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2章 兇手一

滿寶可以將其他人趕出去,卻不能趕大富母子,她幹脆把金婆婆也留了下來,這才看向他們。

大富娘拉著大富沖著周滿跪下,磕頭道:“娘子,求您救救我這孫子吧。”

周滿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又看了一眼他們懷裏的孩子,此時孩子臉色已經泛青,滿寶伸手摸了摸後道:“救不活了。”

“這不可能,你都沒救怎麼知道救不活?”

滿寶道:“他在胎裏就沒長好,母親吃不好,吃不飽,營養不良,過到他身上的營養就更少了。”

“你看他現在四肢健全,但內裏卻是不全的,”滿寶道:“他的心臟肺腑都沒有長好,才七個月就出生,比別的正常的孩子少了三個月,更何況他在胎裏時也沒有足夠的營養,你們覺得他能活嗎?”

大富娘著急,“不是說七活八不活嗎?”

周滿:“謬論罷了。”

大富娘見周滿就是不肯動手,而孩子已經有些涼了,她便也知道是救不回來,一時有些崩潰的坐倒在地,拍著大腿哭嚎起來,“作孽啊,作孽啊,都說這一胎還是個丫頭片子,誰能知道是個孫子……”

大富娘是真的傷心,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嚎到這裏想起了什麼,一把攥住一直抱著孩子哭的大富道:“是郭家的,是郭家的殺了我的孫子,要不是她推了一把兒媳婦……”

大富一聽,將懷裏的孩子往他娘懷裏一塞,一臉煞氣的起身,轉身就出去。

金婆婆看了一驚,連忙道:“你上哪兒去?大富,你可別沖動。”

大富已經奔進廚房裏,一把抄起菜刀就沖出去,眼睛通紅的在院子裏一掃,左鄰右舍都被他嚇了一跳,紛紛往外跑,大叫道:“大富,你可別想不開……”

人群裏的郭家的也嚇了一跳,轉身就往外跑。

大富也看到她了,提著刀就奔著她去。

對門郭家的人也都回來了,只是除了當事人郭家的大媳婦刁氏外,其余人都沒往對面去,此時聽到刁氏的呼救聲,郭大郎沒忍住,端了碗就跑出來,顯然剛才是在吃飯。

才開門,迎面就被刁氏撞了一下,他正要呵斥,一擡頭就對上大富通紅的眼睛和手中的菜刀。

大富可不管他是誰,只要是郭家人就行,於是擡手就沖他劈下去……

郭大郎“啊”的一聲,翻了一個身躲過刀,然後連爬帶滾的躲到一邊……

老早就到了巷子口,自然也知道這邊情況的白善聽到喊叫聲立即帶著人從一戶人家裏出來,看到提著刀到處亂砍,卻一刀都沒砍中人的大富,立即道:“將人拿下。”

跟著白善來這裏“加班”的兩個衙役都驚呆了,自己沖上前去,拿著刀鞘將他手中的菜刀給打下來,這才按住人。

大富怒吼道:“放開我,放開我,他們殺了我兒子,我要殺了他們,我要殺了他們……”

白善早就從左鄰右舍和大吉那裏知道了事情的經過,還了解到了更多的東西。

他踱步上前,居高臨下的看了一會兒大富,然後扭頭看向嚇得尿褲子的郭大郎,揮手道:“既然有糾紛,那就到衙門裏說去。”

一個衙役怔了一下,立即道:“大人,現在衙門已經下衙了。”

“那有什麼要緊,先把人抓回去,明日再審就是。”

衙役遲疑,“這不好吧?他們也沒犯什麼事。”

“剛才他不是說了嗎,他認為郭家的殺了他兒子,既如此,那就涉及了人命案子,將他們二人拿回去吧。”白善指的是郭大郎和刁氏。

郭家的人頓時大驚,紛紛圍上來道:“冤枉啊,冤枉啊,他媳婦小產,幹我們家什麼事……”

“大人,我們家可都是好人,不信您問我們裏長……”

白善見兩個衙役不動,便沖身後的護衛招了招手,護衛們立即上前抓人。

郭老頭和郭婆子看見兒子和兒媳婦要被抓走,立即就要上前撕咬。

白善便淡淡的道:“凡是抗捕的,一律抓到牢裏去。”

此話一出,郭家的人就不太敢動了。

沒有人願意與官兵做對,他們要是都進去,這家也就破了。

大牢進去容易,要出來可就難了。

白善見郭大郎夫妻被鎖住了,便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被押住的大富,揮手道:“將人拖到對面去,讓他見他媳婦最後一面。”

大富一聽呆了,顫顫巍巍的問道:“啥,啥叫見最後一面?”

白善沖他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的最後一面,你拿著刀砍人,以為這就完了?一並下到牢裏去。”

壓著他的兩個衙役:……他們這位大人好兇啊,這是要原告被告一起吃啊。

大富一臉呆的被拖到了對面,大富娘抱著死嬰無措起來,“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

金婆婆扶住她道:“你別急,大富沒砍到人,好好認個錯說不定就完了。”

大富娘大哭,“這大牢是那麼好進出的?這進去了,再出來只怕就要傾家蕩產了,他媳婦還在床上躺著呢。”

大富娘悔之晚矣,“早知道我就不在他跟前說郭家的不是了。”

大富被允許進去看一下他媳婦,滿寶看了看產婦的情況,將她脖子上的針取了,身上的針也拔了出來,摸了摸脈後起身讓到一邊,見他如喪考妣一般的進來,便指了角落裏換下來的血床單道:“正要與你說呢,拿一套幹凈的進來。”

大富看見那些血臉便一懵,“出了這麼多血……我娘子她,她沒事兒吧?”

滿寶道:“我已經盡人事,能不能活下來不一定。”

大富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麼嚴重,他已經死了兒子,是怎麼也不願意再死老婆的,連忙道:“求娘子救一救我娘子……”

滿寶道:“我會給她留一副藥,多的等她明日醒來再說吧。”

藥還是從大夫帶來的藥箱裏撿的,她將藥包交給一直抱著死嬰不肯放下的大富娘,道:“藥熬著,她中間要是醒了就給她服下。”

大富跪在床前哭了一陣,外面衙役一直在催促,這才不得不出來。

大富娘哭得不行,只能對著白善跪下求饒,“大人饒命啊,大人饒了他吧,他也是看媳婦成了這樣,這才沒了理智。”

白善道:“所以我給他空間和時間讓他清醒清醒。”

這樣的人留在外面,除非他派人日夜守著郭家,不然誰知道會不會有一場滅門慘案?

所以還是都換個安全的地方去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