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7章 得償所願

周滿想了想後道:“這個得問陛下。”

  皇帝:……貶官的聖旨還沒下呢,你們一個個的倒是都知道她要外放了。

  皇帝最後在書房裏單獨見了周滿,見到她便問道:“蕭院正與你說了吧,你覺得青州如何?”

  周滿頷首道:“不錯。”

  皇帝便道:“那就選定青州了,明日朕會下旨,你們準備準備上任去吧。”

  他道:“北海縣的縣令缺的有點兒久了,而且青州是新建醫署,你們到了地方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呢。”

  周滿便道:“北海縣是十一月底調換的縣令,相比起來洛州缺少刺史的時間更久一些。”

  她躬身行了一禮道:“陛下,洛州的賀刺史病重,已經沒多少時日了,請求陛下選定新刺史,準許賀刺史辭官回鄉。”

  皇帝就嘆息了一聲,沈默許久後道:“罷了,先讓他回鄉吧。”

  老三已經進京,刺史此時就是離開洛州問題也不是很大了,皇帝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的膝蓋,道:“派人即刻往洛州去,賀刺史為國操勞,加封其為洛州牧,賞賜提一級。”

  古忠立即躬身應下,倒退而出去找中書省擬旨。

  順便去門下省那裏找出一直壓著的辭官折子給皇帝批復,然後由公差快馬加鞭的往洛州送去。

  已經是強弩之末的賀刺史收到折子和聖旨,一下精神了起來,立即對賀夫人道:“快,快收拾車馬,我們即刻回鄉。”

  賀夫人又哭又笑道:“哪裏就急這麼半天,好歹把東西收拾上。”

  賀大人搖頭道:“我已有感時日無多,耽擱不起,耽擱不起啊。我們帶上親近仆從便回去,剩下的讓管家留後慢慢收拾。”

  賀夫人忍著淚應下。

  賀大人精神了不少,也開始理事,有條不紊的見人和安排,“給郎君們寫信,讓他們請假回鄉吧,他們爹熬不下去了,趕得及或許可見最後一面。”

  又見了刺史府的長史和司馬,叮囑他們道:“恭王此時不在洛州,但你等行事也要謹慎,少飲宴,洛陽此時才經歷雪災,一切以穩為主,洛陽縣令空缺,便由長史暫代其責。”

  他呼吸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道:“雪就要化了,此時當以勸課農桑為要。”

  又道:“太醫署肯定會派人過來接手這邊的醫署,我猜測不是太醫署已經知名的太醫,那便還是鄭辜。醫署是攔不住的,你們莫要伸手阻攔,陛下心在社稷民生,誰擋殺誰,命只有一條,爾等珍惜。”

  長史和司馬都低頭應下。

  “我們共事多年,我也只能給你們這些建議了,此後,各自珍重吧。”

  “大人——”長史和司馬都感動且悲傷的看著賀刺史。

  長史更是賀刺史一手提拔的,只不過他到長史這個位置沒兩年,所以根基不穩,能力雖有卻不驚艷,所以賀刺史才沒有推舉他做刺史,但他心裏是感念賀刺史的。

  他抹著眼淚問:“我觀大人在周大人來後臉色好了許多,也不再呼痛,分明已在好轉,為何不再求一求周大人……”

  賀刺史搖頭道:“本就是強弩之末,那些不過都是錯覺而已,我的身體我還能不知道嗎?”

  “可是大人手上不是有兩本祖上留下的醫書,府中的大夫鉆研不出,周大人或許能鉆研出來。”

  賀刺史還是搖頭,“沒用的……”

  他的眼睛似乎透過他們在看誰,“當年韋道長就說過,我父親的病是發現得早,所以吃了十多年的藥才能控制的好,若是發現得遲了,病已入骨髓,那便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得。”

  可他還是不信啊,也不想死,所以在發現自己也生病後才那麼費力的去找韋道長,沒找到後便將那兩本冊子給府中的大夫看,對方看不懂,他便給鄭辜看,看洛陽城中已經出名的大夫們看。

  他們倒是看懂了一些,然後從中截出藥方來給他用藥,沒有效果後他便又拿出韋道長曾經開給他父親的藥方,也照著抓藥喝藥了。

  最後還是路過此處的一位道長聞聲來看他後道:“你這身體若有六分是病弄壞的,那便有四分是亂用藥導致的。”

  他還翻了翻韋道長留下的兩冊手記後道:“這裏面記錄龐雜,並不是一病一方,就是一病一方,也需要醫者根據病人的不同開方換藥,如今給你看病的醫者只是照書開方,幾次開的方子還都不一樣,你的身體怎能受得住?”

  “還不如將此書藏起來,只讓大夫們根據你的病情和他們的學識開方,或許不會好轉,但至少不會惡化成現在這樣。”

  賀刺史聽取了對方的意見,從那以後就選定了兩位大夫,每次只請他們,也只吃他們開的藥。

  身體竟然慢慢穩定了下來,雖然還是很痛苦,但他八九月那會兒就已經臥床不起,感覺要死了,竟然可以緩和下來,一口氣活到了臘月。

  又見了周滿,在她紮針換藥過後,他不僅感覺到了久違的輕松,還少了痛感,如此過後他就更不敢在當時把手記交給周滿了,生怕她也和那些大夫一樣丟了自己的方子,就照著手記來開方,到時候受罪的還是自己。

  當然,這些曲折就不必告訴兩個下屬了,他道:“這一次陛下能批復我的折子多虧了周大人。賀某人欠她一個人情,將來她若需要到你們,不是什麼大事,你們便看在我的面上給她行個方便。”

  長史和司馬一同應下。

  賀刺史第二天就輕車簡從的回故鄉去了。

  滿寶再收到他信的時候已經二月底了,信不是賀大人寫的,而是賀夫人寫的,她告訴周滿他們二月初九回到的故鄉,二月十三賀大人就故去了……

  滿寶收了信,嘆息了一聲後將信都收在了盒子裏。

  想了想,她將門窗都關上,進入空間,她去教課室裏看擬人模特。

  科科掃描了賀刺史的身體數據,她也抽了他的血,擬人模特已經最大限度的摸你出了賀刺史的病情,這期間滿寶想過很多種辦法,甚至想和莫老師說的那樣切除胃上的腫塊,但她前後動了二十一次手術,二十一次都是失敗的。

  滿寶此時就低頭盯著擬人模特不說話,科科不得不打攪她,“你家有客人來了,已經往正院這邊來了。”

  滿寶就回神,退了出去,才打開門,就見唐夫人拎著裙子跨過院子的門檻,看見她便笑道:“春光正好,大家都在前頭給你侄女添妝,你怎麼躲在正院裏不出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