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5章 升堂

吳大富雖然心中膽怯,但也有一股氣在,因此忍不住嗆聲,“大人把我們抓來的,難道大人不知道我們是誰嗎?”

白善沈著臉道:“本縣自然知道你是誰,問題是你自己知道你是誰嗎?”

他拿起驚堂木又是一拍,這一下除了堂下跪著的人和院子裏站著旁觀的人外,沒人被嚇到了,“這是驗明正身,若不願意說,顯然是還不想過堂的,來人,將他們再關回牢裏去,讓他們想一想自己是誰。”

吳大富嚇了一跳,連忙道:“我說,我說,我叫吳大富。”

一旁的郭大郎也焦急不已,搶著道:“大人,小的郭大財。”

白善琢磨了一下他們的名字,不由道:“你們還挺有緣的,一個大富,一個大財,聽著倒像是一家的,怎麼竟成了仇人?”

吳大富一聽這話就想起他夭折的兒子,還有過往被郭家欺負的種種,一時眼淚長流,哭道:“大人,您昨日看見的呀,都是他們家在欺負我們家,我媳婦就是被他們害得小產,我兒子才出生還沒來得及睜眼就夭折了,求大人為小的做主啊。”

白善就扭頭問郭大財:“這個指控你可認?”

郭大財自然是不認的,連忙搖手道:“大人,我什麼也不知道啊,我昨日一直在外勞作,到太陽快下山時才回家,回家時他家媳婦已經在生產了,關我什麼事?”

吳大富就指著郭大財身邊的刁氏道:“大人,是她推我媳婦的,昨日好多人都看見了。”

白善便問刁氏認不認這個指控。

刁氏當然不認,道:“不是我推的,是她來推我,自己站不穩摔的。”

昨日三人被拉走得快,沒來得及看見白善和周滿一起離開,自然也不知道倆人是一起的。

所以刁氏推卸得一幹二凈,“兩家之所以起沖突也是因為她沖我家門口潑臟水,這個事我婆母也知道。哪有好人家往別人家門上潑臟水的?我氣不過就跟她吵了幾句嘴,誰知道她就來打我,我只能躲避,她不依,還要推我,結果自己摔了。”

要不是滿寶、大吉和西餅都和白善講述過當時的情景,白善都要懷疑事情真如她所言了。

唐學兄說的不錯,刑案之中,犯人的講述一定都要帶著懷疑的態度去看,判案更多的是依靠客觀的證據。

白善慢悠悠的問,“可有人證?”

刁氏有恃無恐道:“我婆婆可作證。”

“你婆婆是你的親屬,她做的證言不可采信,”他的目光看向院子裏被他請來的左鄰右舍們,問道:“你們這一條巷子的戶主和女主人都在此了,昨日的情形可有人看見?”

大家面面相覷,然後一起搖頭,都表示沒看到。

吳大富見了大怒,“大人,肯定有人看見了,當時正是快要做晚食的時候,大家都要準備著出去洗菜洗米,怎麼可能沒人看見?他們這是懼怕郭家才不肯出來作證的。”

白善當然知道,滿寶可是說了,當時兩家吵架的聲音那是驚天動地猶如雷響,雖然巷子裏沒人,但好幾戶人家都從墻頭探出頭來看了。

那條巷子的墻頭都不高,白善站在外面基本都能看到院子裏的情景,自然,人從裏面往外面看,自然也是看得到的。

不過白善只瞥了吳大富一眼,“讓你說話的時候你再說,不讓你說話你就安靜些。”

見吳大富被訓斥,郭大財心中有些得意,院子裏的鄰居們心裏也有了成算,越發的不肯出來作證了。

縣令這麼問,誰知道是不是郭家做了什麼,或者是裏長在縣令那裏有面子,打算將此事按在吳家自己的頭上?

白善又問了兩次,見沒人出來作證,吳大富心生絕望的時候,白善道:“既然鄰居們都沒看見,那便傳本縣這邊的人證吧。”

才和宋主簿畫完了一個簡易縣城圖的滿寶過來湊熱鬧,正好看見大吉和西餅上堂,她眼睛一亮,立即轉身從後堂的小門跑到前院,然後擠進看熱鬧的人群之中,也舉手道:“還有我,還有我,我也是人證。”

長這麼大,她上過大理寺的堂,被禦史臺、刑部和大理寺三司會審過,唯獨沒有上過縣衙的大堂呢。

就她跑出小門和前院的功夫,大吉和西餅已經講述到了一半,看到她跑過來湊熱鬧,頓時無言。

吳大富卻好似看到了救星一樣,不顧白善之前的警告,再次道:“對對對,就是她,就是她,她給我媳婦接生的,當時她就在巷子裏,什麼都看見了。”

看這位夫人袖口的刺繡和那料子便知是個有錢人,而且昨天還那麼好心的救了他娘子,聽他娘的意思,藥錢還是她付的,所以她是肯定不會被郭家收買的。

郭大財和刁氏顯然也想到了這些,臉色不由一白。

白善眼皮微顫,只能輕拍了一下驚堂木,在兩排瞪大眼看著他的衙役註視下道:“證人上前,報上名來。”

滿寶一臉嚴肅的上前,拱手作揖道:“在下周滿,這兩位是我的隨從,昨日我們三人一起從巷子裏路過的……”

滿寶的敘述特別詳盡,和一問一答,能說一句絕對不說兩句的大吉相比,她的敘述就跟一幅慢慢展開的畫卷一樣,所有人眼前都不由浮現當時的場景。

所以吳大富聽到她說是孕婦提著一盆水潑向對門時臉色一變,再聽到刁氏沖到他家院子裏和他媳婦對罵時神情稍緩,然後就是倆人的推搡打架。

滿寶很肯定的道:“是刁氏將人推倒在地的,力道極大。”

白善就問刁氏,“證人所言可是真的?”

刁氏諾諾,嘴巴張了幾下都沒能開口,在白善有些不耐煩的拍了一下驚堂木後才道:“是,是真的,但這也不能怪我,是大富家的先惹事,也是她先動手打我的。”

吳大富見她這時候了還推卸責任,頓時大怒,“那是因為你們往常欺人太甚,要不是你到處傳言大花這一胎懷的還是女娃,說我們家生不出兒子來,大花怎麼可能這麼大的怒氣?”

很好,總算是將陳年舊怨給扯出來了,白善這會兒不阻攔了,開始問起兩家的舊怨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