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6章 青州

雖然依依不舍,但周滿他們還是啟程了,目送他們的車隊走遠,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後便決定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而周滿則是撩開了簾子,看著外面閃過去的樹木開心的道:“春天到了呢,看,路邊還有野花。”

  白善也笑了起來,和滿寶道:“等溫度上升一些了我們去騎馬。”

  滿寶高興的應下。

  青州距離京城不近,比去益州還要遠,但官道平坦,趕路對他們來說並不艱難,何況他們還有征東戰的經驗,其中有幾段路很熟。

  一行人快速的往青州趕去,終於在十天後看到了青州出城門。

  白善微微勒住馬,讓速度慢下來,和周滿排隊跟在一些商隊的後面走。

  越靠近城門,排隊進城的人越多,白善掃了一眼他們車上的東西,和周滿對視一眼後幹脆打馬跑到前面,找到一個顯然是商隊管事的人打聽,“郎君是來青州做生意的?”

  那管事坐在車轅上,瞥見白善和周滿的馬不錯,再一掃他們的衣著,尤其是腰間的腰帶和佩戴的玉,脊背不由坐直了些,笑道:“不在青州,只是路過,要往萊州去的。”

  他笑問:“郎君是來青州遊玩嗎?”

  白善笑著頷首,“早聽聞青州人傑地靈,因此來走走。”

  “青州是不錯的,它的絲、綿和麻都極好。”

  白善好奇:“絲綿的話還是蜀地更佳一些吧,不過這裏臨近海路,所需之量更加龐大。”

  “正是,中原一帶的人更喜歡蜀地的絲綿,但北地和新羅百濟那邊卻更喜歡青州所產的絲綿。”

  白善便微微一笑,“難怪郎君會從青州去萊州,先預祝郎君生意興隆了。”

  管事覺得他說話好聽,又疑似身份貴重,因此很高興的道:“承郎君美言。”

  他笑問,“郎君來青州可有了落腳處?若沒有,在下可推薦一二。”

  正想回到自己車隊的白善心中一動,立即笑道:“已有了住處,多謝兄臺,在下白善,家中排老大,還不知兄臺如何稱呼?”

  一旁的周滿扭頭看向他。

  白善卻一臉笑吟吟。

  管事也有心結交白善,立即道:“小人程幹,排行九,這是我程家的商號,雖然我家商號小,但來往青州多了也認識一些人,白郎君要是住店遊玩之類的有疑問可以去運來客棧找程某人。”

  白善便笑著應下,幾句話的功夫,眾人已經到了城門下,眾人正有序的排隊進城。

  白善便和周滿告辭離去。

  白善騎著馬看了一會兒,普通百姓都是走的小門,挑擔背著背簍的都走那一邊,士兵只是稍稍檢查,或是掃一眼便讓人進去。

  而商旅排在一個大的橋洞下,進出兩排分開,同樣有序,進去的人要查驗路引之類的東西,貨物也要檢查,進去後還要跟著城門口的書記員去計數交稅,倒是和京城一樣,只是城門更小,裏面的空地也有點兒小罷了。

  白善扭頭和周滿道:“這一位益都縣令倒是能幹。”

  滿寶也是這麼認為的,路過這麼多座城池,只從城門口看的話,青州是最有序的了。

  倆人打轉馬頭去了隔壁另一道門,這是單開的小門,是給騎馬、駕車,卻又不是來經商的貴人們進出的。

  劉貴已經拿著倆人的帖子去城門口登記,等他們騎著馬過來時,一個城門官特別從邊上的大門裏迎過來,行禮道:“是白大人和周大人吧,我們大人早在等著了,早早下令讓卑職們留意,今日總算是等到了兩位大人,快快裏面請。”

  雖未曾見面,但很讓人如沐春風啊。

  滿寶和白善下馬,先與城門官回了一禮,這才笑著牽著馬和他進城。

  城門官沒想到倆人還會下馬與他行禮,見他身後那些護衛家丁也都下馬牽著馬進城,不由心生好感,臉上的笑容更盛,送他們進城後幹脆也不叫小兵領著他們去驛站和縣衙了,自己親自帶他們去。

  遠遠排在另一邊的程幹看到了倆人被迎進城中的場景,目光一閃。

  他身邊一個小管事也看到了,不由高興,“九爺,看樣子這位白郎君身份不低啊。”

  “看他們身上的玉腰帶便知,雖然只是兩塊玉扣,但做工極精美,合在一起足有巴掌那麼長,上面還鑲嵌著寶石,”程幹道:“這種玉帶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員和爵位方可佩戴,要不然就只能是禦賜了,我看這二人是貴人。”

  白善和周滿跟著城門官一路往城中去,青州城內往來客商不少,看著還挺繁華的,和城外的蕭索有些不太一樣。

  到了岔路口,城門官先讓人帶著白善他們的車隊去驛站,他則帶著白善和周滿去縣衙。

  白善看到縣衙就微微挑眉,問道:“新的刺史大人還沒到任嗎?”

  城門官立即道:“誰說不是呢?不僅刺史大人沒到,連長史和司馬朝廷都還沒有指派過來,所以現在咱青州的事務都是交給路縣令來處理的。”

  白善便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們便去拜見一下路縣令。”

  本來作為北海縣縣令,他應該是去拜見青州刺史的,周滿更不用說,她雖然官小,卻是青州醫署的署令,擡頭也是青州的,屬於州府一類的官員。

  城門官非常的貼心,他人手又夠,不僅派人領著車隊先去驛站安頓,還提前派人去通知了路縣令。

  白善他們剛到縣衙下馬,就見一個中年男子笑著帶了一幫人迎出來。

  白善只一眼便認出對方的身份,畢竟那明晃晃的深綠色官服嘛。

  白善也笑起來,和周滿對視一眼後便上前行禮。

  路叢也連忙行禮,笑吟吟的道:“是周大人和白大人吧,本縣在收到朝廷公文後一直在等著了,快裏面請。”

  白善和周滿相讓一番,這才同樣笑容滿面的進去,等進了縣衙,路叢才給他們介紹起來,“這是刺史府的曹錄事,”

  然後才介紹益都縣的班底,“這是段縣丞,這是湯主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