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7章 逛街

縣衙另一邊比較寬敞的辦公房裏,也有人在討論他們的這位新縣令,只不過人少而已,就三個。

  縣衙的二三四把手,縣城縣尉和主簿。

  昨天宋主簿下鄉去了,人不在,今天才見到白善,不由的感嘆,“白縣令可真白呀,不知道多久可以曬黑。”

  此話一出,董縣尉不由看向方縣丞。

  方縣丞臉色依舊,眼皮都沒有掀一下,直接問道:“要給縣令看的賬冊準備好了?”

  “早準備好了,從朝廷定下新縣令之後就開始準備了,北海縣就這麼大,有多少賬目可以平?”宋主簿想到了什麼,微微一笑道:“看我們這位大人的做派,顯然也是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的,人家在京城隨手買個小玩意兒說不定就抵得上我們一年的俸祿了。”

  方縣丞微微皺眉道:“莫要胡言亂語,縣令豈是我們能編排的?”

  宋主簿道:“這屋裏就我們三個人,又不會有別人聽見,議論議論怎麼了?俗話說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們換了個縣令,自然要換一種行事,還跟以前一樣,萬一白縣令不喜歡路縣令那套呢?”

  方縣丞眉頭皺得都快能夾死蒼蠅了,忍了忍氣後道:“保持本心就好。”

  主簿嗤之以鼻。

  董縣尉連忙在倆人之間打圓場,讓氣氛重新緩和下來後也忍不住議論起來,“不過我們這位新縣令是真的豪富啊,昨日你們或許沒看到,我卻是看到了的,那後頭騾馬拉的行李車上全是行李。”

  “行李車上拉的不是行李是什麼?”

  “人啊,”董縣尉理直氣壯的道:“我家人出行的時候就兩三個包袱,這我都嫌多,剩下的地方全坐的人,結果他們光行李就拉了兩車,那箱子壘著箱子,顯然是照著最大負荷來裝的,而且我仔細看了看,那上頭的箱子都是好箱子,後面還有一輛拉人的車上有行李,那才是下人們的,所以說我們這位白縣令豪富。”

  他笑道:“想當年路縣令來我們北海縣上任時只一輛車,兩個仆人,夫人雖是後面才過來,但帶來的下人也才三個,兩個孩子一起,行李也才半車呢。”

  宋主簿見方縣丞眉頭似乎有更皺的趨勢,微微一笑道:“就是可惜年輕了些,不然下衙了還能夠一起相約去等春樓裏喝酒,哈哈哈哈……”

  董縣尉也忍不住笑,“這有何不可,春風一等少年心嘛,縣令大人這樣的說不得才是樓裏姑娘們最歡迎的。”

  方縣丞頭疼的扶額,幹脆起身離開。

  董縣尉想攔,卻被宋主簿拉住,等方縣丞走了,他這才冷哼了一聲,和董縣尉道:“今晚縣令要見各方,待吃過飯我們可以叫上縣令去等春樓裏一玩。”

  董縣尉:“……白大人去等春樓,到底便宜的是誰啊?”

  宋主簿想到白善那張臉,還真是,到底是誰嫖誰啊?

  白善這會兒才吃上午飯,他給周滿夾了一筷子菜,和她說了一下縣衙裏的情況,“來前路縣令只和我點評過兩個人,一個是方縣丞,說他方正有度,另一個是宋主簿。”

  白善說到這裏笑了笑,“昨日宋主簿不在,所以你沒見著,我今日見了他,表面看上去很普通的一個人,路縣令說他知情識趣,出身北海縣宋家。”

  一般能夠說某某縣某家的都是當地有名望的大族,最少勢力也不會小。

  好比周家,人家提起來只會說七裏村周家,那還不是單指老周頭家,而是指整個村裏姓周的人家。

  因為在之前,周家也只能在村裏論,就是放到鄉裏,那都是聽都沒聽說過的。

  滿寶問道:“特特提了他的出身,難道他這個主簿當上還跟他家的勢力有關?”

  白善道:“多少會有些關系的,但我今天翻過戶房的一些賬目和記錄,最近的一些做得還是可以的,看面相也不是酒囊飯袋,肯定是有能力的。”

  對於白善這個縣令來說,他不介意對方之前是怎麼上位的,他在意的是他能不能辦事。

  吃過午飯,倆人休息了一下,白善繼續去縣衙裏上班,滿寶則帶上大吉和西餅溜溜達達的出門去了。

  西餅還想套車的,但見大吉不動彈便看向周滿,周滿道:“套什麼車呀,昨日看著北海縣的縣城跟我們羅江縣的縣城也差不多大,用腳逛就行。”

  大吉就是這麼想的。

  於是三人就走著玩兒去了,不,是置辦東西去。

  今日不是集市,街上有商販,但不多,行人更少,滿寶逛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現在是農忙時節啊。”

  大吉點頭。

  “難怪人這麼少。”滿寶放心了點兒,不然人這麼少,白善要管好這個縣就太難了。

  滿寶溜溜達達的逛起來,也不只逛街上的小攤位,她幾乎逢店就入,看見需要的東西就買,沒有將逛一逛,問一問價錢。

  店家看她是生面孔,說的官話又與他們的有些不同,便知道是外地來的,只不知是跟著客商來的,還是旅人來的,一時拿捏不住,但見她衣著不俗,後面又帶著一個很漂亮的丫頭,便忍不住將價格往上提了提。

  滿寶惋惜的嘆息一聲,沒有買,轉身出去後和大吉西餅道:“可惜店家趕客,不然還是可以買的。”

  聲音不大,但店裏的人肯定聽到了。

  大吉:……

  他瞥了一眼促狹的周滿沒說話。

  滿寶丟下店裏懵逼的店家,一臉歡快的換到下一家去,逛著逛著就逛到了藥鋪。

  滿寶擡頭看了看藥鋪的匾額——仁和堂,滿寶聽說過,也和京城仁和堂的大夫見過面,論過病癥,但還未去過仁和堂呢。

  再一看隔了兩個店鋪的另一家藥鋪,嘿,這個眼熟,百草堂!

  她熟啊,就他們京城濟世堂的對面,早上去得早,兩邊的大夫還能面對面的端著一碗餛飩坐在店門口對著吃呢。

  滿寶便提腳笑瞇瞇的進去了。

  在裏面招呼的學徒看見她便一頓,倒不是認出周滿了,而是他每日迎來送往這麼多人,笑著上藥鋪,還笑得這麼開心的,似乎也就見過這一次,這可真是長見識了。

  學徒心裏想著,臉上也揚起笑容上前,“客官要點兒什麼?是問診還是抓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