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0章 下鄉(一)

白善:“……你屬意誰?”

滿寶特別隨性的道:“誰我都可以接受,是個人就行。”

白善無言的看著她,等她將折子收尾便拉了她去吃飯,道:“陛下將你外放,是想你找到地方醫署與地方縣衙和睦共處,共同發展的方法,你此時要帶在身邊的人就相當於將來你的左右手,甚至此人會接替你的位置,你覺得此人可以隨便嗎?”

滿寶微微蹙眉,“太醫署裏的學生我都授過課,在我這裏都是一樣的。”

她想了想後笑道:“此時鄭辜他們四個都各有位置,而且太醫署也不會讓我們師徒四個在一個地方的。”

這不就是結黨了嗎?誰知道會不會營私?

所以是誰又有什麼關系呢?

白善道:“我以為你會有屬意的人選。”

滿寶想了想後搖頭道:“都可以,本來地方醫署就是在摸索,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樣的,太醫署這麼多學生,我並不能了解他們每一個人的想法,既然如此不如隨緣,不管來的是誰,我們互相磨合,互相啟發便好。”

白善一聽,覺得有道理,於是不再管她這件事。

用過飯,周滿便給蕭院正去了一封信,和折子一起交給白善,大爺一般的道:“明日遞出去吧。”

嗯,驛站也歸縣衙管,除非密信,不然這信還真是要交給縣衙後送到京城去。

白善接過,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揉了揉額頭後上床抱住她,被子一蒙便道:“快睡吧,明兒還得下鄉呢。”

下鄉是個苦力活,一般盡職一些的縣令每年都會選擇幾個鄉裏去看看,了解了解民情,勸課農桑;

非常盡職的縣令呢就和當年的楊和書一樣,走遍所轄地的每一寸土地。

白善便是打算盡量每個鄉裏都走一遍,至少要知道糧種和播種情況。

不過和喜歡只帶了一個小廝就進村的楊和書不同,他不僅騎著馬,帶了護衛,還帶了董縣尉和衙役,後頭還拉著兩車糧種。

滿寶也帶上了西餅,隨行還帶了一些常用的藥材等。

董縣尉問,“大人想從何處看起?”

白善道:“順著往外看吧,先去李莊。”

那是往西南方向去,出了城騎馬小跑兩刻鐘左右就能到,董縣尉沒想到他會先去這麼近的地方,楞了一下後點頭。

於是眾人先去了李莊。

李莊裏面的人大部分都是李姓,一個家族的,裏長也姓李,管著附近三個村子。

靠近城池的村子發展得都要比別的村子好,村子裏已經有人在播種,朝廷每年支援的糧種並不是每家每戶都有,也並不是能包下一個家庭一整年的糧種。

所以家境還不錯的人家,沒有誰是真等著糧種播種的。

白善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兒,所以他只解了一下村子裏的人口情況,然後就帶著人去地裏看人播種,摸了摸他們種子,問了一下去年的收成。

白善抓了一把種子在手裏,一顆一顆的按了按,扭頭問周滿,“我記得我們發種要等它發芽的。”

滿寶點頭,“泡兩天就發了。”

白善便好奇的問村民,“你們這裏不泡發種子嗎?”

村民道:“以前泡過,說是中原那頭傳來的法子,但我們泡了之後長得老長,撒下去的時候很多芽都給掰斷了,還不如不泡呢。”

白善沈吟道:“這會兒泡發……昨晚上是有些悶熱的,所以可以子時左右起來泡發,第三天早上應該差不多。”

少去一個白天的功夫,芽苗應該不會這麼長。

但農戶們臉上有些不甘願。

他們的種子雖然大多是自己留種的,但也留得很辛苦,並沒有太多多余的,要是泡壞了,還得上縣城裏買糧種,很不劃算。

白善見了也不勉強,笑道:“可以選兩三斤泡了看看效果,我們南方就是這麼育種的,每年的出苗率很高。”

縣令不勉強,農戶們反倒又猶豫起來,不由問道:“大人也會種地?”

不怪他們這麼懷疑白善,實在是他長得太白了,和上一任看上去精明強幹又發黑的路縣令很不一樣。

白善便笑道:“說不上精通,但也從小下過地的,種地也和讀書一樣,可以多試幾個法子,我也知道,農戶們不好冒險,所以每年可以只在幾塊地上試驗一下衙門給的新法子,若是高產自然最好,明年其他地也都能跟上,若是不能高產,對你們的影響也不是很大,來年再換一個法子就是。”

他們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對種地特別感興趣,為此翻了不少農書和雜記,上面記載有各地耕種的方法,還有周滿找來的各種稀奇古怪的法子,他們全在自己的小農莊裏試驗過。

大部分都成功了,當然,自然也有失敗的。

七裏村的人和白老爺都習慣了看他們折騰,也由著他們滿地撒野的折騰,折騰出效果了,他們第二年就緊跟上,沒有就笑瞇瞇的和他們說一句,“吃一塹長一智”。

白善認為天下的農民都需要這樣的吃一塹長一智。

圍觀的村民不少,大部分人都不太願意去費這個勁兒,但也有人願意冒險嘗試一番。

正如白善所言,拿出三四斤的糧種試一試就是,就是這點糧種廢了影響也不是很大。

白善見有人願意聽便高興起來,於是與他們交流,問道:“你們這裏肥料是如何解決的?”

白善和村民在溝通時,滿寶則聽科科的話在田間和山邊挖了一些東西,跟在她身邊的多是一些半大孩子和村裏的女孩子們。

滿寶還特意叫上了村子裏的幾個小媳婦,問她們:“你們生病是自己抓藥吃,還是進城去看大夫?”

“吃什麼藥呀,熬一熬就好了。”

滿寶問:“孩子呢,也要熬嗎?”

“孩子就比較難熬,一般會去鎮上找大夫抓兩副藥。”說話的小媳婦嘆氣道:“養孩子最怕發燒了,我家那孩子今年就燒了兩次,每次我都心驚膽戰的。”

她還不知道周滿是太醫,打量了她一下後笑問,“夫人是不是也生孩子了?我看大人和夫人都是性格極好的人,生的孩子肯定也很好帶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