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9章 報了沒

村長哪裏知道山匪在哪座山上?只能道:“就在這附近的山上,每有收成,還有過年過節他們就會下山搶東西,前幾日他們又下山來了,說讓我們每家出五袋麥子,要是少了,他們就殺人。”

“我們田本來就不多,五袋麥子,一家半年就白幹了,朝廷再要交稅賦,我們就一粒麥子都剩不下了。”

白善問道:“他們下過幾次山?我是說,你們村碰到過幾次?”

“三次!”村長道:“去年重陽後,我們才交完賦稅沒多久,夜裏他們就跑了下來,直接把住在村口和山腳下的八家給搶了,還有一次是過年那段時間,那一次是淩晨的時候人下來的,直接把村裏的人都趕了出來,然後搜刮了好多東西去。”

“最後就是這一次了,不過他們只下來了五個人,通知我們準備麥子的,”村長不好意思的道:“村裏的人有眼不識貴人,不知是縣令大人們來了,見你們帶著刀,還以為是山匪下來了呢,所以才……”

白善安撫他道:“本縣知道,此事怪不得你們,你可知道他們前兩次下山的人數?”

村長想了想道:“第一次不知道,那會兒是夜裏,被搶的也就那八家,不過聽他們說,一家大概進了三四個人,都帶了刀,很可怕,後來那一次,哎,太過慌張,也沒怎麼數,但至少也有百人吧?”

董縣尉臉色鐵青,率先道:“不可能,縣內要真是出現百人以上的山匪,我不會一點不知。”

村長本來就不太確定,聽他這麼說便改口,“那就是七八十人?”

白善蹙眉,問道:“村長可聽說過還有哪個村子被搶了?”

村長就拍著大腿道:“就是沒有啊,”

他道:“這些山匪也不知為何就瞄準了我們村,我問過其他村的人,他們都說沒發現有山匪。”

“此事裏長知道嗎?”

“知道的,”他道:“去年重陽那一次我就報告給裏長了,後來過年被搶,我又報了一次。”

他扭頭不好意思的沖董縣尉道:“過完年小的就進城裏去找大人,當時正巧看見大人帶著衙役巡街,本想上去伸冤的……”

白善見他不再說,便挑眉問道:“那為何沒上前?”

村長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好還是咬了咬牙道:“是裏長找到我,把我給拉回來的,說他已經上報,縣衙裏縣令大人高升走了,衙門裏的大人們忙得很,就算是要做事,那也得一件一件的來,我們這樣去催促,可能催不來人不說,還得罪了縣衙裏的大人們,到最後肯定更難辦了。”

董縣尉跳腳道:“放屁,山匪這樣的大事,哪個縣衙敢輕慢?大人,那裏長汙蔑我們。”

白善沖他壓了壓手,讓他冷靜一點兒。

村長嚇了一跳,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大人不知……難道裏長沒有上報嗎?”

白善沒有直接定論,而是笑問,“這一次山匪下山要你們準備麥子的事你上報給裏長了嗎?”

村長楞楞的點頭,“報了呀,這可是大事兒,怎能不報呢?”

“一家五袋麥子呢,大半年的收成就沒了,要是等到秋收他們又下來一趟,我們連稻谷也沒了,那我們還怎麼活呀?”

也正因為這一次山匪的胃口極大,所以村民們才那麼激動,直接拎著鋤頭和菜刀就跑出來了。

白善表示明白了,和村長道:“此事本縣會給你們做主的,這兩日我們會住在村裏,你們放心,他們不來還好,若是來了,那本縣便讓他們有來無回。”

不管這話是真是假,反正村長他們安心了不少。

白善道:“我看你們田裏的麥子也都熟了,還是叫人去收麥子吧,一直留在地裏,回頭熟透落穗就浪費了。”

村長立即應下。

之前村裏收麥的熱情不高,因為有了山匪的傳話,他們怎麼看地裏的那些麥子都不像是他們自家的,所以消極怠工,一邊看著它們心痛,一邊就是不想冒著大太陽去收割。

現在有了白善的承諾,村民們再看自家地裏的麥子時就充滿了愛意和憐惜,也不管此時太陽正大,回家一招呼,直接拿著鐮刀去收割了。

村長家裏地也不少,他讓他兒子們去割麥子,讓兒媳婦們將房間給騰出來。

滿寶便讓西餅去幫忙,然後她給文天冬指派了一個地方道:“你去支攤子義診吧。”

那是村長家不遠處的一棵樹下,這會兒有陰影,不少孩子在哪裏玩耍,空地也大,的確不錯。

文天冬便回去找村長,和他要了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擺到那裏,然後就拉著村長的手介紹起他們醫署來。

村長不太想聽,他還是更想去找縣令追問一下剿匪的事。

山匪人這麼多,光靠他們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大軍是在山外嗎?要不要叫進村裏來?

不然山匪突然下山,士兵們才進村會不會晚了?

同時他還要算村子裏的存糧,士兵衙役們來剿匪,這糧食得他們提供吧?

不知道他們吃得多不多?

雖然心痛,但村長也知道,山匪要是剿了,那今天的支出只一次,要是不剿,那他們村每年都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但文天冬拉他拉得很近,村長走不脫。

滿寶見文天冬拉住了村長,轉身就快步回去,找到白善道:“山上有土匪,我們是不是要從縣城裏調兵?”

白善道:“我正和董縣尉商量呢。”

他道:“圍則十之,攻則五之,要是山匪真如村長所言至少有一百個,那我們最少也需要五百士兵才夠。”

董縣尉:“……大人,我們縣衙的衙役,就是算上您帶來的護衛,全部也才四十個人啊。”

白善頷首,“兩位巡檢那裏有兩百人,把我們都算上也才兩百五十人。”

董縣尉道:“要不要和青州城那邊求援?”

白善道:“先查清楚,不過這事兒的確要和青州城那邊報備一聲,來人,研墨。”

大吉便去行李那裏找了筆墨紙硯來。

白善道:“除此外,還得派人回一趟縣衙,查一查山匪之事是否真的沒有上報。”

要是沒上報,恐怕這事還和這一裏的裏長脫不了幹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