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3章 融入

村民們聽得很認真。

在場的多為女子,因為周滿說了要聰明伶俐的,幹活利索的,所以大多數人年齡都不大,多是村裏二十歲往下的小媳婦,還有十二三歲的小姑娘。

青年和少年們顯然不太想和她們混在一起,因此沒來,倒是村裏八九歲上的男孩子們正是調皮的年紀,因此也跟著來湊熱鬧。

不過這會兒涉及到賺錢大計,便是兄嫂姐姐們不說,他們自己也安靜了下來。

等他們這一行人下山時,每個人都是滿載而歸,滿寶更是采到了自己想采的東西,即便它不是藥也很心滿意足。

科科也很心滿意足。

村裏也正熱鬧,白善正在給他們做記錄分糧種,這會兒已經分得差不多了。

趙家溝的人也是自己留種,不過白善問過去年水稻的產量,直覺就是留了最好的一穗,只怕種子也好不到哪兒去。

所以他強硬的要求他們所有人將他分下去的糧種都種了,不得食用糧種。

他道:“我計算過的,我給你們的糧種只夠種兩畝田,剩下的你們還是用的自己糧種,本縣知道,你們對新糧種的新種法有疑慮,本縣也不勉強你們將自家留種的種子也泡發,但衙門下發的糧種一定要用泡種法。”

他們帶來的大半糧種都發了下去,剩下的都被白善拉到了隔壁山腳下同樣很窮的二溝村。

二溝村和大溝村有一條大水溝連接著,人口更少,地也更少,大部分都是山林,當然,裏面的藥材和各式物種也更多。

滿寶就跟掉在了米缸裏的老鼠一樣,眼見著天要黑了,她忍不住和白善道:“明天你先回去吧,我要留下來。”

白善看了眼她挖出來的各種他似乎眼熟,卻又叫不出名字來的各種花草樹木,問道:“我們不一起了?”

滿寶嚴肅的道:“職責各有不同,我們已經長大了,怎能時時在一起?”

白善:“……就是因為長大了才要在一起的呀。”

滿寶拒絕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在這兒工作。”

到底是工作還是挖挖挖,彼此都心知肚明,白善定定的看了周滿一會兒,最後還是無奈的妥協了。

“我再住一個晚上,明兒再去看一下柳山就得回去了。”

他已經讓縣衙裏的人去通知各鄉裏的裏正到縣裏見面開會,後天就是正日子,所以他說什麼都得回去了。

滿寶點點頭,揮手和他作別,“放心,我一定不闖禍,再見。”

白善拍下她的手,“我明天才走呢,明天你再和我說這話。”

第二天一早周滿就興高采烈的送走了白善,等他一走,周滿便轉身帶著大吉和西餅進山去了。

白善把大吉幾個護衛都留給了周滿,還留下了一個精通本地方言的衙役,但周滿進山從來只習慣帶著大吉,最多再帶上一個西餅,其他人就還留在村子裏。

等下午周滿背著一背簍的東西下山,還沒到山口就看到了村長領著不少人等在了山口,衙役和幾個護衛就蹲在一旁,看大周滿下來,幾人立即起身迎上去。

滿寶將背簍放下,拿出幾株山裏比較常見的藥材給他們認,還教他們采摘的方法。

有些草藥是挖根,有些草藥是整株入藥,但也有很多草藥是只取葉莖,尤其是一些野茶樹,更是只取芽尖部分。

滿寶在山上發現了兩種茶樹,都未曾收錄過,但百科館內有記載,所以科科一看見她就能調出它們的信息來。

山上這樣的野茶樹周滿發現了好幾叢,她摘了好些,還挖了三株幼苗,此時正好好的放在大吉的背簍裏。

她此時就將幼苗拿出來給大家看,道:“這茶葉有清熱解毒,輕身延年的功效,你們日常可以采摘下來,炒幹了,或者放在鍋裏陰幹了自家吃。”

聽說是自家吃的東西,大家都不太感興趣。

村長搓著手問:“大人,您昨日說山上可采摘賺錢的藥材還有好些,不知道還有哪些?”

“在這兒,我都給你們采下來了,回頭我再給你們留一些樣本,你們可以拿著上山去對照。”滿寶笑道:“你們這山上的藥材還挺多種多樣的,所以一時認不全也是正常的,你們認得哪些就采摘哪些,只一樣,要註意留種。”

滿寶道:“不成熟的植株不能采摘,不然你們就是采了,送到縣城,藥鋪也是不收的,你們還白費功夫;而且我們總要為後代子孫計算,若不留種,那後代子孫采摘什麼呢?”

村長連連點頭,轉身喝問,“你們都記下了嗎?”

村民們興奮的大吼一聲,“記下了。”

然後滿寶便在山腳下教他們認她采下來的藥材,她還能大致說出它們生長的地方和習性。

村民們都認得很積極,連孩子們也聽得認真,但能記住多少就不一定了。

果然,還沒到晚上,村子裏就開始響起孩子們的哭聲,滿寶豎著耳朵去聽,隱約聽到大人們的怒嚎,“大人說的這麼清楚明白你們都記不住,你們是吃幹飯的嗎?”

然後是孩子們的哭嚎,“你也沒認出啦,你也沒記住啊。”

然後是大人們暴躁的聲音,“說你,你還敢頂嘴?”

然後是啪啪的打擊聲。

滿寶打了一個抖,皺了皺眉,懷疑自己是聽錯了,便問衙役自己翻譯得對不對。

衙役驚訝:“大人您可真厲害,都能聽懂他們說話了?”

滿寶不太好意思的道:“他們說得不快時就勉強能聽懂一些,畢竟昨天這樣的話他們常說。對了,以後生病了就到縣城去問診,不要耽誤了病情這句話要怎麼說?”

衙役就教她。

滿寶跟著學著說了三四次就記下了,然後問,“那‘下戶看病抓藥不要錢’怎麼說?”

等白善終於在另一個村子裏和周滿碰上面時,她已經不是之前的周滿了。

她已經能夠用本地不太標準的方言和村子裏的老大爺老大娘聊得飛起,看到白善還興奮的招手,然後轉身用蹩腳方言和大家介紹白善,“這是我夫君,也是北海縣的縣令,以後你們要是有什麼困難了盡管找他,他是你們的父母官,你們有事兒他就得管的。”

和以往每每進村都會收到的惶恐不同,老大爺老大娘們立即點頭,然後滿眼敬佩慈愛的看著白善。

白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