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1章 不同的方子

滿寶和他道:“或許是因為百姓畏懼朝廷衙門,因此即便知道北海縣有醫署,大家還是不來。”

她道:“醫署只對下戶這類貧困得看不起病的人免除診費和藥費,因此其他人不會來,他們更喜歡去街上的醫館,這部分病人我們沒必要和醫館藥鋪爭搶。”

“但貧困的病人那裏,我們需要宣傳到位,他們既然害怕,那我們就多出現幾次,等他們知道真的可以免費看診時,自然就會來看的。”

文天冬道:“可當他們的病重到了一定程度,自然會來的,我們何必如此費勁呢?”

滿寶道:“可以治輕癥,為何一定要對方重病到不得不來求醫時才治療呢?”

文天冬:“……因為輕癥的時候他們願意熬著也不就醫啊,他們來時是重癥,那我們就只能治療重病了。”

“所以我們才要出來做遊醫義診,宣傳醫署,讓他們信任我們,養成輕癥時便上門求醫的習慣,”滿寶道:“醫署的存在並不只是治病救人而已。”

她道:“這算我和蕭院正的過失,一直與你們宣傳的是地方醫署對地方百姓的重要性,可以減少當地百姓的就醫壓力,卻忘了告訴你們,醫署,應該是保證百姓的身體健康,以及整個大環境下的健康狀態的。”

滿寶道:“我們皆知,健康是一種狀態,在它未曾急轉直下時便可防疫,所以醫署不只是針對已經生病的病人,還要針對正要生病的患者,還有未曾生病的人群。”

“第一者,治之;第二者,驅之;第三者,加重防禦,使之不犯病。”滿寶道:“各個地方醫署每年入伏前都會準備大量的防暑藥材,做成涼茶涼藥等東西布施出去,入冬前也會準備驅寒防寒的藥物,在冬天寒冷時助力當地的百姓防寒,這些都算是在做第二者和第三者。”

“雖然方法不一樣,但我們現在遊醫義診便也是三者兼顧呀。”

文天冬沈思。

這也是最快讓北海縣的百姓知道醫署,適應醫署存在的方法。

滿寶晃著晃著到了大花家的巷子裏,正好碰到隔壁鄰居給他們家挑水,將水缸倒滿,大花給對方倒了一碗溫水,滿臉感謝的將人送走。

這一條巷子的人都因為流言的事被罰給大花家挑水,不管是輪到誰挑水,大花都會給對方準備溫水,有時候還會回一些對方家裏想吃的菜蔬之類的,一來二去,他們雖然是被罰的,但關系且比之前還要融洽一些。

大花看見周滿也是眼睛一亮,立即上前道:“周大人,您這是要出去看病人嗎?”

滿寶應了一聲,站在巷子裏和她說話,問道:“你身體如何了?”

“好多了,”大花剛出月子,但她依舊不用挑水,家裏的衣裳也是婆婆洗的,不碰冷水,每天又有藥吃,還有固定的兩個雞蛋,隔三差五對面的郭家還得給她送肉和魚,這樣養了一個來月,她現在還是臉色蒼白,手腳發冷,但精神卻好了許多。

臉上竟然也能看到一些肉了。

不過變化最大的還是她的兩個女兒。

兩個孩子跟著她們母親,總能分到一些吃的,小孩子變化快,才一個多月,她們臉上就長了不少肉,眼睛也亮晶晶的,眼中都是生氣,穿的衣裳雖然還是有些破舊,卻比周滿第一次見她們時幹凈太多了。

倆人依偎在她們母親的腿邊,悄悄的探頭去看周滿,因為她來過幾次,每次來還都給她們糕點吃,因此她們記得她,還很喜歡她。

見她低頭看她們,兩個小孩兒都忍不住躲在母親的腿後面笑起來,小腦袋卻還是忍不住探出來看她。

滿寶心中軟軟的,覺得她們好可愛。

她上前兩步,伸手摸了摸她們的腦袋後對大花道:“我給你把脈換一張藥方吧。”

大花一聽,欣然應下,側身讓他們進屋。

滿寶給大花摸過脈後便和她介紹文天冬,“這是我的學生,也是醫署的典藥和博士,醫術也甚是不錯的,將來你們要是生病了,可以去醫署找他。”

又和文天冬道:“這是大花,今年十九,她才早產三十五天,血崩,你給她看看。”

文天冬知道這是考校他,立即坐下為大花把脈,他一邊摸脈一邊打量她的臉色,見她臉色蒼白,手指微涼,便知道是氣血虧損所致,於是認真的聽脈起來。

文天冬拿出紙來要寫方子,周滿卻一把按住道:“不用開方,你把藥方念出來我聽聽就行。”

她道:“紙張貴重,現在我們醫署是自己當家了,得省著點兒花用。”

文天冬:……

他只能念出自己的藥方,順便解釋了一下為何要這麼配伍。

周滿聽得微微頷首,很是滿意,“你這方子開得不錯。”

她抽出一張紙來直接寫了藥方,卻不是文天冬才開的那張方子,他有些驚訝的看向周滿。

但一旁的大花不識字,聽說文天冬開的藥好,還以為周滿寫的是文天冬才開的藥方,於是很高興,對文天冬的醫術也多信任了兩分。

周滿將藥方給她,要她交給對面的郭家去抓藥後便和文天冬離開,等走出了巷子滿寶才道:“你開的藥方沒錯,甚至比我現在開的這一方補益效果更好,但這方子不適合郭家和吳家的情況。”

她道:“你這張方子在京城抓藥一副都要兩吊錢左右吧?”

文天冬來前已經進了太醫院,主要就是整理藥材和負責采購的賬本核對,因此道:“大概一千八百文左右。”

滿寶道:“這樣的吃法,只一副藥郭家就得炸,吳家也會心驚膽跳,所以開方也得適合各人各家的境況。”

她道:“這一點兒鄭辜和鄭芍就做得比你們所有人都好,之前太醫署的條件太好了,你們開的藥方子,有現成的藥材束縛也就算了,沒有,你們開的藥方都過於貴重。”

“我自然知道有的藥方很好用,但對病癥,卻未必對境況,所以你們得學會看相同病癥,不同病人也要開出不一樣的藥方來。”

“像吳家和郭家這樣的情況,除非救命的急藥,不然你開的藥方不宜超過一百文一副,補氣血的藥材來說,人參當歸是極好的藥材,但黨參、茯苓和熟地黃也是不錯的。”

周滿一點一點的教他,“你想想補氣血的方子有多少種?”

文天冬就垂眸掐著手指頭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