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6章 八卦

整理好了書,滿寶發現屋裏只有一張大書桌,於是自己擦幹凈後和白善一人一半,將她的筆墨紙硯放好。

  一直到九蘭來請他們,道:“郎主,娘子,熱水準備好了,天色將晚,該準備出行了。”

  滿寶和白善這才出門回去沐浴更衣。

  大吉他們已經吃起來了,賀嫂子給他們做了一些菜,配著才送來的熱饅頭吃得特別香。

  白善和周滿則是去吃大餐。

  北海縣的官吏都很歡迎白善和周滿的到來,當然,面上是這樣的,內裏的話只能靠白善將來去體會了。

  接風洗塵回來,白善就呼出一口氣,見滿寶同樣也呼出了一口氣,倆人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起來。

  然後手牽著手回房睡覺。

  第二天一早,周滿賴床,白善則要起來到前面衙門去適應當縣令了。

  等滿寶睡了回籠覺醒來,院子裏都傳來五月等人行禮問安的聲音了。

  滿寶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起來,白善推開門進來,繞過屏風一看,忍不住樂了,“你怎麼還睡著,這會兒都午時了。”

  滿寶不相信,“我覺著光線還暗著……”

  白善就伸手推開了窗,陽光從窗口照射進來,滿室清光,滿寶微微瞇了瞇眼睛。

  白善這才笑著又關上窗道:“小心著涼,快起來穿衣裳,我們要用午飯了。”

  滿寶起床。

  九蘭和西餅端了熱水進來,一人給滿寶找出今天要穿的衣裳,一人則去鋪床。

  滿寶伸了一下懶腰,洗完臉便坐在梳妝臺前讓九蘭給她梳頭畫眉。

  “今日縣衙如何?”

  “才第一日,不過是認認人,看一下近日來積壓的公務,還要看一些往年的舊例。”白善道:“傍晚我應該不會回來用飯,我初來乍到,得見一見縣學裏的博士,還有縣城裏一些重要的士紳和大商人。”

  滿寶這才琢磨過味兒來,“我記得我們小時候白老爺一年總有幾次要去縣城和綿州城裏陪縣令或者刺史吃飯……”

  白善點頭贊許道:“不錯,就是這個吃飯,今兒是認識認識,等下次再吃飯,那就是熟悉熟悉,或者是有事要辦了。”

  滿寶對此無話可說。

  白善問她,“你去嗎?”

  滿寶想了想後直接搖頭,“你去吧,等我需要用到他們的時候再通過你去見他們便是,我就不必再多費心去經營這份人脈了。”

  她道:“而且我去了,他們肯定不自在。”

  比如昨晚,吃飯的氛圍還沒有在青州吃的那一頓自在呢,一晚上方縣丞等人都拘謹得很。

  白善便點了點頭,見她頭發弄好了,便伸手從西餅手上拿過衣服給她套上,問道:“你下午要做什麼?”

  “我下午出去逛街,”滿寶道:“看看你們北海縣的風土人情,再買些東西回來。”

  她示意白善看屋裏,“屋裏缺的東西還是有點兒多的,我去買些器物。”

  再逛一逛北海縣的藥鋪、醫館,走一走大街小巷……

  白善便道:“那你把大吉帶上吧,我再挑個護衛跟著就行。”

  “不用,我有西餅呢。”

  白善卻堅持,“你帶上吧,我們這次過來帶了不少人,劉貴手上要用人,我打算給他留三個,剩下的,大吉不算,家裏只留一個聽吩咐,剩下的全都編入衙役裏去。”

  滿寶驚訝,“六個名額呢,北海縣縣衙缺額這麼嚴重?”

  “缺額只缺了兩個,不過這六個我也不占他們的名額,剩下的兩個依舊從縣裏找。”白善笑道:“他們六個不從縣衙裏支取工錢。”

  滿寶蹙眉,“縣令可以這麼做嗎?這豈不是養私兵?”

  “可以,”白善道:“縣令有十個護衛私兵的名額,超過就編為家丁小廝之類的。”

  滿寶就嘖嘖道:“你這個長官一看就不太好相處,方縣丞他們肯定是這麼想你的。”

  白善道:“我臉嫩,和善重要,但威嚴也重要,此時又是春忙的時候,這兩日我熟悉了縣衙的事務就要下鄉勸課農桑了,到時候肯定要帶著人去的,把我們家的護衛編入衙役之中,到時候我也好用人。”

  滿寶幾乎是立即道:“我也要下鄉。”

  白善便笑了起來,“好。”

  此時,縣衙各處的人也在悄悄的議論他們的新縣令。

  幾個小吏湊在一起,小聲道:“縣令沒有吃公飯,而是回家去吃了。”

  “廢話,我家裏要是有這麼個美嬌娘在家裏等著,我也回家吃飯去,嘖嘖,你昨日不在是沒見到,我們這位新縣令夫人是真好看,那臉……”

  “要死啊,縣令夫人你也敢編排,而且那是周大人。”

  “什麼周大人啊,說是辦醫署,但還不是來了我們北海縣當夫人?能在後宅逍遙度日,為何要出去風馳日曬?我看那些傳聞多半是假的。”

  “傳聞可以是假的,難道官職還能作假?這位夫人的官職可是比白縣令的還高呢,她除了是醫署署令,還是崇文館的編撰呢。”

  “說起此事也是奇,她既是青州醫署署令,那不應該留在青州嗎?怎麼到我們北海縣來了?”

  有衙役從外面進來,聽見他們在說閑話,也立即湊了上來,小聲道:“你們知道這次新縣令帶了多少個人來嗎?”

  有昨日跟著一起送白縣令過去的吏員道:“只家丁護衛便不下十人了,我昨日數了一下光馬就有七匹,還有四輛騾馬車。”

  “那什麼管家護衛家丁的我也分不清楚,但男子總共十二個,女仆婆子不知道多少,但昨天下午,有個丫頭出去,在前門大街口那兒一口氣訂了一百個饅頭,費老頭說了,他們昨天晚上就吃的饅頭,廚房做的菜,不僅放的油足,還有肉呢。”

  “費老頭也不知道有多少個女仆婆子?”

  “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問他昨晚吃了什麼還能夠說上一兩句,問那些話,他一句都不帶回答的,一定要問就是搖頭三不知。”

  “邵婆子呢?”

  “別提了,邵婆子現在都不管采買了,那邊院子裏有專門采買的人了,是個家丁,邵婆子以後除非回家,不然都很難出來了。”

  “這才是大戶人家呢。”

  “大戶人家怎麼會來我們北海縣當縣令?”

  “是啊,自北海郡改為青州,二十多年了,來我們北海縣的縣令全是家底不豐的呀。”

  “你們管的也忒多了,行了,別說了,一會兒讓大人們聽見,仔細你們的皮。”一個主管從外面進來看見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忍不住喝了一聲將人驅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