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8章 鹽課

白善顯然很興奮,和周滿描述了一路的大海,等回到家中,洗漱過後他才和周滿談起公事,“海是很好看,但海邊生活的人很苦。”

他道:“我在海邊走了三天,所過的村莊每一個都比趙家溝還要窮。”

他聲音低落了下來,道:“房屋低矮簡陋,醫不裹體,我問過了,他們便是全年打漁,最豐收的時候,運氣又很好的有客商收購鹹魚,他們每年的收入也只在人均二百文左右,你知道的,海邊的漁民基本上沒有地,全靠的打漁和給鹽場砍柴煮海鹽為生,所以糧食都是要買的。”

滿寶驚訝,“那便是在糧食十文錢一鬥的情況下,他們也不夠吃呀。”

白善點頭,“不錯,所以他們一年裏有半年的時間是餓著肚子的,根本就吃不飽。”

“不是有鹽場嗎?”滿寶皺眉,“鹽場了一天多少錢?”

白善看了她一眼後道:“九文到十二文一天,但他們還有家小呢,我這是算的平均收入。”

“那這九文到十二文也太低了,”滿寶道:“當年你家建房子還給了二十文一天呢,手藝好的二十五文呢。”

白善:“……你那會兒才多大,怎麼會記得?”

滿寶驕傲的道:“我有賬本,當時我四哥賭輸了錢,家裏都沒錢,所以那段時間家裏賺的每一文錢我都記著呢。”

她的記憶是不記得這些了,但她的賬本記得呀,果然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滿寶問他,“那你打算怎麼辦?他們既然從土地上賺不到什麼東西,那就只能從海裏掙了。”

白善頷首,“我也是這麼考量的,但海裏的話……我目前也只能想到魚這些東西,我得和那幾個收購鹹魚的商戶見見面再決定。”

滿寶略微興奮的問:“你什麼時候再去海邊?我也要去。”

白善笑:“你不留守醫署?”

滿寶肩膀垮下來,“醫署沒病人。”

她嘆息道:“也不知怎麼的,我都叫人滿縣城的敲鑼打鼓通知過了,還讓方縣丞給各裏正去了文書,讓他們在各自管轄的鄉裏通知下去,但還是沒人來求醫。”

白善遲疑道:“那你是要出去義診?”

他聲音低了下來,輕聲道:“我看海邊那些漁民的身體情況都不是很好。”

滿寶瞬間坐直,連連點頭,一臉深以為然的模樣,“對,我就是要去義診!”

白善瞬間笑了起來,舒心的卷起腿來盤坐在榻上,笑瞇瞇的道:“那你準備準備,待我處理了縣衙裏的公務就與你同去。”

滿寶高興的點頭。

白善不在縣衙,最近積累下來的事務不多,但也不少。

大部分方縣丞都可以代他處理了,剩余的則等著他回來拿主意。

白善半天時間處理這些公務,再每日抽出一個時辰來上堂處理一下積存的案件,剩下的時間就是見各種人。

正在北海縣裏的各個商戶,還有宋家,李家幾家北海縣裏比較大的士族。

三天以後,白善收拾收拾東西,就把宋主簿和董縣尉一塊兒帶上要下鄉了。

才回來三天,感覺屁股都沒坐熱的董縣尉:……

宋主簿也恍惚,摸了摸自己還沒來得及白回去的臉,在白善到任前,他可是下鄉了近一旬的時間,即便是春天,人也差點兒曬脫皮了。

白縣令也太愛下鄉了吧?

鄉下有什麼好的?

才到任,不應該和方縣丞爭一下縣衙的權力嗎?

整天往鄉下跑,大部分事務都交給縣丞,你們兩個到底誰是縣令啊?

白善正與方縣丞說話,“我看了一下,我們北海縣只有一個鹽場,但出鹽量也不高,以至於煮鹽的工錢也被壓得很低。”

方縣丞似乎早等著白善問了,道:“鹽場那邊是宋主簿管著的,路縣令在的時候他便回稟說山林樹少,所以煮鹽規模有限,因此產鹽量並不高。”

方縣丞頓了頓後道:“大人,鹽場的產鹽量的確一直不高的,從前朝開始,這些年經過各位縣令的努力,其實已經有所增長,如今北海縣的財政有六成是靠著販賣官鹽,剩下的四成才是靠著各種賦稅。”

可以說比例是非常的不健康了。

白善挑了挑眉,問道:“有所增長是長了多少?為什麼長的?”

他微微一笑道:“找到了增長的法子,我們說不定可以讓他再長一長。”

方縣丞垂下眼眸道:“增長了煮鍋自然就增長了。”

白善:……

這種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的增長是白善最不願意看見的。

他伸出手指來揉了揉額頭,道:“罷了,先查查鹽場的賬目吧。”

白善道:“我帶董縣尉和宋主簿出去的這段時間便有勞方縣丞勞神了,將鹽場的賬目查清楚了報給我。”

方縣丞楞了一下,見白善起身要走,便也不由的站起來,“大人——”

方縣丞叫住他,蹙眉思考了一下,還是不由的暗示道:“大人的意思是查鹽場的賬目?但鹽場那邊的賬目一直是宋主簿管著的……”

“但宋主簿明日就要和我去海邊了,我們至少有一旬的時間不能回來,方縣丞既然留守縣衙,那就有勞你能者多勞,將鹽場的賬目核對一下。”白善回身註視著他,意有所指的道:“我看過了,北海縣的海岸線很長,完全可以多設幾個鹽場,何必拘泥於一個呢?”

方縣丞垂下眼眸道:“路縣令離開前也是這麼想的,已經派人在大家窪一帶開設鹽場,只可惜才建起來一半,大家窪附近的山林便失火了。”

他道:“山火燒毀了不少林木,就算大家窪的鹽場建起來也沒有足夠的木柴來煮鹽,所以此事就擱置了下來。”

白善臉一沈,他不知道這件事,他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兩年前,”方縣丞道:“鹽場停了一年多,路縣令見山上長出了不少新木,又想著重啟鹽場,誰知道青州便發生了巨變,路縣令被提拔去了益都縣。”

雖然都是縣令,但益都縣是青州郭縣,還是上縣,官品高了半階,這算是意外的升遷,不然按照路縣令的資歷,他還得在北海縣再幹三年才會升遷離開。

三年的時間,說不定還真和當地的士紳鬥出個高下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