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2章 嫁妝

周家可謂雙喜臨門,因為周滿被貶官外放而生的擔憂和郁氣頓時消散了不少。

  大家喜氣洋洋的要慶祝。

  周四郎問錢氏,“娘,要不要宴請賓客慶祝,慶祝?”

  錢氏道:“等滿寶回來問問她。”

  滿寶想了想後道:“不必大肆宴請,在家裏擺幾桌,只請他們的先生同桌就可以,或者給他們錢,讓他們出去外頭飯館酒店裏吃一頓好的。”

  她道:“雖說這次外放是我們求的,但畢竟是被貶官了,還是低調點兒好,甭管內情是怎樣的,我們態度還是要有的。”

  周四郎就歪頭,“什麼內情?”

  哦,周四郎他們並不知道這些事情,滿寶想了想,覺得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於是道:“此事說來太過話長,也太過復雜,一句話概括就是,我們這次外放是有目的的,我們還是會回來的!”

  周四郎:“……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短則三五年吧。”

  周四郎心頭一涼,“那長呢?”

  “那可就太長了,”要是長就意味著他們要做的事不順利,那誰知道會長到什麼時候?

  所以她道:“長就是我算不出有多長。”

  周四郎就不說話了。

  家裏最後還是給了四人一點兒錢,讓他們自己出去宴請自己的朋友同窗和先生去了。

  而家裏繼續為周立如準備嫁妝。

  周二郎和周三郎是趕在婚期的前兩天到的,他們還給周四郎拉來了他要的茶葉。

  倆人道:“我們照著你信上寫的去找人了,但因為不是你去,他們給的茶葉比你要的要少,因為要趕著上京,我也沒有再去找其他茶商,你今年的生意怕是要做小一點兒。”

  周四郎不在意的道:“沒事兒,我今年多拉點兒糧食北上。”

  他道:“去年冬天北邊不少地方都鬧了雪災,那邊現在最缺的是糧食,去年滿寶的職田上出產了不少糧食,都還沒賣出去呢,這次正好往北運,在京城出手太便宜了。”

  一旁的周六郎道:“記得給我留足飯館用的糧食。”

  周四郎點了點頭。

  一旁的周立君則道:“你們提糧食的時候我只能給你賒一半,你們得先結一半的賬,小姑要外放,在外頭用的錢肯定多。”

  周四郎和周六郎都沒什麼意見。

  錢氏也在和老周頭說錢的事,“窮家富路,他們新到一個地方肯定要添置不少東西,所以得多帶一些錢,我們不是替滿寶存著一些錢嗎?收拾出來全給她帶上,我們再往裏添一些,讓她帶上,萬一碰上什麼事也有周轉。”

  老周頭應下。

  馮氏則是在檢查周立如的嫁妝,見她的嫁妝不少,便咋舌,悄悄的問她,“這都是你爺奶和小姑給你置辦的?”

  周立如點頭,沒告訴她娘,大頭是劉家的聘禮,然後是她這些年的積蓄辦的,爺爺奶奶也給了一些,小姑也給了不少,然後就是哥哥姐姐們給的添妝……

  馮氏看得驚嘆不已,就問她,“那劉家的聘禮,是誰收著?”

  周立君進來就聽到這句話,就和她娘笑道:“娘,劉家的聘禮大半給了立如做嫁妝,剩下的就是爺爺奶奶收著了。”

  她伸手抱住她的胳膊,笑問:“娘,你給三妹準備了什麼嫁妝,拿出來讓女兒見識見識。”

  馮氏道:“羅江縣哪有什麼好東西,我和你爹帶了錢打算在京城買的,但我剛才看了一趟,發現該有的都有了,我們想添也添不著了。”

  她把話題扯回來,問道:“劉家給的聘禮單子呢,給我看看。”

  周立君:“……娘,您識字嗎?”

  “死丫頭,我不識字你不會給我念啊,趕緊的,我看看都有什麼聘禮。”

  周立君就去拿了禮單給她看。

  馮氏不認識上面的字,但只看那長長的單子就足夠讓她心驚了,“這麼多呀,大戶人家娶媳婦都是要給這麼多聘禮的嗎?”

  “是也不是,”周立君笑道:“這上頭的東西都實惠,也是劉家看重妹妹的意思。”

  那上面還有兩個田莊兩個鋪子呢,全部又作為嫁妝給陪送回去了,以後這部分就是小兩口的私產,分家分不到這一塊兒的,可見劉家是真心替倆人打算。

  馮氏聽到上頭有兩個田莊和兩個鋪子就忍不住心蹦蹦跳,周立君似乎知道她娘在想什麼,還沒等她開口就道:“單子上的東西除了前頭幾樣器物外,剩下的奶奶都做主加到三妹的嫁妝裏了。”

  馮氏便嘆息了一聲,她可不敢反對婆婆的意思。

  周立君攬著她笑道:“娘,我們姐弟三個的婚事都完成了,您也算去了一樁心事,將來只跟著我們幾個享福就是,何必想這麼多?”

  馮氏一想也是,“你大伯家還有三頭的婚事沒定,更不要說你三叔了,四頭也沒定親,五頭還小呢……”

  這麼一算,的確是他們這一房最快,也最有福。

  馮氏又高興起來,悄聲問周立君,“二頭媳婦這一年也沒個動靜?”

  周立君:……得,這就是還不想享福的意思。

  她道:“急什麼,我們家裏最不缺的就是大夫了,小姑不說,還有大嫂和三妹呢,她們都給弟妹看過,她身體康健著呢,這一年也在調理,隨時都可以懷孕,要是沒懷上,多半就是二頭的問題了,回頭讓小姑給他看看?”

  小姑治不育也是出了名的。

  馮氏呸的一聲,點著她的額頭道:“你今天含了火炭,一開口都是火氣,你弟弟招你惹你了?”

  等馮氏走了,周立君就和周立如道:“立威倒是沒惹我,只是我不太高興,娘自看了你的嫁妝後就不再說給你添嫁妝的話。”

  周立如不是很在意,“二姐,我的嫁妝夠多了。”

  周立如自八九歲上就一直跟著小姑在京城,對父母的記憶已經有些遠,感情自然也淡了,她和小姑二姐最親近,和父母的感情可能還比不上和大伯大伯母的感情好。

  畢竟感情是要相處出來的。

  而且她嫁妝的確已經夠多了,少那麼一點也沒什麼。

  周立君卻道:“別人的那一份可以少,父母的那一份卻不能,不過你也不必憂心,娘不添,爹肯定會添的,你且等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