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0章 新鹽場

滿寶就便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她騎馬的,因此今日直接穿的靴子。

她扭頭看了眼西餅和九月的鞋子,羨慕不已,她也想穿這種小鞋子。

白善已經一屁股坐在了沙灘上,然後就開始脫鞋子和襪子,還招呼周滿,“脫鞋子才好玩兒,沙子軟軟的,細細的,和我們小時候在河邊玩的石頭沙子和泥都不一樣。”

滿寶一聽,也一屁股坐在了他邊上,直接蹬掉鞋子就脫襪子。

九月看了也想脫,結果邊上的西餅已經先一步蹬掉了鞋子,還招呼她,“快脫呀,哇哇,真的好軟啊,咦,感覺和沙漠裏的沙子有點兒像,卻又不像……”

滿寶已經光著腳拎著裙子追潮去了,白善跟在她身後,還從沙子裏挖了不少貝殼給她看,“這種也很好看,聽漁民們說,大的可以吃,不過沒多少肉,所以沒多少人會吃。”

倆人一副沒怎麼見過世面的樣子,看見塊石頭都驚奇得不行,滿寶就從海水裏掏出一塊一個腦袋一般大的石頭,哇哇的驚嘆道:“好多的孔啊,這是怎麼形成的?”

倆人將石頭運到沙灘上,蹲著琢磨了好一會兒才道:“好像有些是相通的,有些是不通的。”

滿寶想了想,從頭上拿下一個珍珠簪子,“試試看。”

白善看了一眼後道:“太費錢了,回頭鑲嵌回去還得工藝錢,北海縣這邊的工匠還未必有這樣的手藝。”

他道:“我們帶回去吧,回去的時候再找散珍珠試試看。”

於是後面的大吉三個護衛喜提一塊大石頭。

一行人就在海邊玩到了傍晚,倆人越走越遠,然後就在海邊看到了一片被圍起來的地方,裏面建了三間矮房子,圍起來的空地上有很多大竈臺,但也只建了一半。

圍起來的地方還被沖垮了一段,白善站在外面看了一會兒便拉著周滿要進去。

但沖垮的地方在另一頭,他們可以遠遠的看見,但要走過去還有好遠的距離。

倆人走了一段竟然沒看見門口,幹脆就翻墻進去了。

大吉他們默默地抱著石頭也跟著翻了進去。

九月站在墻下瞪著眼睛看西餅也爬了上去,她還轉身沖她伸手,“快來,我拉你。”

周滿已經跳下了圍墻,拍了拍裙子上因為不小心濕了一角而沾上的土,和上面的西餅道:“不然你們先去海邊玩著等我們?”

西餅已經把九月拉了上來,倆人都覺得這麼費勁兒的上來了,說什麼也要進去,於是搖頭拒絕,“我們就要進。”

大家都跳了進去。

大吉在屋子裏找了一下,和白善道:“屋裏沒什麼東西,不過有些茅草鋪蓋,應該是以前的來搭建房屋的人住在這兒留下的。”

白善和周滿道:“這就是那座路縣令建了一半的鹽場。”

滿寶朝著四周看了一眼,道:“那山林遠遠看著一點兒也不像是被燒過的。”

白善面無表情的道:“樹是可以重新長出來的,不過可以看大小,那樹幹一看就是才長出來沒兩年的。他們夠狠,不知道我要是重啟這一個鹽場,他們會不會也來一次燒山。”

滿寶皺眉沒說話。

白善巡視了一下這座沒能建成的鹽場,嘆息一聲後道:“路縣令也挺辛苦的,但聽朝中諸公和唐學兄楊學兄他們的意思,北海縣的情況算好的了,可見外面還有多少地方是不受朝廷控制,而是地方士紳豪族占了上風。”

滿寶問:“這是經古不變的趨勢,你想要以一己之力破之只怕做不到,而且你又知道由朝廷控制就好過地方士紳豪族來控制?”

白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唐學兄說得對,還是應該完善大晉律,這世間不說一切事情,便是七八成的事情都能夠依照律法而行,那天下也不會亂了。”

跟在他們身後的大吉忍不住提醒道:“郎主,娘子,時間不早,我們該回去了,你們不如先考慮一下當下。”

這是個問題。

白善嘆息,“我了解過,煮鹽法最需要的就是柴薪。”

滿寶也看著青山嘆氣,“這片青山還是挺好看的。”她在心裏和科科道:“難怪你們要我收錄的都是植物,你們的植物缺了這麼多,是不是也有煮鹽的原因?我記得你很久以前提過,你們的鹽巴特別便宜。”

科科:“……宿主,建議你去搜索一下古代制鹽法,未來那個世界並不需要為了鹽這種調料品費心,甚至營養攝入都不用擔心,只要你是智慧生物,聯邦就會保證你的基本生存資源。”

鹽什麼的更是不必人操心。

滿寶聽著向往不已,她從小就羨慕科科來的那個世界,不知道他們大晉什麼時候能有他們的十分之一就很好了。

“走吧,”見她發呆,白善便牽起她的手往外走,“去看一下附近的村子。”

滿寶回神,利索的和他翻過圍墻,跳到了地上後和白善回去。

大家窪邊上有個漁村,很小,所以叫小窪村。

村長給白善他們擠出了四間房屋,看見他們就連連哈腰道:“大人,熱水都給您備好了,您看是現在用,還是用過飯再用?”

又道:“家裏殺了雞,正燉著,大人等等就能吃了。”

白善掃了一旁的宋主簿一眼,笑著點了點頭,和周滿先去洗漱,換了衣服出來便用飯。

白善拉了村長同坐,問他這幾日出海的情況和去年的收成。

村長有些拘謹,白善也不在意,和他道:“你明日陪本縣四處走走,村裏可有生病或有舊疾之人?”

他指了一旁的周滿道:“這位是醫署署令,她此次下鄉來是義診的,明日通知村中的人,若身體有不適之處的可以來找周大人看診問藥。”

村長擡起頭來小心翼翼的看了周滿一眼,然後立即低下頭去,問道:“義診?”

“是,”這次搭話的卻是周滿,她道:“義診就是免診費……和藥費。”

滿寶掃了一眼院子外低矮的房屋,覺得他們這裏也沒有中戶以上,於是加上了後頭的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