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1章 下鄉(二)

滿寶便笑道:“還沒有生孩子,我是醫署的署令,來這兒便是想告訴你們青州醫署暫時落在了北海縣城,所以你們今後生病了可以去縣城裏的醫署看看。”

她道:“凡是下戶,帶著戶籍去看病都是不要錢的。”

才開口的小媳婦瞪大了雙眼,連忙問道:“那中戶呢?”

他們家家境還不錯,是李莊的村長家,所以她才被派來招待周滿的。

滿寶便笑了笑道:“我可以免了你們的診費。”

小媳婦糾結起來,“為何給下戶就免了診費和藥費,我們卻不免?”

滿寶道:“陛下和朝廷諸公憐惜天下萬民,害怕貧苦的百姓看不起病,所以特意免了下戶的診費和藥費,對於中戶也可減免診費,除此外,每有疫情,每年交季,醫署也都會出防疫的藥湯,萬民都可免費去領取。”

她嘆息道:“陛下和國庫都窮,現在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要想中戶也免藥費,甚至天下萬民都免費,那還得諸位共同努力。”

邊上的小媳婦、大姑娘和大孩子們都驚住了,用手指指著自己不可置信的問道:“我們?”

滿寶點頭,“就是你們啊。”

她認真的道:“這是涉及天下萬民福祉的事,自然需要每一個人的努力。”

小媳婦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等能做什麼呢?這還是得靠大人們吧?”

“不,你們能做的可多了,”周滿道:“你們經營好了小家,每一家日子都好過了,國家自然也就繁榮富強,這不就是你們的努力嗎?”

不僅這些小媳婦,跑來湊熱鬧的小姑娘和大孩子們也都聽呆了。

等周滿領著一群人回到村裏,他們手上已經臟得不成樣子了,所有人,包括才六七歲的孩子,手中都拽著一把草……是草吧?

前來陪同的李村村長和裏正有些不太確定的想。

李家的小兒媳婦特別興奮,到了跟前還和她公公道:“爹,周大人教我們認草藥了,說是這種草藥晾幹了送去縣城可以賣錢。”

李村長急忙給她使眼色,掃了一眼等在後面的小兒子後便道:“亂稱呼什麼,叫夫人。”

白善就笑道:“叫大人也不錯,這位是青州醫署的署令,周大人。”

村長張大了嘴巴,他不知道什麼醫署,更沒聽說過署令這個官兒,所以有些無措的看向裏正。

裏正連忙道:“大人見諒,鄉野村民沒有見識……”

白善不在意的笑道:“沒事兒,不懂我們教便是。”

他指了李家的小兒媳和後面那些小媳婦及孩子們道:“剛才周大人不是就在教他們嗎?過後他們再教給家人便是。”

小媳婦們還罷,跟著周滿已經混得眼熟的小姑娘們膽子卻很大,還有那些孩子,立即在大人的目光下挺足了胸膛驕傲的道:“我們都記下了,爹(爺爺),等回頭我教您……”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起來,白善便笑了笑,和裏正道:“青州醫署暫時落在北海縣,這是北海縣的好事兒,你有時間便召集各村的村民宣傳一下,若有重疾,可將人送到北海縣醫署中診治,若有貧弱不能就診的人家,也可以去醫署裏試一試。”

周滿補充道:“拿著戶籍去,中下戶可免費看診,下戶會免掉藥費。”

村長懷疑,“有這等好事?”

村民們也不由問道:“真免費?”

周滿點頭,“這是陛下的恩典,暫時只針對貧弱之家。”

白善他們一走,李村長便帶著人圍上了裏正,“大伯,大人他們說的那什麼醫署是什麼地方?”

擠進來的孩子們七嘴八舌的搶著回答,“我知道,我知道,問我,問我……”

李村長沒好氣的將孩子扒拉到一邊,道:“大人說話,小孩兒別淘氣。”

裏長道:“你還沒聽孩子們說呢,怎麼就知道他們是淘氣?”

他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聽說陛下恩典,要在各地開辦醫署,一些貧苦看不上病的人可以去看病,除此外,還能防疫。”

裏正也道:“聽著似乎是因為前些年的天花鬧的,關於醫署我知道的不多,但這位周大人我卻是知道一些的。”

相比於不太顯名的醫署,周滿小神醫的名字卻是很多人聽說過的。因為凡是讀書人都會關註時事,關註時事就會知道益州王叛亂被殺和太子喜得貴子,國本穩固這兩件大事。

而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裏面都有周滿的身影。

尤其是太子喜得貴子這一件大事,裏面周滿可是主角之一,所以凡有讀書人的人家多少都聽到過周滿的大名。

而且她的身份還那麼的特別。

把益州王拉下來的俠士之女,轉身卻治好了益州王的侄子——太子,讓國本穩固下來,聽說夏州前幾年鬧得特別兇的天花都因為聽了她的威名給嚇退了。

當然,這是已經轉過幾道口的傳聞,總之一句話,裏正知道這位周大人!

於是村民們也不散了,直接就蹲著聽裏正說起這位周大人的豐功偉績來,當然,他也就聽他讀書的孫子提過幾句,但這不妨礙他發散性拓展啊。

離開李村,白善便直接往下一個村去,他和周滿道:“我看過他們的麥子,掛穗沒有我們的長和飽滿。”

他扭頭問一旁的董縣尉,“你們是用的新麥種,還是自己留的麥種?”

董縣尉哪裏知道這些事?只是以前隱約聽到些消息,“有中原傳過來的麥種,以前戶部有送來一批,後來路縣令來了以後更是采購過幾次分種。”

白善頷首,“到下一個村子問問。”

有的村子有人種了分下來的糧種,但更多的人是把那部分糧種吃了。

白善問了兩個村子就問出經驗來了,他又不瞎,雖說都是麥子,但麥子和麥子也是不一樣的好不好。

此時冬小麥大多掛穗了,看那長度,看那高度,再看那細微的葉片變化,就算新麥種在不同的地方生長會有細微的差異,但也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

所以仔細一問就知道前面兩年分下來的麥種去哪兒了。

白善沒怎麼說話,只是將村子和裏正的名字記在了小本本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