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2章 嚴厲

第二天上午上堂,白善依舊是讓郭吳兩家和鄰居們互揭其短,但也掌握了分寸,沒有讓場面太難看。

其實兩家最大的仇怨也是這一次的推搡事件,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兩家在上一輩便積累下許多仇怨,細細數來全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最消磨善意,兩家心中的芥蒂不小,便是到了現在也互相不服輸。

白善卻沒有在他們陳述完後直接作出宣判,而是對眾人道:“口舌之爭生是非,造謠一事,你們一條巷子裏的人都脫不了幹系,郭家若是首罪,爾等便是從罪。”

眾人一聽,隱隱有些不服氣,這跟他們有什麼關系,是郭家的說大富家的懷的是女孩,他們哪裏知道會是男孩,而且大富家的也夠狠,就算是女孩也沒必要去招惹郭家的,不過郭家的也狠,大富娘子懷著身孕,脾氣上來未必註意,但她卻也一點都不顧忌,說推人就用全力。

前天那一盆一盆的血水和染透血的被子還是給了他們太大的震撼,吳家已經死了一個孩子,而且聽意思,大富家的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呢,但是,這些跟他們有什麼關系呢?

他們可什麼都沒做。

白善自然也看出了他們面色上的不贊同,嘆息一聲後起身道:“走吧,我們去吳家,這一件事最大的苦主在吳家,怎麼處理總要聽一聽她的意思。”

被叫來聽堂的郭裏長立即道:“怎敢勞煩大人移步?大人派人去叫她一聲就是。”

白善道:“馬氏前日生產大出血,已是去了大半條命,現在還未脫離危險,此時讓她過堂,無異於殺人,本縣手腳俱全,便是移步又能怎樣呢?”

郭裏長道:“怎能讓大人屈尊降貴,這不合規矩。”

白善偏頭看他,問道:“本縣從沒聽說過有這樣的規矩,郭裏長是在哪條律法上看大這條規矩的?”

郭裏長頓時沈默。

和朝中可以引經據典,無理也能攪三分的老臣們相比,連《大晉律》都背不下來的郭裏長實在是太好對付了,因為他很多理由都是“我以為”、“世人認為”,一往深處探究,卻只是“某認為”,並沒有出處。

所以好對付得很。

堵下郭裏長,縣衙裏的人昨天就知道這事了,連準備都做好了,自然不會在此時生事。

因此大家很順利的移到了吳家。

鄉鄰們立即跑回去看,這一下聽堂的就不止巷子裏的每戶男女主人了,巷子裏所有人,包括大小孩子都悄悄的擠過來看熱鬧。

連附近幾條街的街坊都驚動過來了。

巷子不大,來的人太多,不僅吳家的院子站滿了人,連左右兩邊鄰居家裏也站滿了人,大家往院墻上爬,要不是被守在院子裏的衙役瞪了一眼,他們還想往吳家的那棵樹上爬呢。

滿寶便站在人群之中看熱鬧,大吉和護衛們生怕她被擠到,於是將她團團圍在一起,白善才在院子中央的椅子上坐下,一擡頭就看到了她。

倆人對視一眼,都忍不住一笑。

白善環顧四周,見該到的人也都到了,便一拍驚堂木讓眾人安靜下來。

衙役將吳大富三人押了上來,大富娘上午聽了一下堂,雖然白善不說,但她也漸漸意識到情況對他們不利了,因為在堂上他再一次點出大花朝著對面潑水,僅就前天的事情而言,是她挑起的紛爭,因此她也要負一定的責任。

大富娘朝屋裏看了一眼,希望一會兒縣令看到兒媳婦的慘狀能夠多偏一點兒他們。

郭家比吳家更要不安,在這裏審判對他們很不利啊。

白善看著底下跪著的三人,再次問道:“案子從昨日審到今日,本縣再問你們一次,可知自己錯在了何處?”

吳大富不覺得自己有錯,他死了兒子,媳婦成了那樣,他要是不出頭,那還是個男人嗎?

因此犟著不說話。

倒是刁氏最先喊道:“我知道,我知道錯了,我不該推大富娘子,再怎麼樣她也懷著身孕,大不了她以後再朝我家門口潑水,我當看不見好了。”

白善道:“你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顯然是半知不解,心裏並不服氣。”

他揚聲道:“你們兩家的恩怨由來已久,昨日之事可單論,卻又不能單論,再往前去一些,若不是你造謠馬氏生不出兒子,甚至有詛咒之嫌,前日之事同樣不會發生。”

刁氏臉皮一僵,兩次上堂,白善都只問話,基本不下定論,她沒想到他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下這麼狠的定論。

白善看向郭大財,問道:“你呢?”

郭大財依舊咬牙堅持他什麼都不知道,很是無辜,他道:“馬氏潑水是突發的,刁氏和她打架也是突然發生的,都不是有預謀之事,我當時不在家,實在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白善微微搖頭,一旁的裏正看得心急,心中直罵蠢貨,他昨天就忘了囑咐兩句,他們竟然就這樣不知輕重。

傻不傻,上了公堂,有理也要先認三分錯,先得到縣令的好感再說,何況他們還不是有理的那一方。

白善便對郭家夫妻道:“造謠生事,起口舌之爭,這樣的事你也一直不知道嗎?”

他道:“夫有教妻之責,何況你還是一家之主,鄰裏相處,你負同樣的責任。不能因你是男子便可免責,你可教導過你的妻子勿要搬弄口舌?”

白善說完看向站在人群中的郭父,嚴厲的道:“而這個根源是從你們上一輩開始的,雖然你們兩家的恩怨早已經分不出是誰先開始的,但不能否認,僅造謠一事上,你們郭家是首罪,郭來,你為戶主,同樣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人群之中的郭父沒想到白善還會點他的名,見大家都看過來,頓覺丟臉,黑黝黝的臉上漲得通紅,不由低下頭去避開人的目光。

白善道:“按律,傷人者,有嚴重後果的可判三年監刑,刁氏,你搬弄是非,造謠鄰裏是此次事件的起因,搬弄口舌罪加一等,可判五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