲嚎哭起來。

大朵嚇壞了,一直抱著她跟著一起哭,見母親哭得渾身都發抖了,便著急道:“娘,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才是,要不是我,爹和哥哥也不會……”

哭得不能自抑的金氏一把捂住大多的嘴,聲音陡然拔高,瞬間淹沒住大朵的話,除了同樣蹲在一旁安撫她的滿寶和西餅,沒人聽到大朵說的這句話。

金氏一邊哭嚎,一邊驚恐的去看周滿。

周滿卻似乎也沒聽到大朵的那句話一樣,慢慢的撫著她的背讓她緩和自己的恐懼和傷心。

等她哭聲漸緩,這才道:“這和你有什麼關系?不要把別人的錯誤攬在自己身上。”

滿寶堅定的告訴她,“害死狗蛋的是山匪,不是你!”

金氏楞楞的看著周滿。

滿寶將她扶起來,吩咐西餅道:“將我的藥箱拿來,我去給她紮幾針。”

西餅應下,立即轉身回去拿藥箱。

文天冬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金氏的臉色後道:“先生,她的臉色看著似是肝氣郁結……”

“沒事兒,慢慢調理就是了。”滿寶繼續安撫金氏和大朵,“不要緊,你慢慢調理身體,總能看到大仇得報的一天。”

滿寶對文天冬點了點頭,讓他繼續給前來問診的村民看病,她則負責金氏和大朵離開。

她送她們回去。

她們的家在距離村長家不是很遠的地方,院子不小,裏面的東西都很整齊,但就是太整齊了,顯得院子更加的空蕩。

滿寶頓了頓,和大朵一起扶著金氏進屋,讓她換下衣服後,滿寶給她紮針,讓她慢慢的平緩下心緒,又給她紮了針睡下。

大朵見母親安靜的睡了過去便悄悄松了一口氣,“夫人,我娘沒事吧?”

“沒事兒,”滿寶安撫她道:“我回頭給她抓兩副藥留下,你平日多開解開解她。”

她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我想他們也想你們過得更好,而不是過得連死人都不如。”

大朵沒說話。

滿寶道:“你還小呢,才十四歲,將來還有大把的日子,你母親也還年輕,人生不過才過了三分之一,你就勸她,就當是為了你,也該振作起來才是。”

大朵捏著衣角問道:“夫人,我們真能報仇嗎?”

想的還是報仇的事。

滿寶道:“只要你們好好的活下去就一定能看到的。”

大朵咬了咬嘴唇,最後堅定的點頭道:“好,我來勸我娘。”

滿寶便起身,“你晚上也喝一碗安神湯,你父親和兄長的死不怪你和你母親,你們倆人都沒必要為了惡人的罪惡反過來怪自己。”

大朵楞楞的聽著,直到關門聲響起,她才回過神來,周滿已經帶著西餅出了院子走遠了。

白善又畫了一張畫像,但屋內視線不太好了,而且他估摸著天黑之前也畫不出第三張了,便擱了筆和村長出門放松放松眼睛,順便進行一下他們這次進村的主題——勸課農桑!

才出門走了幾步就看到了回來的滿寶,白善便沖她招手,等人到了跟前後問道:“金氏母女如何了?”

“肝氣郁結,憂傷肺,何況她還是悲傷過憂,這是心病,得心藥醫治,”滿寶看了一眼旁邊的村長,沒有再談這個問題,而是問道:“你們幹嘛去?”

“去看一下田裏的情況,你去不去?”

“不去,”滿寶道:“我去看文天冬問診的情況。”

白善便只能惋惜的一個人和村長去田裏逛了,嗯,後頭還跟著大吉和兩個護衛。

這個地方的田地是真的很好,比外頭村子的情況還要好,四面環山,但內裏卻很平坦,因此田地平整,且不缺水,雖然麥子未曾收割,但白善只看那麥穗,再摸一下它的顆粒便知道畝產不會太少。

白善問了一下歷年的畝產情況,都不由感嘆起來,“不會有洪澇,也少有幹旱的時候,這個地方的確是極好的地方啊,所以你們日子其實並不難過,至少糧食不是很缺,那怎麼不修一修出山的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