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3章 兇手二

白善讓人將大富帶走,大富娘只能坐倒在地,哭嚎著看衙役將大富押走。

圍觀的鄰居們噓唏,小心翼翼的看了站在院子裏的白善一眼,見他雖板著臉,但並不呵斥大富娘,便試探性的往前挪了兩步。

見他沒反應,便小心的上前扶住大富娘,低聲安慰她道:“快別哭了,還是活人要緊,大富家的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大富娘哭得更大聲了。

滿寶找到了被遺忘在角落裏,縮成一團害怕不已的兩個小孩兒,將她們抱起來交給金婆婆,“麻煩婆婆幫忙照看兩日。”

金婆婆看了還坐在地上痛哭的大富娘一眼,嘆息的接過孩子,應下了。

躲在一旁看了全場熱鬧的大夫意猶未盡的收回了目光,見周滿站在一旁和金婆婆說話。

他便湊了過去,想要和她打聽一下她是怎麼在這種情況下保住產婦性命的。

說真的,胎位倒懸本就生產艱難,又摔了一跤大出血了,這種情況下基本上一開始生產就血崩,到最後孩子沒生下來人先出血死了才是最常見的情況。

所以他很好奇,她是用的什麼法子先給人止血,還那麼快的讓產婦把孩子生下來的。

就是有點兒不好意思,下午才坑了人,不對,他也不算是坑吧,他開的補藥可沒開錯……

大夫才湊上來,正要說話,白善也走了上來。

大家雖然不和白善說話,但目光一直悄悄註視著他呢,畢竟是官差,不註視不行。

白善走向周滿,問道:“好了嗎,要回家嗎?”

滿寶點頭,“好了,我們走吧。”

大夫一呆,院子裏的人也齊齊呆住,等他們倆人走出院子時才反應過來,但也沒人敢再叫住周滿,只能一起目送周滿和白善並肩離開。

人走了鄰居們才反應過來,紛紛圍住大富娘道:“原來官差是這娘子招來的呀。”

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贊她好運氣,還是同情她了。

這位娘子雖然保住了大富家的,卻也讓大富坐牢了。

大富娘只覺得這一天像做夢一樣,這會兒臉上呆滯,連哭嚎這樣的基本動作都做不出來了。

大夫卻不是這些無知婦人,作為一個藥鋪的坐堂大夫,他雖然沒有多大的權勢,但消息卻絕對比這些婦人靈通的。

他很快就猜到了這位白面官差和這出手就不一般的娘子的身份。

一時心頭猶如熱油一般,再也呆不住,提著藥箱就走。

他一路小跑著回到百草堂,百草堂已經關門了,他也不在乎,直接將門敲開,進去後就直奔後院。

百草堂的後院隔出來兩塊,一邊住著掌櫃一家,一邊則是百草堂的後院,做庫房和給大夫住。

“掌櫃的,出事啦。”

掌櫃的波瀾不驚的問:“你醫壞了人?”

“哎呀,什麼醫壞了我,我是那等庸醫嗎?我治不好的基本上就不治了,我知道我今天碰見了誰嗎?”

“隔了兩家的仁和堂的邵大夫?你們打起來了?”

“不是,”大夫憋屈的道:“我遇見了周大人,就是青州醫署署令周大人,那個京城小神醫啊。”

掌櫃的立即坐直,瞪大了眼睛看他,“你怎麼遇見她的?跟她有交情了?她人是不是真像京城來信裏說的那樣很是和藹可親?”

大夫郁悶道:“京裏說的那話根本就是胡謅,十幾二十歲的娘子能用和藹二字嗎?可親嘛,倒是勉強,可也太狡詐了,她今兒還來過我們藥鋪了,裝作病人,說要求子,我就給她開了一副調經補血的湯方。”

掌櫃的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和傳說中的周大人的緣分竟是從這而起,一時有些沈默。

“但這不是最要緊的呀,我說到哪兒了?哦,對,我今天出了個外診,其實也不是我出的,我就是去提供了些藥材而已,病人是周大人的……”

就在大夫吧啦吧啦的講述時,滿寶一行人也回到了縣衙,白善親自看著衙役將三人給下到大牢裏,還給他們兩家選了隔壁的牢房。

北海縣窮,連牢房都體現出來了,兩個牢房之間不是白善通常看見的一面墻,而是木頭隔成的柵欄。

所以三人一擡頭就能看見彼此。

白善對差役道:“晚上驚醒些,不許他們打架,夫妻之間也不行。”

差役應下,因是縣令特意叮囑過的,所以差役對這三人尤其關註。

白善回到家時,滿寶才洗漱出來,正披著未幹的頭發在等他吃飯。

白善在她對面坐下,問道:“那產婦情況如何?”

“不太好,”滿寶道:“她身體虧損得厲害,底子不好,這次大出血來勢洶洶,也不知道能不能好。”

滿寶的表情很不好,和白善道:“那大富家的是故意引起爭吵的,顯然一開始就沒打算要這個孩子,只是對方估計也沒料到郭家的那麼虎,對著她一個孕婦都能下手這麼重。”

當時滿寶轉頭正好看見了那一推,看得清清楚楚,那孕婦被推倒在地時兩條腿都上揚了,可見這一把力氣有多大。

白善也說了自己的調查情況,“我問過左鄰右舍,兩家的矛盾由來已久。”

他道:“就住對門,郭家把木柴放在墻根,轉頭能丟一半,他們懷疑是吳大富家拿的,大富家的挑水回來,水桶顛簸兩下灑出水來,郭家能站在門前罵半天,說吳家把地都給澆爛了,滑腳傷人。諸如此類的事情太多了,不勝枚舉。”

滿寶嘆息,“遠親不如近鄰啊,近鄰關系鬧成這樣,日子還怎麼過得有意思?”

白善頷首:“我想這一次沖突的根源就在大富家的懷孕上。”

他道:“吳大富和其妻已經生育了兩胎,都是女兒,這第三胎剛懷上沒多久,巷子裏就有了傳言,說她懷的還是女兒。”

白善說到這裏一頓,抿了抿嘴後道:“大富家的為此還糟了吳大富的打,但孩子沒打掉。這些日子傳言更甚,大家都說她肚子小巧圓潤,一看就是個女兒。”

滿寶氣得連飯都吃不下了,“她連飯都吃不飽,穿上寬松衣服連肚子都看不出來,不小巧還能大破天去?”

也是因為這個,她才沒有看出對方懷孕。

而且她動作間很利落,顯然懷孕時也沒少幹活兒,甚至都不愛惜腹中的胎兒,不然七個月大的孕婦,行走間都會扶一下肚子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