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9章 目的

程九郎沒說話,程家只是一個小小的商號,連自己的日子都過得不明白呢,哪兒來的閑心去操心這些大人物?

  但對著對面的人肯定不能這麼說,他笑問:“先生還是不打算出仕嗎?”

  對面的人搖了搖頭嘆息道:“雖然去年陛下發火去了一批人,但青州沈珂已久,想要改變何其艱難,我不過是個小明經,求官也只能從個書記員做起,要想在青州升官那就要同流合汙,要是想要獨善其身,那就不能進青州的官場。”

  程九郎嚇了一跳,連忙低聲道:“錢先生慎言啊。”

  錢先生一點兒也不想慎言,悶頭又喝了一杯酒後道:“遠的不看,就看現在的食味來就知道了,尚家老太爺年前就開始病了,那病是怎麼來的?還不是氣的。”

  “也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今年夏天喲。”

  程九郎:……怎麼話題就突然恐怖起來了?

  但樓上大包廂裏的話題卻是越來越和諧了,路夫人在飯菜上來以後,總算找到了和周滿說話的機會,殷勤卻又體貼的為周滿介紹起菜色來,笑道:“我們青州近海,因此有些魚是中原沒有的,今日食味來做到的這道魚就是從海裏撈起來的魚,周大人可以嘗嘗,很是鮮美嫩口的。”

  魚是清蒸的,只是上面鋪著一層姜絲、蘿蔔絲和兩種滿寶看不出來的絲,盤子下有醬色的湯,滿寶夾了一筷子魚肉,看著是很嫩,她沾了沾湯汁入口,肉質鮮嫩,一嚼就化,最美妙的是一點兒也不見一般河魚的土腥氣,只是清蒸,配料也少,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證魚本身的鮮美。

  滿寶微微頷首,高興的道:“好吃。”

  她有些興奮的問道:“這樣的魚北海縣也有嗎?”

  科科的數據都活躍了一些呢。

  路縣令目光一閃,立即點頭道:“當然有了,益都縣只有一個小角靠海,北海縣的海岸卻極長,也深,我們現在吃的魚還是從北海縣的漁民那裏買來的呢。”

  白善聞言也心中一動,問道:“北海縣以漁為生的百姓很多嗎?”

  路縣令笑道:“也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具體有多少我也不太記得了。”

  “漁民們捕撈的魚都是送來青州城的?”

  這就沒什麼隱瞞的了,路縣令還想趁此機會和白善交好呢,因此道:“也不全是,一些好的魚會送過來,一些就在縣城裏自己消化了,大部分一般的魚都會晾曬成魚幹,白大人聽說過鹹魚吧?”

  白善點頭。

  路縣令就微笑道:“北地,尤其是草原上的牧民們很喜歡我們的鹹魚,中原也可以賣一些,不過這類東西味兒大,不好聞兒,價格上不去,運了鹹魚,那就不能再運別的貨物了,因此很少有商人願意走這樣的生意。”

  白善就笑道:“路縣令剛還說鹹魚在北地很受歡迎,既然有利潤應該會有商人來做才是。一樣東西,只要值錢,管它的味道怎麼樣,自有人千方百計的做才是。”

  路縣令驚喜於白善這個說辭,還未來得及說話,坐在另一邊的曹錄事已經道:“這話沒錯,只是白縣令剛來不知道,那些商人皆狡詐得很,一開始沒有本錢的時候哄騙漁民大肆捕撈,將魚幹便宜賣給他們,等走上一兩趟,撈夠了本錢以後就不願意再繼續這門生意了,哼,嫌棄鹹魚味兒重,要換別的生意。”

  “所以沿海的漁民是飽一年饑兩年,就是賺得多的那一年單價也被壓得很低,全靠大量出魚來賺取,等到他們賺夠了錢,消息也不通知一聲,直接改做別的生意,但漁民們不知,還是大量捕撈魚,晾曬好了等人來收,結果到了時候人就沒來,最後這些鹹魚全砸在手裏了。”

  曹錄事越說越激動,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道:“這些漁民也是愚蠢,真是又蠢又苦,人不來他們就苦等,有時候等一年,有時候等兩年,有時候等三年才能等來幾個大量進鹹魚的客商。但他們又沒法計算來年人來不來,來了收的鹹魚多不多,就只能每日苦大魚,等到人來了,來的客商多,一條魚他們就賣個十文二十文,來的客商少,要的量多,他們自己就爭起來,兩文三文,不管多少錢都往外賣。”

  白善見他雖然嘴上罵人蠢,但眼眶卻有些泛紅。

  曹錄事一臉欽佩感動的看著路縣令道:“還是路縣令來了以後這個情況才稍稍緩解,他給來收購的客商們定了最低價,又找了客商們談話,最後簽了合約,他們可以在北海縣裏收購鹹魚,但卻不能低於最低價,將來若是不做這門生意了,那還得找到接手這門生意的客商才行。”

  “這樣,這兩年北海縣的漁民日子才好過點兒。”

  路縣令等他說完了才連忙道:“哪裏,哪裏,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身為縣令,本就是要為一地百姓謀福祉的。”

  白善和周滿確定了,原來路縣令是這位曹錄事的偶像啊。

  白善立即舉杯道:“就算只是盡職,這一杯也該敬路縣令。”

  滿寶也立即擡杯,“對,敬路縣令。”

  曹錄事更是直接滿酒站起來,舉杯道:“魯大人,下官早就想敬您一個了……”

  在座的便也都紛紛舉杯恭維起路縣令來。

  即便是路縣令已經足夠清醒了,這一會兒也被恭維得臉紅眼亮,很是誌得意滿,好在他還記得今天的主角和目的,喝了酒後又連忙倒了一杯酒反過來敬白善,然後又敬周滿。

  對周滿,他幾乎是眼中閃著淚道:“周大人的事跡我們便是在青州也聽到了的,您醫術精湛,又一力推舉建造地方醫署,為貧民百姓謀福利,可謂大醫,這一杯本縣敬您。”

  滿寶總覺得他在先揚後抑,不過還是舉杯喝了。

  果然,這一杯下去開始進入正題,路縣令笑道:“周大人想要將醫署建在何處?青州下共有七縣,這七個縣都在大人醫署的管轄之內,雖說此時刺史未到任,但只要周大人說,我等還是可以為大人爭取的。”

  話音才落,周滿還未說話,段縣丞已經笑道:“大人這話不是白問了嗎,白縣令在此,那醫署自然是建在北海縣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