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0章 父母官

白善寫好了信,將信交給董縣尉,“你親自回縣衙一趟,查清此事。”

他頓了頓後道:“宋巡檢近日無事,我給你一封公文,你帶回去給方縣丞,讓他命令宋巡檢出去巡視,就說北海縣內出現山匪,讓他四處巡視一下。你再從羅巡檢那裏調出二十個人來,一並帶到山外,我有用。”

董縣尉不太放心,問道:“大人,要不要把羅巡檢從新鹽場那裏調回來?”

“不必,”白善道:“告訴羅巡檢,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得擅離新鹽場,他守好新鹽場便可。”

董縣尉領了命令,拿了信件,帶上白善給他的兩個衙役便趕忙出山去。

白善將人送到村口,與他道:“讓守在山外的倆人繼續守著,自己找個地方住下,不要將我們進山的事宣揚出去就可以。”

董縣尉應下。

這時節露營並不困難,他們又帶著馬,一般的動物也不敢靠近,因此只要找個向陽的地方就可以駐紮,方便得很。

等村長招呼來村裏不少的婦人老人和文天冬聊天趕來時,便只看到董縣尉他們的背影了。

村長大驚,“大人,董縣尉他們這是走了?”

白善道:“他們回去調兵遣將。”

村長松了一口氣,不是跑了就好。

他忙熱情的請白善他們屋裏坐,“太陽大,大人們別曬壞了。”

白善微微一笑道:“戴著帽子呢,不至於如此嬌弱,對了,你們可看到那些山匪的樣子了?”

“看到了幾個,”村長道:“他們大部分人都蒙著臉,但有幾個,因為來搶東西時和村民們打起來了,所以扯掉了布巾,我們看到了他們的樣子。”

白善眼睛微亮,道:“將看到他們臉的村民都找來,尤其是扯掉他們面巾的人。”

他扭頭和滿寶道:“我試試看能不能將他們畫出來。”

滿寶則問村長,“他們被扯掉了面巾沒傷人嗎?”

村長嘆息,“誰說沒傷人?劉二柱就被砍了三刀,當天人就不成了。”

白善聞言臉色一沈,問道:“死人了?”

村長抹了抹眼睛點頭。

白善:“死了幾個?”

村長遲疑了一下才道:“被砍死的只有劉二柱一個,但當時還傷了三個人,狗蛋是翻過年,那傷口發膿了才沒的,另外兩個倒是沒多大事兒了,就是……”

白善:“就是什麼?”

村長咬了咬牙道:“狗蛋是二柱的兒子,父子倆隔著一個年前後沒了,他家老爺子受不了打擊,前不久也沒了,您看這死的人是算一個,還是算兩個?”

白善沈著臉道:“算三個!”

滿寶問:“他們家還有什麼人?”

“現在就剩下二柱媳婦帶著她的小女兒大朵了,當時她也被踹了一腳,唉,這一年她頭發都白了,看著倒跟我們這些老不死的一樣老了。”

白善道:“將她們母女二人找來,我要畫像。”

村長聞言立即去找母女二人過來。

劉二柱的媳婦姓金,她只有三十四歲,但頭發已經花白,佝僂著身軀,整張臉都是麻木的,只有看向縮在她身後的女兒時才有點兒人味兒。

她今天沒去村口,並不知道村裏進了官差的事,聽說白善是縣令,要畫山匪的畫像,她立即拉著大朵跪下。

白善連忙伸手要將她拉起來,金氏沒起來,而是穩穩的跪著,還給白善磕了一個頭,擡起頭來後眼中多了一抹深刻的恨意,她道:“奴家記得那人,就是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掃,就指了一個護衛道:“那人大約和他這般高……”

護衛心頭一涼,不知為何,被她盯著的時候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白善就在她的敘述下慢慢畫出了一幅畫,給她看。

金氏指著他的臉道:“下面這兒要寬一些……額頭要低一點兒,眉毛很散亂……”

白善一點一點的修改,等將對方的眼睛也修改出來,金氏就楞楞的看著紙上的人道:“是他,是他,就是他……”

村長也湊上來看,瞪大眼睛道:“就是這人,我也認得他,可兇了,他要是搜出來的東西少了,還會打人,兇惡得很。”

金氏手腳都開始發抖,緊緊咬著牙關的瞪著畫上的人。

滿寶卻看到在她身後的大朵渾身發抖,臉色慘白,她忙上前,一手扶住一人,又叫了西餅一聲,倆人一起將母女倆扶到了才收拾出來的房間裏。

白善看了她們一眼,沒有叫住金氏,而是扭頭和村長道:“再找其他人來,你們不是看到了好幾個人的長相嗎?”

村長高興的應下,轉身就往外跑,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年紀大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縣令的畫技竟然這麼好,畫出來的人跟真人一樣,不愧是能當官的。

滿寶將金氏和大朵扶到房裏,摸了摸她們的脈,見她們只是情緒激動,驚懼所致,便拉住大朵的手在她手臂上按了十幾下,又伸手輕撫她的脊背,將人慢慢的安撫了下來。

大朵慢慢回神,不太好意思的擡頭看了周滿一眼。

滿寶笑問她,“你多大了?”

大朵低下腦袋道:“我十四了。”

滿寶:“還小呢,別怕,縣令會把那些山匪都抓住的。”

大朵沒有點頭,而是問道:“真的能抓住嗎?他們說山匪很厲害,躲進山裏,誰拿他們都沒辦法,就是縣衙也很難派出兵來抓他們。”

金氏也慢慢冷靜了下來,聞言一起擡頭目光炯炯的看著周滿。

滿寶柔聲問:“這話是誰說的?”

“大家都這麼說,”大朵說到這裏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她擡手抹了一把眼淚,道:“我和我娘想去縣城裏告狀,但裏長和村子裏的人都說去了沒用,縣太爺不在我們衙門了,升官走了,衙門裏沒有縣令,也沒那麼多兵,總不能為了剿匪就讓縣衙裏的兵去拼命,所以他們都說這事會不了了之。”

滿寶便伸手撫摸著她的頭發道:“你們都是大晉的子民,縣令便是陛下給你們的父母官,父母愛子是不計較得失後果,白縣令也一樣,所以你放心,他會護你們周全,也會為你們討回公道的。”

大朵眼睛通紅的看著周滿,“真的嗎?”

滿寶肯定的點頭,“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