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5章 科普

等人群重新安靜下來,周滿才一臉嚴肅的道:“生孩子不是女人一個人的事情,這個道理大家都知道吧?”

眾人一起點頭,廢話,這個道理要是都不知道……咳咳,要是生孩子只是女人的事,那還要男人幹什麼?

周滿頓了一下才繼續道:“那麼生男生女是由誰來決定的呢?既然生孩子不是女人一個人的事情,那麼生男生女自然也不是女人一個人的事情。”這個問題絕大多數人都懵懂,就連來湊熱鬧的百草堂大夫和掌櫃都低頭沈思起來,有些半知不解。

其實作為大夫,他們雖然沒有專門研究過這點,卻也是有自己的經驗和感覺的。

沒有人提的時候還好,一旦有人提出這個問題,倆人就忍不住對視一眼,都有些忍不住,“好像,這事兒跟男子有更大的關系。”

“聽聽周大人是怎麼說的,太醫署那邊說不定比我們更明白。”

也是,裏面的人可都是醫術精湛的人呢。

滿寶也知道,這裏的人大半都不識字,更不要說醫理了,所以解釋起來簡單又粗暴,她直接去吳家的廚房裏拿出四根棍子來,其中兩根燒了有一半,已經碳化,黑乎乎的。

她也不嫌棄臟,將兩根棍子放在白善的桌子上,然後就舉著手中的兩根棍子給眾人看,“這一條,從頭到尾都一樣的棍子是女人,這一條呢被燒了一半的就是男人,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這一點兒大家都知道吧?”

有人便混在人群中嬉笑道:“知道,知道,這成了親的都知道,哈哈哈……”

白善厲眼掃過去,拍了一下驚堂木,喝道:“嬉鬧什麼?想聽的便留下,不想聽的便轉身出去,你們當周大人的課好上嗎?除了太醫署的學生,便是京城的達官貴人們想聽都不一定能聽到呢。”

人群便慢慢安靜下來,雖然臉上很嫌棄和不好意思,但不少人心裏卻是想知道的。

若是知道了生男孩和女孩的原因,以後他們豈不是就可以想生男孩就生男孩?

所以剩下的話不用白善說,人群裏的人便鎮壓了幾個想要調笑鬧事的混子。

正想擠進人群裏找他們算賬的衙役們便停住了腳步。

周滿見他們安靜下來了,這才揚著手裏的棍子道:“夫妻結合,孕育胎兒,我們常說孩子是父母的骨血,是其血脈的延續,那麼,新生兒的身上不僅會有母親的血脈,自然也有父親的血脈。”

這個道理也很容易理解,便是不怎麼懂事的孩子將話在腦袋裏轉了兩圈也能聽懂,更不要說一群以血脈傳承為畢生所願的成年男女了。

滿寶見他們都理解,這才繼續道:“而孩子的性別就在結合孕育之後便確定了下來,像外頭流傳的什麼可保生男胎的藥丸,逆轉陰陽的藥丸全是假的,那可能就是從人身上搓下來的泥團子裹了面粉糊弄你們呢。”

眾人腦海中浮現了一幅畫面,頓時惡心的不行。

滿寶用棍子敲了敲桌子,將大家的註意力抓回來,繼續道:“那麼男孩是怎麼形成的,女孩又是怎麼形成的呢?”

她揚起手中的棍子,從代表父母的那一條棍子上掰下來兩截,這兩截顏色一樣,她將這兩截合在一起,道:“代表女人的棍子通體是一個顏色的,那麼自然,當父親的這一部分血脈和母親的血脈融合在一起時,形成的棍子也和母親一個顏色,所以它是女的!”

她伸手又掰了那根被燒了一半的棍子,拿出一截黑乎乎的棍子道:“可是當父親的這一部分血脈和母親的融合在一起時,形成的棍子便和其父完全一個顏色,而這,代表的就是男性,看明白了嗎?”

圍觀的人們都懵了,所以,這話的意思是……

“生男孩還是生女孩,通俗意義上來說,是由父親一方的血脈來決定的,”滿寶揚著手中被掰了兩段的棍子道:“和母親一方的血脈融合的是下半部分的父親血脈,那懷的就是女孩,融合的是上半部分,這一段表示被燒過的部分的血脈,那懷的就是男孩。”

“一般來說,沒有外力幹預的情況下,懷男女的概率是一樣的,如果夫妻二人多次生產都是女孩,那說明……”

滿寶頓了頓後道:“要麼是你運氣不好,要麼是你男方一族的原因所致,X……那一部分的血脈要更強悍些。”

染色體和基因之類的東西,說出來需要解釋的就太多了,可以教授給弟子學生們,但給這些人講解,還是需要他們明白就可以。

自古以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認為生孩子是女人的事,自然,生男生女也都是女人的事。

上千年了,這樣的想法從沒被打破過,但這一下有人告訴他們,你們認為的從來都是錯的。

很多人都一下接受不過來。

就是一向嚴肅內斂的方縣丞都忍不住問:“大人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滿寶理直氣壯的道:“我是太醫啊。”

方縣丞問:“太醫院裏的太醫都能分出男女嗎?”

滿寶挑眉道:“十之四五吧,而這十之四五之中又有十之二三有可能診錯,畢竟大夫也是人,是人便有失誤的時候,太醫也是一樣的。”

滿寶語帶警告的和眾人道:“太醫院裏的太醫不敢說是天下第一,但絕對是全天下最優秀的一批醫者,連我們都不敢說可以百分百的分辨男女,更不要說外頭的大夫了。”

“所以將來你們若是因為想生兒子而打胎,最好想一想今日的禍事。”

大家想到那個因為被謠傳是女胎,才一出生就夭折的男嬰,齊齊抖了一下。

滿寶看見,滿意了。

人群中,有老婦人忍不住問,“大人,難道就沒有懷男胎的方法嗎?”

滿寶斬釘截鐵的道:“沒有!”

她道:“男人自己都還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呢,我一個大夫怎麼控制?”

她頓了頓後道:“而且生女孩有什麼不好的,嫁出去有一筆聘禮,就是給置辦嫁妝,那多少也能留下一些,逢年過節也有女兒的孝敬,實在舍不得女兒出嫁還能給女兒立女戶,招個上門女婿,白得一個兒子,多好?”

眾人只覺得周滿這話很胡攪蠻纏,要不是實在沒兒子,誰願意女兒招上門女婿啊。

上門女婿能是多好的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