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0章 診斷

大吉把百草堂的大夫拉來一看,大夫直接道:“這還怎麼救?只能生了,能生出來最好,生不出來……”

那就是一屍兩命。

一旁的滿寶直接道:“胎位是反的。”

大夫便直接搖頭,對大富娘道:“那不成了。”

生產本就是一道鬼門關,胎位不正更是九成身子在鬼門裏,這會兒既不足月又是摔跤出血,人還怎麼救?

大夫轉身就想走,周滿卻一把拉住他,“你將藥箱留下。”

然後又問:“你帶了什麼藥來?有補氣的丸藥嗎?”

大夫認出周滿,按住藥箱道:“娘子,走這一趟我也就不要診費了,但藥……”

大富娘本來還沈浸在兒媳婦要不成的噩耗中,聞言立即道:“我家沒錢。”

滿寶咬牙道:“我有。”

大吉已經將自己的錢袋子取下來,對著大夫掂了掂道:“我們出錢。”

大夫這才打開藥箱讓他們看他帶來的藥,道:“丸藥沒有帶。”因為店裏沒有了。

雖然知道這個病人是救不活的,但盡人事聽天命,所以他也不墨跡,一邊打開他帶來的藥包一邊道:“得先吃催生的藥,好在我來時這些藥是齊備的。”

滿寶接過藥包聞了聞,分辨了一下裏面的藥後便將其中一味撿了出來,再打開其他單獨包著的藥,抓了三指放進去。

大夫看見忍不住“哎”了一聲,伸手就要阻止她,滿寶已經轉手將藥給大富娘,道:“快去熬藥,藥錢我出了,熬得好,熬得快,你或許還能保住一個兒媳婦,不然你就只能給你兒子另外準備聘禮了。”

大富娘一聽,再不敢耽擱,抱著藥材拔腿就往廚房跑。

大夫阻止不及,但見她又開始熟練的挑揀起藥箱的藥來,便意識到她是懂藥的,甚至還懂醫。

想到今天他才給人家開出的補藥。

大夫:……

滿寶又抓了兩副藥,打了不同的記號,轉身交給一直大吉,“你去熬藥,這一副是一號,這一副是二號。”

大吉應下。

大夫眉眼劇跳,忍不住悄悄看了一眼周滿,見大家都被她指使得團團轉,周圍都沒人了,便湊上去小聲道:“此時就是打胎,產婦也很難活了。”

說的是她開的二號藥,那是打胎保命的藥,雖然大夫知道很少會用上,但他也帶上了,到時候好給病人家屬選擇保大還是保小。

滿寶道:“試一試,打胎之後,只要順利將死胎拿出來,止住血就可以了。”

“她這種情況止住血豈是那麼容易的?”

滿寶也知道,所以也嘆息了一聲,“盡人事,聽天命吧。”

她轉身要進屋,進去前和大夫道:“或許還會用到您藥箱裏的東西,勞煩您在此等候了。”

大夫想到他不久前才坑了人一把,有些尷尬的點頭道:“好說,好說。”

等人進去了便思索起來,這是誰家的女娃,看著醫術不差呀,外來的,難道是有人要在他們北海縣開藥鋪了?

滿寶進去檢查了一下產婦的情況,她此時下腰被墊高,血基本上都止住了,但她依舊能感覺到生命在流逝。

她心中惶恐,一手緊緊地拉著老婆婆,看到周滿進來,便滿懷期待的看著她道:“娘子,大夫怎麼說,我,我……”

滿寶嚴肅的道:“可以救,你得聽我和大夫的,一會兒讓你使勁你就使勁,讓你安靜就安靜。”

大福娘子聞言大松一口氣,連連點頭道:“我都聽你的,都聽你的。”完全沒有了之前吵架的那股氣勢。

但她還是不放心,畢竟周滿畢竟是陌生人,還看著尤其年輕,她抓著老婆婆的手忍不住問她,“金婆婆,我真的沒事吧?”

金婆婆看了周滿一眼,心中嘆息,臉上卻笑瞇瞇的道:“沒事兒,沒事兒。”

她拍了拍她的手安撫道:“我也聽到大夫說的了,一會兒喝了藥就可以生產了,你這會兒先歇一歇。”

一旁的兩個婦人卻沒這麼好的定力,顯然是聽到了剛才大夫的診斷。

她們不太想在這屋裏待下去了,大富家的這樣,回頭一屍兩命,她們在屋裏晦氣不說,還有可能沾染上麻煩,大富和大富娘可不算多講理。

於是她們左右看了看後便各自找了借口,“我去廚房看看藥。”

“我去給你看看大妞和二妞。”

倆人跑了。

大富娘子卻沒有這個心力去思考,她如今如溺水的人一樣緊緊的抓住金婆婆這根浮木,想要從水裏浮起來,對旁的根本就不關註。

滿寶就在這樣的安靜中摸遍了她的肚子,又拿著針琢磨著在她身上紮了紮。

她忍不住痙攣了一下,從摔跤到現在一直疼痛卻沒什麼動靜的肚子動了動,她瞪大了雙眼看向周滿。

周滿眼中一亮,知道自己的針奏效了,她按住她,輕聲道:“別動,一會兒我讓你動,你再動。”

周滿的小手輕輕地在她的肚子上滑動,當滑到一個點時便輕輕一推,卻能夠讓產婦感覺到疼痛,如此幾次後,肚子裏的孩子又動了動……

不知過了多久,滿寶蹙眉,停下了動作。

太遲了,已經七個月,這會兒糾正胎位的可能性不大,能讓他動這幾下已經是極限,而且也不知道臍帶是什麼情況,若是繞頸……

滿寶回神,對產婦道:“可以了,你放輕松躺著,不要亂動就可以。”

催產的藥熬好了,大富娘端了藥進來,滿寶接過藥,見她身上的針都拔了,給她吃藥。

等她吃了藥,她這才行針加快藥效。

大富家的感覺到了疼痛,忍不住叫起來,滿寶按住她道:“不要亂叫,保持力氣,來,先跟著我呼吸……”

因為還要正胎位,滿寶沒有讓她用勁兒,而是調整呼吸等待宮口打開。

她不是第一胎了,身體自有記憶,加上催產藥,宮口打開得很快,已經早有準備的滿寶這邊伸進手去給她調整胎位。

不說一旁的大富娘,就是金婆婆都瞪大了眼睛,差點兒忍不住叫出聲來。

大富娘見周滿抽出血淋淋的手,眼睛一翻,直接軟倒在地,她覺得她兒媳婦要不成了。

雖然她沒用,連個兒子都生不出來,卻是掏光了家底娶回來的,她要是沒了,他兒子再想娶一個是不能夠了,除非……

大富娘擡頭看了一下自家的房子,只覺得天都塌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