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3章 北海縣

周滿走出刺史府時正遇上匆匆趕來的路縣令。

  周滿看見他就是眼睛一亮,曹錄事的眼睛也是一亮,比周滿更快的上前行禮,“下官參見路大人。”

  路縣令抽了抽嘴角道:“曹錄事不必多禮。”

  路縣令和周滿互相見過禮後便笑問:“周大人這是……”

  周滿笑道:“我已經落印,先與白大人去北海縣看一看。”

  路縣令心底松了一口氣,笑道:“大人真的不在青州城選址定下嗎?”

  周滿笑道:“不急,不急,待我去過北海縣回來再說。”

  路縣令便幹脆送周滿到驛站,將已經準備好的白善一行人給送出城去。

  等他們走遠,路縣令就回頭笑問曹錄事,“周大人看過青州城的宅院可有特別滿意的?”

  曹錄事搖頭,“沒有,不過她抄錄了一份走,回頭她再打聽打聽。”

  路縣令:“……所以周大人有意在青州城定址了?”

  曹錄事其實是有些不解的,“路大人,醫署落址在青州城不是好事嗎?為何您和縣衙的段縣丞湯主簿都不願意?”

  路縣令:……原來你也知道我不願意啊?

  路縣令嘆息一聲道:“青州的情況你也知道,雖說去年抄了一些人,但各處都還亂得很,我也不瞞你,我是想在青州做一份大事業的,那這些亂象就得擼順了。”

  “青州本來就夠亂了,新刺史到任是一股勢力,新建的醫署也要參與其中,而醫署又有些特殊,一旦開起來,縣城內外的貧戶去看診,等數據積累足夠了,她就能知道益都縣的情況。”

  曹錄事想說她知道就知道唄,這對百姓有什麼害處?

  “知道洛州為何出了假藥案嗎?就是因為醫署掌握得太多了,”他道:“是人都會生病,下戶如此,流民隱戶也如此,一旦有流民隱戶去求醫,她就能將人送到縣衙來入戶。”

  曹錄事激動道:“這是好事兒啊。”

  路縣令心累的道:“沒有她這一舉,我也有其他辦法從那些人家手中搶過來流民隱戶,只是沒她那麼快速而已,我雖不快,但我穩啊,此時青州最不能就是急了。”

  他道:“我預計用三到四年的時間來做這事兒,還將那些攔在青州前的虎豹驅逐,醫署加進來只會讓時局更加混亂。”

  這些計策是他和幾個心腹在過年前後定下來的,他們當時的目標只是新刺史,只要能說服新來的刺史加入,他們的勝算就又多了一筆。

  但新刺史遲遲不到任,路縣令不確定是什麼原因,別看他整天樂呵呵的獨掌大權,但他心裏知道此事弊大於利。

  明明如此還不能顯露。

  他怎麼也沒想到朝廷給北海縣指了一個縣令後還給青州指了一個醫署署令。

  尤其周滿還不是一般人,要是和其他州府一樣來的只是太醫署的一個學生,他自有辦法讓他不破壞自己的計劃。

  可周滿……

  她有直書皇帝的權力,她官品還高,朝中還有人,又是北海縣縣令的夫人,觀她以前行事就不是多能忍耐之人。

  青州那些事一旦鬧起來,對於青州來說就是另一場大禍,當然可以趁機拔掉那些人,但青州肯定也會遭遇重創。

  他年前才從北海縣帶了一批商旅到益都縣,青州城去年因為官場禍事還有許多被波及的產業及百姓未曾安頓好,可以說,此時益都縣是經不起動蕩的。

  青州城的官場已經夠混亂了,再加進來一個周滿,只會更難以把控。

  更不要說周滿的邊上還有一個白善。

  說到底路縣令是益都縣的縣令,而不是青州的刺史,所以他和白善更多的是競爭關系。

  益都縣這邊一亂,距離益都縣比較近的三個縣,尤其是北海縣,肯定會趁亂而起。

  他可不敢小看中書舍人出身的白善。

  當然,後面半部分他是沒有說出來的,他只拉著曹錄事苦口婆心的道:“青州經不起亂子了。”

  曹錄事一聽也有點兒憂愁,嘆息一口氣後道:“還是路大人想得深遠。”

  路縣令:……所以你沒事兒就別給周滿做什麼宣傳了。

  而離開了青州城的滿寶正從袖袋裏拿出幾張寫滿了字的紙道:“趁著路縣令不在,我找曹錄事要了現在青州城裏適合的宅院信息,回頭我們可以派人過來打聽這些宅院的情況。”

  白善接過翻了翻後道:“可以交給劉貴,他正好要開鋪子,我如今還沒確定這鋪子是要開在北海縣還是青州城內。”

  滿寶其實一直不解,問道:“我們又不缺錢,為什麼一定要開鋪子呢?”

  白善笑道:“為了打聽消息,有些消息只在下層中流傳,我們作為官員反而沒這麼靈通。”

  他道:“祖母……當年因為父親的事,我們家在官場上沒什麼人,想要打聽一些消息很困難,所以祖母就喜歡開些鋪子打聽消息。而且經營好了也有收益。”

  他笑道:“如今我們的俸祿都比不上在京城時候的了,雖然每年莊子和職田上都有錢過來,但能多積累一些也沒什麼不好。”

  “你怎麼就知道一定能賺錢,而不是虧損?”

  白善自信的道:“劉貴在經營一道上還是有些心得的,不會虧錢的。而且還有我呢。”

  就算劉貴虧錢了,他應該也不會虧錢的。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過一過這些事情還是可以的。

  白善將紙疊起來交給滿寶,“先收著吧。”

  滿寶應下。

  一行人的速度不慢,但也不是很快,畢竟他們帶了不少行禮,兩個時辰之後,倆人才看到北海縣的城門。

  因為是第一個外放的地方,白善想要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縣城,所以提前下車騎馬,等越走越近時,不說白善,滿寶的心都越來越涼。

  北海縣的城墻比青州縣城低了好多,這也就算了,城門上北海兩個字都有點兒模糊了。

  不過城門還是有人進出城門的,還不是荒涼到了極點。

  但跟青州城排了老長的隊相比,這裏還是差很多。

  白善勒住馬擡頭看了北海縣的城門許久,然後才踢了踢馬肚子道:“走吧,我們去看一看我的縣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