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1章 我與你一起

不錯,到那時候青州的百姓得了實惠,朝廷推行的地方醫署也順利進行,至於對於後一位縣令不太友好的局面,路縣令也只能在心裏對這位未來的繼任者說一聲“努力”了。

  只可惜周滿一句話就堵了所有人的勸說。

  路縣令嘆息一聲道:“不知道新刺史何時會到任,等刺史到任,這件事就是刺史和周滿商議了。”

  根本沒他什麼事了。

  路夫人輕聲道:“郎君可以催一催她吧,讓她盡早將醫署開起來,這不就可以在刺史到前控制好局面了嗎?”

  路縣令,“那萬一她就點明了要將醫署設在青州城內呢?”

  “不會吧,”路夫人道:“雖然周大人嘴上是說了君臣在夫妻之上,可天下女子哪有不想念自己丈夫的,她不也說了要最先去北海縣嗎?顯然就是去陪白大人的。”

  路縣令一邊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一邊又覺得周滿不是這樣的人,不然她不可能有如此成就,因此拿不定主意。

  他道:“等等再看,新刺史一時半會兒還不能到任,看看她去了北海縣怎樣作為,她要是想紮根北海縣自然最好,要是真的各個縣的跑,那我就催促她盡早定下一個地方來。”

  路縣令決定見機行事,不必急在這時候拿定主意。

  而微醺的周滿和白善回到驛站,覺得特別精神,一點兒也不想睡覺。

  她就拉著白善商量起來,“路縣令若是催促我定下醫署的地址,你說我是定在青州城好呢,還是定在北海縣好呢?”

  白善問道:“他催促我們就要應嗎?”

  滿寶苦惱道:“不應不好吧?”

  她道:“他現在暫代刺史之責,我若是遲遲不選定地址,他是能夠以怠政之名彈劾我的。”

  白善卻篤定道:“他不會這樣得罪你的。”

  “嗯?”滿寶疑惑。

  白善見她歪著腦袋一臉的茫然,兩邊臉頰還因為醉意發紅,不由得牽住她的手坐到了床邊笑道:“你沒發現嗎?路縣令對我們極為客氣,這樣的客氣已經超出了臨縣官員之間的關心,顯然,他想要交好我們,既如此,他就不會輕易走到彈劾的這一步。”

  除非彈劾周滿得到的利益遠大於弊端,不然他是不會彈劾的。

  而周滿現在依舊深得帝心,在朝中除了少數人外,大多數人都對她印象極好,或者受過她的恩惠。

  這就是做太醫的好處之一,朝中只要有官員或官眷生重病,或者纏綿病榻,久病不去的都會請到太醫院的人。

  而太醫院裏目前公認的醫術最好的三個,蕭院正、劉太醫和周滿。

  蕭院正不好請,劉太醫和周滿基本上權貴大臣和世家們最受歡迎的太醫了。

  白善捏著她的手指笑道:“我想,在我和你之間,路縣令會選擇彈劾我十次,也不會彈劾你一次的。”

  周滿聞言便得意起來,大手一揮道:“那明日待我去刺史府裏放印報到後便隨你去北海縣,青州城這邊不著急,等新刺史到了再說。”

  白善問:“你想將醫署設在北海縣?”

  滿寶歪頭看他,“不好嗎?”

  白善沈吟道:“倒不是不好,北海縣是下縣,窮得很,看不起病的病人也更多的,但青州城才是青州的中心,你放棄青州選北海縣不合適。”

  在來的路上白善就思考過這個問題,他捏著滿寶的手嘆息道:“我也不想與你分割兩地,好在北海縣距離青州城不是很遠,每到休沐日我都可來看你……”

  滿寶搖頭道:“白善,你忘了嗎?我們一開始設想的地方醫署的藍圖並不是一州一醫署,而是一地一醫署,這個一地是一縣。”

  白善楞了一下後道:“你現在有能耐一縣設一醫署了?”

  “沒有,”滿寶誠實的搖頭,“但我可以一州三個醫署,甚至四個醫署。”

  她道:“在來的路上我就想了,青州也不算小,七個縣,若是每個縣的百姓都往青州跑,有的人可能需要走上五六天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到達青州城求醫。”

  “這對一些急癥來說是致命的,唉,我也知道,現在不論是我、蕭院正還是朝廷都還沒有能力實現一縣一醫署,但我想努努力,兩縣之間,或者三縣之間取一個對三縣來說都相對較小的路程來設立醫署,那能醫治的病人只會更多。”

  “而這也不會過多的搶奪當地藥鋪,醫館的生意,”滿寶道:“我知道,洛州假藥案許多事情都沒查出來,或者查出來未曾公布,但一件,當地的一些藥鋪和醫館肯定知情的,甚至還參與了其中,究其原因還是醫署搶去了不少他們的病員。”

  “地方醫署對所在縣的影響是最大的,然後是根據距離的長短逐漸縮小,到最後,對距離最遠的一個縣的影響力是最弱的。”

  白善問:“如果在三縣之間設立一個醫署分部,你是想控制病人的來源?”

  “醫署的接納量是有限的,也不必特意篩選,只需設幾個條件就可以,比如排隊,若是病人過多,一些家中不是很缺錢,又願意付錢買藥的病人就會先選擇更快速便捷的藥鋪和醫館,”滿寶道:“甚至我們還可以和藥鋪醫館合作。”

  “聯合會診,購進藥材等,基本上大的藥鋪和醫館背後都有一支甚至是多支藥材進貨渠道,和他們合作就是互惠互利。”

  比如濟世堂。

  濟世堂的藥鋪收入是大頭,給人看病拿藥,但他也做藥材的生意,就滿寶所知的,濟世堂就有兩條進藥材的線,每年從那兩條藥材線的進帳也不少,不僅供給自家的藥鋪,也和其他藥鋪做這個生意。

  滿寶道:“是人都會生病,天下的人這麼多,只要醫術夠好,是不會愁沒有病人的,醫署是會搶去一些病人,但一定不能搶走所有的。我們的目的是讓更多看不起病,買不起藥的人來看病抓藥,讓看得起病,抓得起藥的人花費少一些的錢來看病抓藥,而不是要將天下的病人一網打盡。”

  “醫署很小,也做不到這一點兒,所以我覺得合作比相鬥得到的利益更多。”

  白善看著侃侃而談的周滿,心底軟成一片,然後心臟鼓鼓脹脹的,他忍不住伸手抱住她,將她整個人攬在懷裏,輕聲道:“我與你一起!”

  滿寶滿臉燦爛的笑起來,伸手回抱住他,“嗯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