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4章 盯著

白善和周滿道:“有藥商找上門來了,醫署那邊已經收拾好,你何時回縣城?”

滿寶算了一下自己出來的時間,發現已經在外面近一旬了,於是嘆氣道:“跑了好遠了,罷了,明兒就回去吧。”

白善就點頭,“你在縣城的時候幫我留意一下宋主簿。”

他道:“這段時間我發現以前戶部下發的糧種,稻種和其他豆種還好,麥種基本上都會給到宋家的佃戶和宋氏族人那裏,倒是一些偏遠的村莊基本上分不到新的糧種。”

他道:“路縣令在時情況有所好轉,但以我這段時間走過的村莊來看,大部分新麥種還是會集中在那幾個姓氏之間。”

滿寶問:“衙門采購回來的稻種和豆種不好嗎?”

“不是不好,而是不知適應環境的能力怎麼樣,”白善顯然對種地頗有研究,道:“一個地方的糧種循壞久了產量也會越發的穩定,要想提升,便要試著種一下外地的糧種,說不定外地糧種能延伸出產量更高的糧種來。這也是司農寺和戶部堅持給各地衙門發送糧種的原因之一。”

“但種地的百姓不願意去冒這個風險,”白善道:“所以,不僅是衙門下發的稻種,還是給的新麥種,他們大多會拿來吃了,還是種自己留的種子。”

白善是有些頭疼的,種地的人顯然更相信自己的判斷,而不是衙門的。

當然,白善也不能說他們不對,因為有些糧種在播種後的確不適應當地氣候,從而變得很低產。

百姓們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而宋家和那幾家顯然是有別的渠道信息,知道新麥種的好,因此用別的方法分配到了不少,即便情況在路縣令上任後有所改善,他也不能一下就拿捏住底下這麼多裏長。

縣令治縣,其實更多的是順應當地的情勢來治理地方,在可以操作的空間內去改善情況。

在外放前,楊和書曾經就此事和他書信往來討論過,古往今來,不知多少聰明人讀書時驚才絕艷,在朝中時也如魚得水,可一旦到了地方便折戟沈沙,是他們不聰明了嗎?

還是他們的學識不足以治理地方?

都不是,只是他們所為超出了地方情勢所能承受的範圍,所以就失敗了。

楊和書知道皇帝要培養白善,而目前大晉雖然有許多問題,但最大的問題便是土地的問題。

近些年因為國泰民安,人口增長很快,全國安定之後的幾代孩子陸續長成,有些地方的現有耕地已經被分得差不多了,加上當地豪族、士族和世家權貴還會想盡辦法圈地,所以土地和稅收便是當下大晉最主要的矛盾。

涉及土地,一不小心是會死人的。

所以縣令和地方豪族的關系,不該是完全對立的,若不能相輔相成,也要順應情勢。

所以即便知道北海縣這些豪族在糧種分配上有貓膩,白善也沒有追究的意思。

而是略過這些舊事,轉而著眼未來。

白善道:“這一次縣衙分配糧種的額度是跟以往反過來的。為了保證這些糧種最後都能到百姓手中,我接下來應該都會在鄉下,不知道各家對於這次分配是什麼反應,所以有勞你多看顧。”

滿寶一口應下,“沒問題!”

滿寶應得豪爽,回去後就專門去看了一圈宋主簿,讓宋主簿脊背發涼,不由扯了嘴角問,“大人這是……?”

滿寶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皮笑肉不笑的虛偽恭維道:“看宋主簿都瘦了,看來這段時間很辛苦呀。”

宋主簿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就還好?春日事多,所以比較耗神?”

滿寶便建議道:“春天多痰濕,所以宋主簿還是少吃些肉,多食些菜蔬,最近不是有許多野菜冒出來了嗎?別看它苦,於養身很有功效的。”

宋主簿不想吃野菜,那是饑民和貧民才會吃的東西,不過周滿既然這麼說了,他也就笑著應下了,心裏卻並不打算吃。

滿寶盯完了他才開始說正事,“我聽白大人說,你們縣衙裏有一批用舊的桌椅板凳,還在庫房裏嗎?我們醫署想要。”

宋主簿:“……大人,那些桌椅都缺胳膊斷腿的,您何必這麼委屈自己,直接買新的便是。”

“你出錢?”

宋主簿就不說話了,要是一兩套桌椅還行,但醫署那邊……

想也知道不可能是一兩套可以搞定的,木料加木工,那就不少了。

滿寶見他不說話便嘆氣道:“醫署接下來還要買藥呢,我沒錢了,所以能省一點是一點吧。那套桌椅你們縣衙也沒用,便給了我們醫署吧。”

宋主簿便無奈的道:“大人,這事兒我一人也做不了主,不如等白大人回來以後……”

滿寶就揮手道:“回來前他已經答應了,不信你去問大吉他們,你要是覺得他們是我家的護衛就偏向我,那你去問趙武。”

趙武就是白善配給周滿的衙役,話多,但知道的方言也多。

青州十裏不同音,但他都會說那些方言,有他在,周滿和任何人溝通都不成問題,還順帶著學了不少的本地語言。

宋主簿被噎住了,這才驚醒,周滿和白善是夫妻啊,白善不向著她還能向著誰呢?

宋主簿摸了摸鼻子,只能道:“好吧。”

滿寶也不見外,直接招呼上院子裏的衙役們,“走走走,幫我搬些桌椅去。”

庫房打開,裏面堆了不少東西,其中就有不少桌椅,滿寶看了看,有些桌椅的確是不穩,也有缺胳膊斷腿的,但更有不少只是有了些劃痕也被搬到了這裏。

滿寶一看,大手一揮,全要了。

宋主簿抽了抽嘴角,庫房都打開了,他還不至於為一些破桌破椅和周滿計較,但這也忒多了吧?

他道:“周大人,你們醫署用得了這麼多嗎?”

滿寶道:“肯定可以,將來看病的人多了,說不定還會有住在醫署的病人,這些東西都需要的。”

等桌椅搬完,滿寶到了堆在角落裏的油布,便上前去翻了翻。

宋主簿頓時新生不妙,果然,周滿一站起來便道:“這油布放在這裏都落灰了,也給了我吧。”

宋主簿:“……大人,您要油布做什麼?”

“遮擋藥材啊,用處可太多了,反正都是舊的,你們也是白放著,不如給我利用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