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7章 打扮

大家互相行禮後路縣令才歉疚的道:“新任刺史還未到任,所以只能本縣來招待白大人和周大人了,好在本縣之前也做過北海縣的縣令,倒是可以和白大人交接,倒是周大人這裏……”

  還沒等周滿說話,路縣令又笑道:“怪我,白大人和周大人風塵仆仆,還未來得及給二位接風洗塵便談起這些公事來,實在該打該打,這樣,白大人和周大人先歇息,晚上我在食味來設宴,一邊為白大人和周大人接風洗塵,一邊再談?”

  周滿和白善對視一眼,皆笑著點頭,然後起身告辭。

  白善和周滿回到驛站,都興奮起來,白善很高興的道:“這位路縣令不錯,總算不是蠢人。”

  周滿也點頭,嘆氣道:“雖然強勢了些,但跟聰明人打交道總是讓人高興的,就不知道新刺史怎麼樣。”

  說到這裏又嘿嘿一樂道:“等新刺史來了,他才有得頭疼呢。”

  看樣子路縣令現在已經把持住青州刺史府了,即便現在刺史府的司馬和長史都缺任,但他要是拿住下面的錄事,相當於刺史府的半壁江山在他手上。

  滿寶幸災樂禍道:“這對我是好事,對你卻不是,這可怎麼辦呢?”

  白善:“把你臉上的笑容收一收。”

  長官和州治的縣令關系不好對他來說的確不是好事,不過有弊也有利吧,白善道:“先洗漱,晚上去看看他要說什麼。”

  滿寶點頭。

  五月只拿出了兩個箱籠,已經帶著人把他們房間裏的被褥等都收了起來,全換成了自家帶來的。

  還讓人燒了熱水端進來,“娘子,熱水好了。”

  滿寶立即道:“我要洗頭!”

  五月就嘆息一聲道:“好吧,奴婢把九蘭叫來。”

  白善也想洗,於是轉身道:“讓驛站再給我們一個房間,我也要洗頭沐浴。”

  五月只能去了。

  沐浴過,倆人坐在一個屋裏讓人擦頭發,“晚上穿什麼衣服呢?”

  出來前,他們已經領了新的官服,家裏又給做了兩套,保證管夠,滿寶道:“出席的肯定都是官員,我們也穿官服?”

  白善沈思,然後搖頭,“不,我們穿常服。”

  他道:“路縣令是正七品,穿的深綠色衣裳,我們倆都是從七品,淺綠色,他的顏色壓住我們了。”

  滿寶就轉了轉眼珠子,“我還有一件深緋色的官袍。”

  她身上還掛著崇文館編撰的官職呢。

  白善:“……那更不行了,等新刺史到了你再穿著深緋色的去看他吧,到時候你們緋色對緋色才不虧。”

  滿寶惋惜,“也是,不好喧賓奪主呀。”

  白善就微微一笑,吩咐五月道:“準備一下,找出一套低調卻又奢華的衣裳來,娘子的不僅要低調奢華,款式還要簡便些,對了,我記得去年我們征東時祖母讓人給你拆了一套團領衣袍,類男裝,卻又不是男裝,極方便行動的,就穿那一套。”

  那是一套橘色的衣裳,特別的鮮艷,襯得周滿的小圓臉好似發光一般,白皙透亮,極為好看。

  白善看了看後便也選了一套團領,然後道:“還戴今天我們束的玉帶,再選幾塊玉來戴上就差不多了。”

  那玉帶還是他們從遼東回來加封時皇帝特別賞賜的,大晉雖然可以佩戴玉帶的人不少,但多數在京城,還有的分散在各地,他可以保證,在青州,目前只有他們兩個可以。

  頭發擦幹以後倆人換上衣裳,彼此打量了一下都非常的滿意。

  白善戴上玉冠,還幫著周滿挑選頭發的樣式,今晚見的都是同僚,所以不必太過繁復,卻也不能太過簡單,方便動作,但也要體現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是?

  白善就從妝盒裏挑出一件珍珠的夾子遞給九蘭,讓她給周滿夾好頭發,看了看後非常滿意的點頭,這可是東珠呢。

  白善挑挑揀揀的挑出一支紅寶石的簪子,打量了一下後給她插到了頭發上。

  九蘭看見了大樂,贊道:“少爺這個選得好,娘子看著一下威嚴莊重了許多呢,又大方漂亮。”

  五月也覺得好看,先是點頭贊同,然後對九蘭道:“不能再叫少爺了,出來前老夫人提過,要叫郎主的,再叫少爺,外頭的人該當我們郎主是沒長大的爺了。”

  “是,郎主。”

  白善便收回撐著桌子的手,站直了笑道:“行了,一時半會兒適應不過來也是有的,以後記住便是。”

  他目光在她們之中一掃,還是點了西餅道:“你帶西餅出去?”

  不僅因為西餅長得好看,還因為她是胡女,她可不止會歌舞而已,她還會舞劍呢,自然也有一些拳腳功夫的。

  滿寶卻道:“讓五月跟著去吧。”

  她笑道:“這位路縣令這麼厲害,今晚未必只有官場上的官員,要是他們都帶上女眷,那五月更能應付。”

  白善就點了點頭。

  準備妥當,倆人又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還早,幹脆讓驛站煮了些東西送上來先填一填肚子,吃了五分飽才帶著大吉他們晃悠悠的往食味來去。

  倆人今晚都沒騎馬,而是乘坐馬車,馬車上是白氏的徽記,外面雖然還是青布,但裏面卻很寬敞,不僅有一面架子,裏面的桌子是好木,兩邊長凳上放著的布料都是綢緞的,很是松軟。

  這是劉老夫人給他們裝點門面的,出門在外,不怕人高看,就怕人低看了。

  劉貴已經提前打聽過,都一一報給了大吉,此時大吉就坐在車轅和白善周滿道:“這食味來青州裏最好的飯館了,東家姓尚,是青州這一片有名的商人。”

  白善見他不說話了,便問:“還有呢?”

  “沒有了,”大吉道:“劉貴只說了這些。”

  滿寶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攤位,不在意的道:“我們初來乍到,你總不能一來就把人的底子都翻出來吧?目前食味來與我們又沒有關系,嗯,我們只有店家和食客的關系。”

  白善就笑道:“我這不是想打聽打聽食味來和路縣令有沒有關系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