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2章 曬鹽

滿寶沒有何不食肉糜的想法,也知道她們情況受限,因此道:“能減少接觸冷水便減少,大家都知道女子坐月子的時候不能碰冰冷的水,但其實易受寒的女子一生中都應該盡量接觸冷水,更不要說像你們一樣泡在海水裏了。”

她道:“遠的不說,我只問你們一個近的問題,你們村子裏最長壽的女子是多少歲數,裏頭不下海,只是下地種地的長壽女子是多少歲數?”

“她們肯定活得比你們長,年紀長時,受的罪也普遍比你們輕。”

婦人們一聽便不說話了,生活在海邊的人莫不羨慕裏面陸地上的人,覺得他們有田有地,天生就比他們過得好。

有很多漁民家庭的願望就是多打漁賺錢,以後進陸地裏買幾塊好一點的田地,從此離了海邊,再也不打漁了。

滿寶見她們聽勸,臉色這才好看一些。

村裏的人生病基本靠熬,所以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大小毛病並不少,尤其他們還饑寒交迫,身上的毛病更多了。

白善回來時,周滿也只看了一半的人而已。

村長一臉興奮的去招呼著大家給他們準備午食,滿寶也收工休息,看看興奮的村長,又看看臉色不太佳的宋主簿,扭頭問白善,“這是怎麼了?”

白善道:“我已經決定重啟這邊的新鹽場,今天我們又去看了一下,都覺得再搭建一些竈臺就可以上工了。”

滿寶問道:“煮鹽嗎?”

白善聽她這麼問便挑眉,“除了煮鹽還有別的法子嗎?”

滿寶便看了他一眼,起身回屋,不一會兒便拿了一冊薄薄的書出來給他,“裏面有好幾個制鹽法,我粗略的翻了翻,覺得除了煮鹽法外我們也就能用曬鹽法,其他的法子我們目前的條件都做不到。”

白善接過,發現是一冊沒有頭尾,應該是被人撕去不少紙張的書,對於這種情況他見怪不怪了,有時候滿寶拿出來的書就是這樣的,不僅會丟失頭尾,還會丟失中間部分的東西。

他擡頭看向四周,見村長親自在廚房裏忙碌,而宋主簿正在圍墻後面生悶氣,董縣尉在壓低了聲音和他說著什麼話,除了大吉,沒人留意他們這邊。

白善便壓低了聲音問:“這是小嶽父給的?”

滿寶沒有點頭,卻也沒有搖頭否認。

白善便感嘆道:“小嶽父對我可真好。”

滿寶不理他,道:“你先看一看吧,上面有些話說的不清楚,也不知道北海縣適不適合,你先試試。”

白善頷首。

就在院子裏翻開了書看起來,雖然是大白天的,但屋裏還是很暗沈,不如在院子裏爽快。

他這樣光明正大,自然沒人會去湊熱鬧問他看的什麼書,宋主簿在憂慮別的事,因此也沒湊到跟前來。

白善琢磨了一晚上,第二天就一臉興奮的叫上村長道:“讓青壯們拿著鋤頭和鏟子等東西,我們今天就去試著建鹽田。”

村長一呆道:“大人,我們還沒有去砍薪柴呢,得砍了薪柴回來晾曬……”

白善興奮的道:“我們不用煮鹽法了,我新想出了一種制鹽法,我們先試這一種。”

村長嘴唇抖了抖,半晌說不出話來。

走過來的宋主簿也呆住了,然後眼睛一亮,立即興奮起來,湊上去問:“白縣令,您剛說您要試新的制鹽法,不用煮鹽法?”

白善淺笑道:“宋主簿今天不是說這附近的樹木不多,柴薪不夠嗎?”

“我想了想,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山林亦是朝廷的財產,不能為了煮鹽便不顧其他生物,大肆伐木破壞,”他道:“所以我打算換一種制鹽法。”

村長連忙道:“大人,我們不必砍這附近的樹也可以的,可以去遠一些的地方砍。”

這連綿不絕的山林,難道還怕沒有樹木嗎?

宋主簿聞言,轉頭訓斥他,“你當天下的山林都是你們小窪村的嗎?這附近的樹也就算了,但要是遠的地方你們要是也采伐,到時候引發矛盾,鬧起紛爭來,這些損失你賠得起嗎?”

村長口拙,加上對方身份天然壓制,他根本回不了話,只能著急的看向白善,“大人,我們砍了樹就會按照規矩將樹種上,一定不會毀壞山林的。”

白善還沒說話,宋主簿繼續道:“你說的好聽,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你砍一棵樹就這麼會兒功夫,而一棵樹要長成卻最少需要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你們煮鹽要耗費這麼多薪柴,你補種跟得上嗎?”

村長漲紅了臉道:“那龍池那邊也砍了許多樹……”

“你們能和龍池比嗎?龍池的鹽田都多少年了,每年能為朝廷煮出多少鹽你知道嗎?”

村長臉色紫紅,低下頭去不說話了。

白善慢悠悠的道:“吵什麼呀,我這個法子可是剛從書上找出來的極好法子,我們這次不用柴薪,而是用太陽來曬。”

他搖頭晃腦的道:“要說天下至陽之物,那非天上的太陽不能比,所以我想用太陽曬出來的鹽一定會比煮出來的鹽更好。”

村長都快要哭了,這話一聽就不靠譜啊,他也質樸,直接道:“大人,這太陽這麼厲害,它也不能把米煮熟成飯呀,這把海水煮出鹽來,只能靠柴薪啊。”

白善卻道:“本縣是北海縣縣令,的確要考慮諸多,不能為了煮鹽便毀壞山林,所以我一定要試這個法子。”

村長道:“那要是試不成呢?”

白善道:“一次試不成就試兩次,一年曬不出來就曬兩年,行了,叫上人跟我去弄鹽田吧,那竈臺不用砌了。”

見村長臉色灰敗,白善便和他道:“放心,衙門這邊該給你們的工錢不會少的,每日十二文,照著龍池鹽場那邊的待遇給你們。”

宋主簿張了張嘴想反對,但想到白善好容易換了主意,他便又噎了回去,怕他又想起煮鹽的事來。

宋主簿還有些不敢相信,但白善就是帶著人去了海邊,到處走走停停,最後選了一處將沙灘上的沙子攏了攏,挖出鹽田來。

而遠處的鹽場竟然就這樣放著不管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