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9章 難產

這一聲喊把屋裏躲著的人都喊了出來,只見院子裏飛快的鉆出一個老婆子,只一眼,她就坐倒在地拍著大腿道:“作孽呀,作孽呀,我的孫子啊,郭家的,你賠我孫子!”

  對門一臉蒼白,倒退一步,看到左鄰右舍都跑了出來看熱鬧,立即道:“是她推我然後自己站不穩摔倒的,不幹我的事。”

  滿寶見孕婦的婆婆竟然就只是坐在地上拍大腿,而倒在地上的孕婦臉色越來越白,地上暈出了一灘血,她忍不住沈著臉上前,直接進門去摸了摸她的肚子和脈象,然後沖還在吵鬧不止的人道:“她要生了,先把人抱到屋裏去。”

  圍觀的鄰居們這才回神,紛紛跑了進來,勸住還在吵架的婆婆和對門,“郭家的,先把人擡到屋裏去,大富家的要是有個好歹,就算不是你推的也是因為跟你吵架打架才起的,你家能脫得了幹系?”

  說這話的鄰居是個老婆婆,面向幹練,顯然有些威望,說完了對門又去說孕婦的婆婆,“大富娘,你看你媳婦的臉色,你還要坐在地上鬧嗎?她要真有個好歹,你家還有錢給大富再娶個媳婦?”

  大富娘一聽,也不坐地拍大腿了,一咕嚕爬起來,跟著眾人一起將大富家的給擡到了屋裏。

  老婆婆道:“得叫穩婆。”

  大富娘抹著眼淚道:“家裏窮得只剩下水了,上哪兒找錢請穩婆呀?”

  老婆婆不由惱道:“那就看著你兒媳婦流血流死?”

  大富娘就一把抓住正往後挪的郭家的,恨聲道:“是你推的我兒媳婦,我都看到了。”

  “不是,不是……”

  滿寶蹙眉,手一直搭著孕婦的脈象,扭頭道:“我會接生,去廚房燒水,準備一些幹凈的麻布……”

  大富娘快速的接口道:“我家家貧,哪有幹凈的麻布?”

  滿寶不理她,從袖袋裏取出一包針來,一邊解開孕婦的衣裳,一邊對西餅道:“她這是難產了,需要催生的藥,你讓大吉去找百草堂的大夫,告訴他說要催生,補氣血和止血的湯方,若是有現成的丸藥最好,讓他馬上帶著藥箱過來,到了這裏我再配藥。”

  西餅轉身就出去找大吉。

  大富娘焦急,“娘子是誰,我家並不認識你,我家可沒錢買藥材。”

  滿寶解開了孕婦的衣裳,三針下去暫時緩住了流血的速度,這才扭頭看向大富娘道:“你兒媳婦要死了。”

  說罷側開身讓她看床上的血,就這幾句話的功夫,床上的薄被子已經被染透,這一下,所有還在七嘴八舌說話的人都停住了嘴巴,怔怔的看著那床血。

  她們這才發現大富家的許久不出聲了,再去看就見她臉上一點兒血色也看不見,此時正躺在床上一臉恐懼的看著她們。

  大富娘這才驚覺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她心中惶恐,忍不住拍著大腿大哭起來,“老大家的呀,要命啊,你這樣我可怎麼跟大富交代啊。”

  周滿忍不住喝止她,厲聲道:“這時候哭什麼,還不快去燒熱水。”

  大富娘這才回神,連忙轉身手腳麻利的出去燒水。

  滿寶掃了一圈,點了老婆婆和兩個婦人,讓她們留下幫忙,然後沈著臉道:“其他人全都給我出去!”

  眾人被這麼一嚇,紛紛退出去,到了院子才回神,“這是誰家的娘子?”

  “沒見過,我看到她身上的衣裳了,還有刺繡呢,可精美了,不像是住我們這一片的。”

  “她會接生?”

  西餅從她們身邊經過,哼了一聲後推門進去。

  屋裏,老婆婆也有些懷疑的看著周滿,“娘子會接生?”

  周滿點頭,讓人把孕婦的褲子去了,又捏了針給她紮了四針,見孕婦顫了顫便道:“這是止痛的。”

  見她放松了下來,周滿就摸著她的肚子皺眉問,“你這是幾個月了?”

  她小聲道:“七,七個月。”

  滿寶微微抿嘴,問道:“第幾胎?”

  “第三胎。”

  雖然是第三胎了,但滿寶依舊一點兒放松不下來,因為她摸了摸後發現胎兒是立著長的,也就是說胎位是反的。

  她看了一眼孕婦,卷起袖子將手上的玉鐲子擼了下來交給西餅,道:“催一催廚房,讓他們快端熱水來。”

  她來回動了動手指,做起了手指操,正想告訴孕婦她的胎位,桌子那邊就傳來啜泣聲,大家一起扭頭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兩歲左右的小姑娘坐在桌子下面,正推開凳子一邊往外爬一邊哭,她身後還坐著一個更小的孩子,此時正呆呆的看著他們,或許是看見姐姐哭了,她也忍不住癟了癟嘴想哭。

  滿寶看見這兩個孩子,脖子僵硬的轉回頭問孕婦,“這是你生的?”

  孕婦點頭,有些焦急,“大妞,你怎麼在這兒,快把你妹妹帶出去。”

  滿寶面無表情的問:“你小女兒多大了?”

  孕婦被她嚴肅的看著,不知為何有些心虛,道:“兩歲了。”

  “我問的是周歲!”

  孕婦小聲道:“一歲零兩個月。”

  滿寶抿了抿嘴角,“那你大女兒呢?”

  “兩歲六個月了。”

  滿寶胸膛急劇起伏,然後慢慢平順,她對對方勉強扯出一抹笑容,轉身將桌子底下的兩個孩子給抱了出來,然後將她裝著點心的荷包打開後給她們,“你們拿去吃,你們娘親要給你們生弟弟妹妹了,要怪。”

  說罷將孩子給抱了出去放在院子裏。

  大富娘端了熱水過來看見,不由罵兩個孩子,“一天到晚的到處亂爬,誰讓你們到這兒來的,快出去……”

  滿寶看了對方一眼,將孩子放在院子裏,招手叫來西餅,悄聲道:“你回去告訴白善,讓他帶人過來。”

  西餅雖然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只是有點兒擔心,“娘子一個人在這裏……”

  “放心吧,孕婦一時半會兒的生不出來。”

  難產呢,而且還是沒到日子的難產,一會兒還得吃催生的藥才行,哪兒那麼快?

  的確快不了,她雖然摔下去動了胎氣,但根本沒有要生的跡象,但滿寶摸過脈,這孩子要是不生出來根本保不住,只能胎死腹中,且對母體傷害也很大,甚至有極大的幾率會大出血而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