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3章 心腹

滿寶先喝了一口水,問他,“路縣令那邊如何了?”

白善道:“他答應了。”

路縣令當然答應,不然白善和郭成要是聯合,真如白善所言,郭成是個重利戀權的人,他們同在青州城內,肯定會有矛盾的,作為刺史,他的權力還是很大的。

到時候白善要是和郭成結盟,對他才是最不利的。

滿寶想了想道:“這兩天我先帶文天冬熟悉一下縣城,然後帶他下鄉去,等郭刺史到了,我再和他談一談醫署發展的事。”

白善點頭,“下鄉的時候註意安全。”

滿寶應下。

白善這兩天卻是要帶著周立威熟悉縣衙,他就把他帶在身邊處理各種政務,主要是讓他熟悉方縣丞董縣尉等人。

方縣丞不由去看周立威的字,覺得他應該不是來做白善師爺的,於是忍不住問,“大人要把周郎君放在何處?”

白善笑了笑道:“先帶他熟悉一下縣衙。”

董縣尉卻心有所感,不由看了一眼白善。

果然,沒兩天白善就帶著周立威和董縣尉下鄉,直接帶他們去了大家窪的新鹽場。

這邊被開出了很多塊鹽田,村長聽白善的吩咐,帶著村民們挖了一條挺深的溝壑延伸出來,海水倒灌時可以順著這些溝壑流到各個鹽田裏。

就算海水倒灌不能沖上海水,他們往溝壑裏倒海水也容易。

但這會兒不僅前面開出了鹽田,後面一座山坡的向陽之地也被平整後整理了地壟,成了一塊一塊分割的田,此時田裏也是海水,卻要稀薄一些。

不,不能說是稀薄,而是水下有白色的晶體,似乎將地面攏高了一點,顯得水少了。

村長看見他便興奮的迎上前,“縣令大人,您快來看我們這樣曬得對不對,您看這田裏是不是出了鹽?”

白善上前,伸手進田裏撚了撚,搓起一指頭的白色晶體撚了撚,又放在嘴裏嘗了嘗,有點苦,卻是鹹的,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是鹽。”

村長早知道是鹽,所以才這麼興奮,他怎麼也沒想到太陽還這能曬出鹽來。

白善問道:“這裏的鹽你們用過了嗎?”

村長連忙道:“沒有的,沒有大人的命令,我們誰都不敢動。”

白善笑了笑道:“我是想對比一下曬出來的鹽和你們煮出來的鹽有多大的區別。”

還是有的,曬出來的鹽比煮出來的鹽苦味要淡一些,白善吃著兩種鹽沈思,“為什麼煮鹽會更苦呢?”

他的目光在田裏的海水上來回的看,最後看著前後兩片鹽田若有所思。

董縣尉沒想曬鹽為什麼苦味更淡,他只覺得北海縣的天真的要變了,他略微有些興奮,壓抑不住情緒的問白善,“大人,這些鹽的質量更好,是不是能賣出更好的價錢?”

白善回神,略微挑眉,笑道:“自然。”

他問董縣尉,“北海縣的兩位巡檢,你和誰關系好些?”

董縣尉心頭一跳,立即低頭道:“下官和羅巡檢更聊得來,偶爾會一起約著喝酒。”

白善點點頭,和他道:“回去以後也約他出來喝個酒吧。”

他目光幽深的看著不遠處郁郁蔥蔥的山坡道:“雖說新鹽場不需要柴薪煮鹽,但這麼好的地方再發生火災也不好,回去我會下令,讓羅巡檢帶著人過來駐守新鹽場,董縣尉多多在一旁輔助他。”

董縣尉立即應下,“是。”

白善滿意,這才將周立威介紹給村長,“這是大家窪鹽場的管事,周立威,以後你們聽他的調遣。”

又對周立威道:“鹽場的事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請教村長,我回頭去舊鹽場那邊找找,看能不能給你找出兩個幫手。”

周立威應下。

周立威要管著鹽場,那就不能回縣城了,他直接在村子裏住下,白善道:“我會給你撥一筆錢,回頭你在這附近選塊地將房子修建起來,不僅你要住,後續若有曬鹽的長工也需要居住。”

周立威應下。

一旁的村長一臉焦急,忙道:“大人,我們村的人都會好好幹活的。”

白善聞言笑道:“同等條件下自然是優先錄取村裏的人,但後面鹽場擴大,這麼點人顯然是不夠的。”

這一片土地因為種不出太多糧食,所以地廣人稀,大家窪這一片基本上都是漁村,再往裏一些都是山林,村子也很小,他們依靠種地的收成不多,因此也有村民下海打漁,日子過得比小窪村還不如。

就算只是為了鹽場他也需要招募大量的人手,到時候肯定會遷徙一部分人過來的。

白善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北海縣的人口還是太少,要是能從別的地方遷徙一些人口來就好了。

回頭再找找有沒有在這些地上高產的辦法,不敢說讓糧食產量多高,只要能和中原一帶一樣,那也能養活不少人了。

白善心中有了計劃,便悄悄和周立威道:“註意安撫村民的情緒,你有空再往附近走一走,找出適合建造房屋和居住的地方,回頭鹽田要建得更多,必須要有房屋的。”

周立威應下,問道:“小姑父,要不要在海邊找鹽鹵?”

他也是第一次見大海,他只見過井鹽,卻沒見過海鹽,問道:“海底下是不是有鹽鹵?”

白善已經把滿寶給的那本小冊子背下來了,也琢磨過,他道:“這個我有的有,有的沒有,我也不知道這片海有沒有,你有空就去找一找,說不定會有。”

“對了,大海和村口的河不一樣,你們可別亂下海遊泳,被浪卷走了,我是不負責的。”

周立威:“……我又不是小孩兒。”

我年紀比你還大一點兒呢,這種事用得著叮囑他嗎?

白善放心的走了,新鹽場這邊出了鹽,再要處理舊鹽場他的手腳就放開了。

董縣尉小聲問:“大人,這事兒要告訴方縣丞嗎?”

白善沈吟片刻道:“不急,等舊鹽場那邊處理好了再說。”

董縣尉便自覺自己是白善的第一心腹了,不,是第二心腹,第一心腹應該是才走馬上任的周立威。

不過周立威只是個小吏,和他不能比,董縣尉覺得就縣衙範圍來說,他依舊是第一心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