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4章 人手

方縣丞沒料到他動作這麼大,不由道:“大人,即便你將鹽場的管事都換了,我們恐怕也很難掌控鹽場。”

他壓低了聲音道:“路縣令此前不是沒試過這個法子的。”

只是最後兩敗俱傷,路縣令到底賭不起,所以在損失更大之前退了一步,鹽場那邊換了一個姓宋的管事過去,當時還是主簿的方縣丞則提為縣丞,題外話一句,之前的縣丞姓宋,是宋主簿的一個族兄。

他“因病”辭官後,方縣丞代替了對方,而宋主簿就是那時候提上來的,鹽場那邊還是宋主簿在管。

所以方縣丞是路縣令一路提拔上來的,宋主簿則是宋家一系的,那董縣尉呢?

白善微微一笑,和方縣丞道:“放心,這件事最壞的結果我都能承受得起,所以你放心去做,天塌下來,且還有我這個縣令頂著。”

方縣丞定定的看了白善一會兒,點了點頭後應下退了出去。

這就是世家子和寒門的區別嗎?

還是有背景和沒背景的區別?

若是路縣令,他一定是徐徐圖之,必定不敢這麼大動作的。

滿寶目送他離開,嘖嘖道:“你人手不夠用呢,方縣丞張口閉口都是路縣令。”

白善不在意的道:“收服他便是了,只不過我才來,彼此間還不太了解而已,等再過兩年,你看他是誰的人!”

白善說得霸氣,但周滿還是問他,“你新鹽場那邊打算用誰?”

既然方縣丞是路縣令的人,那就不能用他了,要知道青州可不止一處靠海,這東西在出成果前是不能隨意外傳的。

即便是好為人師的周滿也知道,該是自己的功績一定要抓緊,不能便宜了別人。

白善沈吟道:“我再找找,董縣尉要是可用我就用起來,不行我就只能和家裏要人了。”

白善問她,“哥哥和侄子們可有願意來跟我的?”

滿寶沈吟起來,“立重不行,他現在還在莊子裏一邊種地一邊讀書呢,立學他們也要選官了,你覺得立威如何?”

白善不由坐直了身體,連連點頭道:“他不錯,寫信回去讓他過來一趟?”

白善起身走了兩圈,思考道:“鹽這事兒,不僅是鹽場而已,後續還有很多可為之事,只是立威來了我這裏,四哥那邊怎麼辦?”

滿寶揮手道:“還有立君呢,放心,家裏不缺人用的。”

家裏人多就這點好處。

於是白善轉到書桌後面,提筆就開始給家裏寫信,“青州距離京城太遠了,讓立威把他媳婦也帶來吧,免得想念。”

滿寶“嗯嗯”兩聲,和他道:“再問一問家裏,太醫署那邊有沒有消息啊,怎麼還不給我派人?”

滿寶給蕭院正去信好長時間了,結果那邊一點兒消息也沒有,也不知道他答不答應派人過來。

蕭院正答不答應大家還不知道,但周家這邊卻是一收到白善的消息就開始給周立威準備上了。

老周頭和他道:“到了那邊要聽你姑父和小姑的話,別給他們闖禍。”

周立威應下。

劉老夫人則是過來找老周頭和錢氏說話,“白善是獨子,他也沒個兄弟,以後還需要親家多多關照。”

錢氏笑道:“親家這就客套了,姑爺肯帶著幾個孩子,那是孩子們的福分。”

這樣的福分,隴州那邊就很想要。

留在京城的本家聽說這個消息後,忍不住找上門來,和劉老夫人道:“總是住在周宅也不方便,這畢竟是侄媳婦的嫁妝,傳出去,外人要說我們隴州白氏無能,白善吃軟飯了。”

劉老夫人則笑道:“三郎君過於憂慮了,我們祖孫住在周宅都這麼多年,之前都沒人議論過,此時又怎麼會說?”

“今時不同往日,當時他們兩個沒成親,自然可以說是借住在未來的嶽家,但現在兩人已經成親,你們還住在周宅裏就不妥了。”白瑉道:“你們不是在京城裏買了好幾個院子,不如選一個搬出去。”

劉老夫人便笑道:“我回頭和孩子們商量商量。兩個孩子出門前已經托了親家照顧我們婆媳兩個,這樣突然搬出去,只怕外頭要以為我們兩家不和,兩個孩子也為難,所以和孩子們說過再論這事。”

白瑉便沈默了一下,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借口來勸說,因為他同樣不想惡化和周家的關系。

他停頓了許久,最後還是道:“我聽說白善在青州那邊舉步維艱,沒有人手可用?”

劉老夫人,“倒沒聽孩子說過,他回信來說在那邊挺好的,春種快要結束了,他和青州的官民都相處得好,倒是因為他和他媳婦都忙,所以家裏的事無人打理。”

劉老夫人在他開口問起人手時就知道他是為何而來了,不給他開口的機會,直接道:“本來我是想帶著鄭氏親自過去的,兩個孩子忙著外頭的事,我和他母親可以幫他們照看後宅。”

“但兩個孩子都心疼我,覺得青州路遠,過去不免勞頓,所以就沒讓我過去,你那弟妹也不願離開我,最後還是拜托了親家那邊,讓他們家二房的一個孩子過去照看照看兩個孩子。”

白瑉忙道:“嬸娘,族裏這邊也是有許多後生的,不如從族裏挑幾個孩子送過去,總不能一直勞煩親家。”

劉老夫人面上楞了一下後便笑道:“下次再挑吧,這會兒親家這邊都收拾好東西了,而且這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立威那孩子是過去給他們打理雜務的。”

又道:“族裏的孩子還是應該以讀書為要,將來科舉出仕才好,怎能操勞這些俗務?”

白瑉:……就是因為有的子弟很難讀書出仕,所以才要跟著族中已經考中選官的人出去歷練,多少有些前程啊。

寒門子弟外放當官會帶上自家的親戚族人打理家務和外頭的事務,一些小世家為了培養子弟自然也會這樣幹。

當然,他們眼光會更高一點兒,要做的不是“下人”“俗務幫手”一類的事,而是直接參與到地方事務中。

白善走的時候帶上了大吉和劉貴,連廚娘都帶著了,這會兒寫信回來要人,顯然就不是為了所謂的家務去的,肯定是任下有缺,他需要培養自己的人手,所以讓人過去了。

這樣的機會,竟然就這麼便宜了周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