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7章 要活

大富家的也不在意,甚至不問,或者說,她此時已經沒有精力再問了,她感覺她的生命力在流逝,可能下一刻就要死了。

她已經認定自己生的是一個女兒,且肯定已經死了,她中午醒過來的,到現在也沒聽見一聲哭。

就快要死了,大花想的首先是自己的兩個女兒,她覺得要完了,她要是死了,兩個女兒肯定也活不成了。

大富娘子面無表情的一邊喝藥,一邊漫無邊際的想著,她上輩子肯定作了很多孽,這輩子才托生成了女人,還一直生不出一個兒子來。

而她兩個女兒說不定作的孽比她還多,這才會托生在她肚子裏,不然生在別人家裏,好歹能活命不是?

就這麼胡思亂想著,房門被推開了。

大富娘回頭看見周滿就是眼睛一亮,立即把藥碗放下討好的上前來,“夫人——”

從今天去看上堂的鄰居們口中得知,昨天晚上那白面官差是他們縣的新縣令,雖然不知這位夫人和縣令是什麼關系,但從昨晚倆人相攜離開的親密行為看,不是妻,那就是妾了,反正都是大人物。

大富娘想要求她幫忙說情,讓縣令開恩放她兒子回來,所以她很是熱情,“夫人快請進……不不不,這間房汙糟,請夫人去堂屋坐。”

滿寶將懷裏的大妞放在地上,問道:“家中可有粥?”

大富娘楞了一下,還以為周滿是餓了,連忙道:“哪能讓夫人您吃粥呀,您稍等片刻,我,我這就去煮飯去。”

滿寶淺笑道:“不必,就要粥就可以,熬出粥油來。”

大富娘一頭霧水的去了廚房,滿寶這才提著藥箱去看大富娘子。

大富家的還認得她,躺在床上一動不敢動,“我記得娘子,是娘子救了我。”

滿寶放下藥箱,伸手拿起她的手放在脈枕上道:“你叫什麼名字?”

說起來從昨天到現在,大家都叫她大富家的和大富娘子,卻從叫過她真正的名字呢。

大富娘子楞了一下後道:“我娘家姓馬,以前有個小名叫大花。”

滿寶看了看她的臉色,問道:“我看你年紀也不是很大,你今年幾歲了?”

大花聽見她用這樣大人對小孩的口吻說話,不由失笑,“娘子,我都十九了。”

滿寶:“……我還二十了呢,你比我小。”

大花一楞,仔細打量了一下周滿的臉,搖頭道:“娘子看著一點兒也不像是已經二十的,倒像是十六七歲。”

滿寶不覺得自己看起來年輕,而是大花看著太老了。

頻繁的生育是能夠消耗人的精氣神的。

滿寶摸好了脈,和她道:“我給你行針止血,會再開兩副調理氣血的藥給你的。”

大花有些焦急,問道:“藥錢貴嗎?”

滿寶本想說她給錢抓藥,但想了想後道:“一副藥大約八十文吧。”

算是一副不便宜的藥了,因為她虧損得嚴重,此時也未能完全止住血,所以裏面添加了兩味比較貴重的藥材。

大花神色一黯,道:“娘子好心,給我紮針就好,藥就不用了。”

滿寶道:“不吃藥的話,你活不過這一個月的。”

光靠針灸止血,總還會有些崩漏,而且她昨日生產損失的氣血也要補充,不然五臟六腑會因為失血慢慢損了生機。

大花想了想後道:“可家裏實在沒錢了。”

滿寶平靜的道:“我母親以前久病臥床,家裏偶爾也會困頓得拿不出錢來買藥,但或賣糧,或兄長們去做苦工,擠一擠總能把藥錢擠出來。”

她目光在他們家屋內一掃,道:“金錢就和時間一樣,擠一擠,還是能夠擠出來的,端看你想不想活,你身邊的人想不想你活罷了。”

大花楞楞的聽著。

滿寶起身,打開藥箱,從裏面拿出針袋來,見她怔怔的看向外面,便順著看去,大妞和二妞正坐在椅子上,手裏拿著西餅給的一塊點心小心的舔著。

二妞還不懂好東西要慢慢吃的道理,她在舔過後發現很甜很好吃,是她從未吃過的好東西,於是就整個塞進嘴裏狼吞虎咽起來。

西餅嚇了一跳,立即捏住她的臉,將點心從她嘴裏摳出來,然後在她的哭聲中一點一點掰給她吃,二妞這才好些。

滿寶收回了目光,和楞楞看著那邊的大花道:“你家這兩個孩子很聽話,我家也有很多孩子,但他們這麼大的時候都很喜歡跟在母親屁股後面走,離得遠了便會嚎啕大哭。”

大花道:“她們是很聽話。”

滿寶:“所以你要活嗎?”

大花沈默下來,最後咬咬牙,心頭迸出一股氣來道:“我要活!”

滿寶便頷首,伸手將帳子放下擋住外面的視線,解開她的衣裳道:“我先給你紮針吧。”

滿寶紮好針,正等著時間時,大富娘端了一大碗白粥進來,還有一大海碗的煮雞蛋和鹹菜,她沖著周滿討好的笑道:“夫人見怪,家裏東西少,一時之間備不出好菜來,這雞蛋是自家養的,您看還合口嗎,要是合口,我再給您煮兩個。”

說是這樣說,但她臉上也肉痛得很。

滿寶笑了笑,坐在了桌子旁,和她道:“勞煩再拿兩個碗和勺子來。”

大富娘一時不知她要幹什麼,但還是去了。

滿寶便將那一大碗粥分成了兩個小碗給孩子,然後將雞蛋分開了夾給她們。

才一歲多兩歲多的小孩兒已經能夠很熟練的用勺子了,看見吃的,腦袋幾乎都埋在碗裏擡不起來。

滿寶看得很滿意,對呆滯的大富娘道:“大花身體虛,這幾日每日兩個煮雞蛋給她吃,可以食用白米粥,熬出米油來,若是放些油鹽就更好了。”

大富娘:……她也知道好呀,神仙也才這個吃法吧?

家裏哪有那麼多精米給她造喲?

不過對上周滿的目光,她還是強笑著應下了。

先應下再說,有了好印象才好提放人的事。

滿寶算著時間去給大花拔針,大富娘見她動都不動碗裏的粥,全給兩個丫頭片子吃了,這會兒也知道她這一遭是為什麼了,於是開始跟在她後面抹眼淚,“夫人,我家大富昨日沒回來,大妞和二妞看不見她們爹,一直哭鬧個不停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