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8章 貶官外放

周立如此時已經進入太醫院實習,等到四月就可以結業,或是留在太醫院,或是被派往各地醫署。

  之後會很忙,因此年前劉家就請期,特地將婚期安排在了三月。

  今日就是她添妝的日子。

  她的同窗和朋友,還有與周家親近的一些人家也會上門添妝。

  唐夫人會來自然是看在周滿的面上的,所以添完了東西就找過來。

  周滿關上門,和唐夫人轉身去了後面的花園裏一邊賞花一邊說話,“我想事情呢。”

  唐夫人也已經聽到了一些風聲,嘆息道:“聽你學兄的意思,你受小鄭大人的牽連,要貶職外放了?”

  雖然宮中和朝中大家都已經有了默契,但這些事情並沒有傳出去。

  一來,這事兒說小不小,但說大卻也沒有多大,辛春來臨,大家都忙著呢。

  周滿頷首,反過來安慰唐夫人,“此事也是我們求的,學嫂不必憂心。”

  唐夫人就問:“可知道要去何處?”

  這事兒卻是不能提前透露的,現在知道他們要往青州去的人也不超過兩掌,所以周滿含糊道:“這個要看陛下如何分派了。”

  皇帝很給周滿面子,等她侄女的添妝過了,然後才下旨。

  鄭辜因失職被罰俸十個月,代洛州醫署署令,戴罪立功;周滿教徒無方,被貶為青州醫署署令,擇日上任。

  於是周滿身上五品太醫的官職就沒有了,變成了從七品的青州醫署署令。

  好在崇文館的官職沒變,她不僅可以占著四品的職田,也依舊有直書皇帝的權力。

  於是周滿拿著新的任命書去戶部找劉尚書,和他道:“您給我換一換職田唄。”

  她道:“將莆村的職田歸入我崇文館的官職下,將舊南莊那一片職田收回,當做我太醫署的職田收回。”

  反正被貶官後是要收回一定數額職田的,這個數只要對上就行。

  劉尚書看了一下後道:“舊南莊那邊的良田比莆村還要多些,你怎麼選擇放棄那邊的職田?”

  周滿分得莆村的職田時還只是小小的六品太醫,莆村這個位置是不錯,但論起來,其實還是比不上她升任四品編撰的時候。

  她那時候是皇帝和太子眼前的紅人,戶部這邊便特意從一眾田地中把舊南莊那一片給她做職田了。

  那一片不僅地平,土地還肥沃,絕大多數都是良田,水田也比旱田多。

  滿寶就嘆氣道:“可莆村的職田我家經營得更久啊,投入也更大,目前收益也比舊南莊那邊的高,所以罷了,就用舊南莊換莆村的職田吧。”

  戶部是沒意見的,因為她這是以好的換不好的那一撥,自然答應了。

  然後他這邊才一簽了公文,周滿便道:“白駙馬去年不是升官了嗎,不過沒趕上去年那一撥分職田,今年應該要分的,不如把舊南莊那一塊分給他?”

  劉尚書:……

  周滿這麼說了一聲,第二天白二郎便親自過來預定舊南莊的職田了。

  過幾天,連皇帝都知道這件事了。

  他不想知道的,但外頭各種流言都有,古忠說起來外面的消息時就帶出來了。

  “好些人都說沒想到呢,前兒公主們還給周大人的侄女添妝呢,結果才過兩天陛下就將人貶職外放了,說是拿不準周大人是失寵了,還是依舊得寵。”

  皇帝哼道:“她們也太小看朕了,說這話的一定是婦人,且跟家中郎君的關系不好,不然不會不知道朕的打算。”

  他要整頓地方醫署,使其徹底在地方上紮根又不是秘密,朝中有點兒腦子的臣子都知道周滿外放的原因和目的。

  “還有呢?”

  古忠就笑道:“還有就是周大人職田的事了。”

  “陛下不知道,周大人的職田都是自家管著的,從不給戶部管理,哎喲,聽說那收益是給戶部管理的兩倍還多,除此外,職田上的佃戶日子也過得比公佃戶要好,就這麼幾年的功夫,莆村那一片的佃農都起了新房子呢。”

  皇帝不由坐直了身體,“朕隱約聽誰說過此事,還說想要效仿周滿管理職田的模式來管理皇莊和戶部手中的職田呢。”

  古忠也歪著腦袋努力的想,想了半天後不太確定的道:“似乎是太子提過一嘴,不過都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奴才也記不清了。”

  皇帝就拍著大腿道:“就是太子!嗯,將他叫來問一問,周滿那職田真有這麼好?”

  古忠就笑著應下了,一邊讓人去叫太子,一邊和皇帝逗趣道:“聽說駙馬爺和白大人在沒出仕前還給周大人的莊子投錢了呢,所以這些年也都有收益,這一次周大人歸還職田,駙馬爺直接去找戶部要了過去。”

  皇帝就蹙眉,“職田分配是國事,他如何能讓戶部直接給他?”

  古忠笑道:“陛下忘了,駙馬爺上一年也升官了,不過那會兒已經過了分職田的時候,按慣例是要多等一年的。”

  皇帝臉色這才好看了些,不過還是道:“這樣不好,若是戶部因為他是駙馬徇私怎麼辦?”

  職田上的貓膩可太多了,多劃分一些,或者是避開不好的田地,直接將肥沃的那些劃給對方,這都算是常規操作;

  狠一些的,勾連起來,過個幾年職田變私田,莫名其妙就消失了。

  古忠笑著應是,問道:“陛下可要敲打一下戶部?”

  皇帝想了想後道:“白誠想要那塊職田也能理解,畢竟他們一直經營,之前投入不小,便給他們吧,但要叮囑戶部,多一寸都不行。”

  周滿在太醫院的官職是一擼到底的,正五品的太醫變成了從七品的醫署署令。

  地方醫署的官員是沒有職田的優待的,但他們得的祿米會多,俸銀也要比同品級的官員要高一點兒。

  這意味著該她五品的職田全要被收回,白二郎升的那兩級官顯然是吃不下的,至少還有一半的職田得被收回戶部。

  皇帝這是怕戶部以為白誠是駙馬的原因將舊南莊那一片職田都給了他,那就是不是討好他,而是害他了。

  禦史臺的禦史又不是吃素的。

  古忠領悟到了皇帝的意思,笑著去戶部敲打了一下。

  於是早盯著周滿職田的其他官員立即出手,有的是因為去年升官了沒分到職田的,還有的則是想著更換職田位置……

  當然,這麼幹的都是四品以下的官員,這麼點職田,雖然收益比他們自己的高,但還不值得侍郎以上的官員為此出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