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8章 問診

滿寶掃了大堂一圈,裏面只有兩個正在抓藥的病人,和總是坐滿了人的京城濟世堂很不一樣。

  不過這樣的情況她在進門前就預料到了,畢竟是農忙時候,羅江縣的濟世堂每到農忙時候也很少病人,但每年農忙過後的一個月內卻是病人上門最多的時候,除此外就是冬春季節了。

  滿寶道:“我問診。”

  學徒便引了她去看大夫。

  藥鋪裏只有一位坐堂大夫,看見周滿便伸手讓她坐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臉色後問道:“問什麼?”

  滿寶一時卡殼。

  大夫掃了一眼她的發型後道:“伸出手來吧,我看看。”

  滿寶便伸出手給他把脈。

  大夫左右兩邊都摸了一下,然後和周滿道:“虛火稍旺,除此外沒什麼問題。”

  滿寶想了想,她這段時間都在路上,喝水少,飲食上幾乎沒有青菜,多是大嫂曬的幹菜和肉蒸了煮了炒了,的確很容易上火,於是頷首問道:“可要開藥方?”

  “這不是什麼大病,給你開個清涼飲,回去喝上兩副就可以。”大夫是這麼說的,卻沒有動手寫藥方,而是打量著周滿問,“夫人是要求子嗎?”

  都打算起身了的滿寶一聽,一屁股坐實了,連連點頭道:“能求嗎?”

  大夫就摸著胡子道:“可以。”

  他仔細的問了問周滿的飲食作息,然後就提筆刷刷的寫下兩張藥方,交給一旁的學徒道:“都先抓兩副吧。”

  滿寶看了一眼學徒手裏的藥方,沒看到方子上的具體藥材,但不妨礙他問,“我先吃哪一副?”

  “先喝去火的,喝完了隔上兩天再喝這副求子湯。”

  滿寶:“……原來這是求子湯啊。”

  “不錯,”大夫很自信的道:“我這藥方是祖傳的,治好了很多人。”

  於是滿寶好奇的伸手道:“我能看看嗎?”

  學徒看向大夫。

  大夫便點了點頭,這才將藥方給周滿看。

  滿寶兩張都看過,見學徒一直望著她,便將藥方遞給他,好奇的問,“你們藥鋪的藥方都不給外帶嗎?”

  “藥方珍貴,如何能給?”大夫說完後又解釋了一句,“這也是為了病人好,不然病人帶走了藥方,下次生病了,不找大夫就自己拿著方子胡亂抓藥,須知就算是咳嗽它也分為很多種,有寒咳,有熱咳,還有肺咳,你們不要以為我們做大夫的是為了多掙那幾文錢的診費,我們這是怕你們自己胡亂抓藥誤了自己。”

  滿寶點頭,表示明白。

  然後跟著學徒去抓藥了。

  西餅看得目瞪口呆,“娘子,還真抓呀?”

  學徒聞言看向他們,“你們不抓藥?”

  滿寶連連點頭道:“抓的,抓的。”

  等藥櫃上的藥童抓了藥,滿寶就把診費和藥費一起付了,然後將藥交給西餅,高高興興的出門去,然後直奔隔壁的隔壁的百草堂。

  西餅一臉糾結的跟上。

  兩刻鐘後,滿寶又提了兩副藥出來。

  百草堂的學徒滿臉笑容的目送他們離開,一開始他們提著藥包上門,他還以為是來砸場子的呢,原來還是來看病的呀。

  出了藥鋪,滿寶就把手上的藥包也給西餅提著了。

  西餅一臉糾結的問道:“娘子,這藥要怎麼處理?”

  “回去煮了吃,”滿寶道:“我回去多添一點薄荷,煮了一大鍋大家分一分,也是我疏忽了,旅途容易上火,最近我們客宿少,在外頭都是幹菜臘肉配著米飯,飲水又少,自然容易上火的。”

  西餅就一提左手的藥包問道:“那這四副藥呢?”

  滿寶道:“你和五月不是總月事不順嗎?回頭我挑出一些藥來,再給你們配一些,吃上幾副看看效果。”

  當街說這個,西餅有些不自在的道:“我這兩年好多了。”

  滿寶點頭,“但還是要多註意註意,反正藥都抓了,你們再吃一些鞏固鞏固。”

  一行三人順著街道往下走,走出了大街便去邊上的巷子裏逛一圈,這些基本上是住宅區,越往邊沿去,房子越小,越矮,也越嘈雜。

  滿寶不辨方向,就這麼亂走,大吉便給她指路換一條巷子走回去,要是遇見不認識的路便找人問一問。

  就這麼逛著逛著,大吉皺了皺眉頭道:“娘子,前面太亂了,我們換回頭吧。”

  這裏只有一條巷子,要是不往前,那就只能往後找到了岔路口再繼續。

  滿寶問:“怎麼亂了?”

  話音才落,在他們前面的一道門打開,從裏面潑出一盆水來,直接潑到了對門門上。

  水裏的爛葉子和泥沙也掛在了對面不太大的門上。

  滿寶張大了嘴巴,正要說話,對面的門也哐的一下打開,看到自家的門成了這樣,氣得不行,直接沖著對面門便是一腳,踢開了門後大聲喝罵道:“作死了,是哪個殺千刀的往我門上潑泥水,真以為我男人不在家就由著你們欺負嗎?”

  “誰敢欺負了你去?我只看到你踢了我家的門,”裏面的人也毫不客氣的回嘴,還沖出來推著對門出門,結果她比較瘦小,不敵對門粗胖,推了兩下沒推出去,反被推得踉蹌。

  幹脆就一邊跟人推搡,一邊用手指指著對方大罵。

  對門自然也不甘示弱,倆人就對著彼此口吐芬芳起來。

  雖然是方言,滿寶大半沒有聽懂,但根據一些模糊的字眼,再加上他們的動作表情,她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話。

  滿寶咽了咽口水,大吉小聲道:“娘子,我們走吧。”

  西餅連連點頭。

  滿寶看了一眼地上的積水,點點頭,拎起裙子便小心走過那截被潑濕的道路……

  就在滿寶走過去,放下了裙子正要松一口氣和大吉他們離開時,正在戰鬥的倆人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潑水的那位顯然被對方說了什麼激怒,氣得哇啊一聲,用力的撞向對門,想要將她給推出去。

  對門被撞了一下,顯然也怒了,於是伸手用力的一推,反將人一把推倒在地上。

  滿寶偏頭時只看到她倒下的一瞬間,但就這一瞬間她就察覺到了不對。

  人重重的向後摔在了地上,這會兒滿寶才看到她寬大的衣裳下肚子有些大。

  她瞪大了雙眼,倒在地上的人也是一聲慘叫,抱著肚子大聲喊道:“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殺人了,殺人了,快來人看呀,郭家的殺人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