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1章 打賭

村長的眼睛微亮,依舊拘謹,卻不由瞥了宋主簿一眼,見他正低頭吃東西,並沒有表示反對便咽了咽口水,“果真嗎?”

滿寶點頭,“自然是真的。”

她掃了對方的臉色一眼,道:“我看你身上就有不少毛病,待吃過飯,你去洗澡沐浴一番,我給你檢查檢查?”

村長就稀裏糊塗的去洗澡了,等出來時被縣令和縣令夫人一起圍觀著要將衣裳給脫了,他就有點兒發抖。

周滿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輕聲笑道:“別緊張,放輕松,我們又不會吃了你。”

周滿摸了摸他的脈,又按了按他身上,問了他幾個問題後就給他紮了一套針,她道:“你體內寒氣重,灸也不錯,卻不能太熱,回頭我可以用石頭泡了藥給你灸一下,待身體再好一些可以試一下艾灸。”

滿寶將針給他紮下去,村長慢慢放松了下來,趴在床上就昏昏欲睡。白善站在一旁看著,突然輕聲問道:“小窪村一共有多少人會煮鹽?”

“沒有幾個,也就……”村長沒說完,反應過來後臉色大變。

白善垂眸看著他道:“你緊張什麼,本縣又不會查爾等是否私下煮鹽。不過本縣好奇的是,是誰送你們去學的煮鹽?這門技藝應該不是誰都會的吧?”

村長冷汗淋淋,只是背上紮了不少的針,他沒敢動彈。

本來能夠讓他放松的針瞬間變成了芒刺,他咽了咽口水,在白善的註視下低垂著頭道:“是路縣令送我們去的,說是讓我們學一下煮鹽,將來我們也能在鹽場裏幹活兒。”

白善:“新鹽場嗎?”

村長低垂著頭應了一聲“嗯”。白善就點了點頭,問道:“所以村裏是有人會煮鹽的,若是新鹽場開起來,你們立即就能上手嗎?”

村長精神一振,立即道:“可以的,可以的,我們村好些青壯都在鹽場裏幹過不短的時間,早就已經學會了煮鹽。”

似乎是怕白善也會不了了之,他立即道:“大人,我們還知道哪裏可以砍倒大木材,離我們村八裏左右的地方有座山,當時逆風,那座山上的樹都沒被波及,可以去那邊砍了木柴回來煮鹽。”

見他如此積極,白善很滿意,果然嘛,為了賺錢過好生活,做人做事自然要努力一些的。

白善道:“我會周全計劃的,你先將會煮鹽的人名單給我,還有,此話出我口,入你耳,不得與第三個人說,便是你妻兒也不行。”

村長就不由看向站在一旁的周滿。白善道:“她不是第三人。”

村長:……

白善對今晚的談話收獲特別滿意,和周滿點了點頭後離開。

見他離開,村長大松一口氣。滿寶卻沒走,看了看他身上的針後便給他換了一套針法,村長緊張的情緒並沒有被緩解多少,滿寶只能將針都給他拔了,安慰他道:“你不要害怕,白縣令人很好的。”

村長:……他是你夫君,你自然這麼說了。

滿寶回屋後就和白善抱怨,“你幹嘛嚇我的病人?”

白善連忙給她捏肩捶背,“我真不是有預謀的,當時就是心中一動,覺得有些怪異,他當時又昏昏欲睡太過放松,我就忍不住問出口了。”

滿寶歪頭,“怪異?哪兒怪異了?”

“你不覺得他們家的鹽有點兒苦嗎?和官鹽有些差別。”

滿寶瞪眼,“你什麼時候去他們家鹽罐裏吃鹽了?”

白善:“……我沒去鹽罐裏吃鹽,今晚的雞湯和菜不都放鹽了嗎?”他道:“即便是招待貴客,百姓家在做菜放鹽時也會很克制,而今晚他們家的雞湯有些鹹了。”

“可能是因為這邊臨海的原因,當地人口味比較重呢?”

白善搖頭,“你忘了,我之前好幾天都在海邊的村子裏走動,那邊還有鹽場呢,放鹽也沒他們家豪爽,而且他們家的鹽和官鹽有細微的不同。”

滿寶回味了一下,沒吃出什麼不同來,鹹倒是鹹了,但那就和他們做菜的時候不小心放多了鹽一樣的道理,她理直氣壯的道:“我覺得你感覺錯了,那菜就和我二嫂做菜不小心放多了鹽是一樣的。”

白善:“你不能拿二嫂的手藝和別人的廚藝相比,就算會放多鹽,也不會多這麼多的。”

他自信滿滿的道:“而且事實不就證明了村子裏有人會煮鹽嗎?”

滿寶被噎住,頓時不說話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白善還特意拽著周滿到村長身邊轉了一圈,問他,“你們村煮鹽是在自家煮的,還是集中起來一起煮的?”

成功看到對方臉色變化,結結巴巴起來,白善才沒有繼續嚇他,而是道:“走吧,我們陪你去村裏轉一圈,讓有病的人今天過來看診,我們則去別的地方轉一轉。”

白善和周滿在村裏轉了一圈,回來時後面就跟了不少半信半疑的婦人和一些湊熱鬧的孩子。

周滿讓西餅和九月把她的藥箱拿出來,便在院子裏給他們看起病來。白善只看了一眼就帶著村長和董縣尉宋主簿等人走了。

村子裏的人能活蹦亂跳站在周滿跟前看病的,多是一些小病,比如覺得肚子疼、頭疼、咳嗽、有些發熱這些看著很普通的小病癥。

滿寶能給他們紮針就紮針,有的嚴重些的配以藥材給他們。

不過……

滿寶拿起一個婦人的手自己的看了看,問道:“你腿上有這些被腐蝕的印子嗎?”

“有,”婦人也幹脆,直接擼起褲腿給周滿看,一點兒也不在意周圍都是人。

這東西好多人都長有,所以沒什麼可避諱的。

周滿仔細的看了看,按了按後問道:“癢嗎?”

她道:“有時候癢,有時候不癢,不癢的時候多。”

周滿點了點頭,用指甲輕輕地刮下來一層皮屑,用紙將東西給包了起來,收起來後便去洗手,這才回來與她道:“你肚子疼是因為受寒,我給你紮一套針法,再給你抓兩副藥,扶陽補陽便好了,只是以後要少接觸冷水,尤其是月事前後,一定不能下海碰冷水。”

婦人不在意的笑道:“夫人,我們總要吃飯的,不下海吃什麼呢?”

什麼不碰冷水,這也太講究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