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6章 明面上的理由

俞大人他們處理了一下洛陽的災情,元宵過後沒幾天便押解羅縣令和鄭辜回京。

  周滿需要和恭王一家回京,因此等他們準備好已經是正月二十了。

  滿寶去和賀刺史辭別。

  賀刺史依舊在艱難的熬著,身體也更加的虛弱了,整個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他睜開眼睛看周滿,微微一笑道:“此一別便是永別了,在下祝周大人鵬程萬裏,一生順遂。”

  滿寶輕聲應下,道:“我也祝賀大人得償所願,盡早回鄉。”

  賀刺史連呼吸都不敢加重一般的微微點頭。

  賀夫人抹著眼淚送周滿出去,一直送到大門口,“這些日子多謝周大人,他這一個多月算是病重以來最輕松的了,您一走……”

  滿寶道:“等我回到京城,我會和陛下進言的。”

  賀夫人連連點頭。

  滿寶叮囑她道:“以後家中飲食要清淡,少鹽少油炸,你們家中之所以會有這病並不是遺傳,而是飲食環境的問題。”

  賀夫人早寫信給在外的兒子兒媳,已經叮囑過了,此時更加謹記。

  她轉身看向身後的婆子,不一會兒便有下人捧了些東西下來,一個盒子,身後跟著捧著綾羅的丫頭。

  賀夫人接過盒子道:“我知道周大人是宮中的紅人,綾羅綢緞自然是不缺的,所以我早早準備了兩冊醫書送您。”

  賀夫人打開,從裏面拿出兩冊書給她看,她疑惑,“韋氏藥記?”

  賀夫人解釋道:“這是前朝一位道醫留下的,他雖是道人,但醫術不錯,周大人也說了,我家這病連著得了幾代,我公公還在時便收藏了他的手記,想要府中的大夫研究出一些來,可惜一直未有所成。”

  周滿眼睛大亮,“這位韋道長治愈過此疾?”

  “未曾治愈,但能夠緩解,我公公的病就是他治的,他一直熬到了大貞八年才去世,但去世時並不多難受,全靠這位韋大夫調理。”

  周滿算了一下那位賀老爺到大貞八年的歲數,的確算是高壽了,至少比他兒子強。

  賀夫人嘆息道:“可惜這位韋大夫生性灑脫,並不願在一處久留。雖然時不時的回來與公公相聚,但過不了多久總會離去。自我公公去世後,他也再沒有出現過,我們算了一下他的年紀,到現在也到古稀之年了,不知還在不在。”

  她道:“自從老爺病後,我們就派人到處尋找,可惜都找不到人,又哪裏他以前給公公的方子服用,可也總不見效,大夫們都說,人不一樣,用的藥自然也是不一樣的。”

  滿寶點頭,是這個道理不錯。

  “當時我一見周大人便想,也只有這一份禮才配得上您,”賀夫人合上盒子遞給周滿道:“這裏面的字潦草得很,我看過,眼暈,且所書所言全然不懂,給府中的大夫看,也有十之七六看不懂,周大人若能鉆研出來,將來再碰到我家老爺這樣的病人,即便不能治愈,也能讓他好受一些。”

  賀夫人照顧了丈夫近一年的時間,最大的感觸就是,生病不可怕,生這樣痛苦的病才可怕,似乎活著都是受罪一般。

  她丈夫要是能和公爹一樣病重時也沒多少感覺的談笑風生就好了,那樣死亡也就不是奢侈了。

  周滿鄭重的接過,正色道:“多謝賀夫人,周滿定不負您所托。”

  這真是一份珍貴的禮物啊。

  滿寶抱著盒子走了,一直回到恭王府才打開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兩本冊子拿出來。

  這是手記,滿寶翻了一下,字跡的確很潦草,有些字她都分不出來是啥,但她大部分都能認出來,聯系上下文,再看一下字形,勉強也能認出來了。

  西餅抱了兩匹綾羅進來問,“大人,這綾羅怎麼處理?”

  滿寶頭也不擡的道:“收箱子裏帶回去就是。”

  西餅就應下,又把行李整理了一下才塞進去,唉,這一趟出來,東西不僅沒少,還多了!

  恭王妃昨天也悄悄的給了周滿一盤的車馬費。

  雖說周滿是奉命來看病的,但客氣一點兒,到了京城,她對恭王父子也能手下留情不是?

  恭王妃想得挺好,為此還特特多給了幾錠銀子,誰知道回到京城,周滿直接被勒令停職,恭王父子的減重事業移交給了小譚太醫。

  當然,皇帝特地叮囑,“就用周滿的方子和方案,你沒事兒就去周宅走一趟,和周滿溝通一下此事。”

  正在為周滿擔心的太醫院眾人:……這看著也不像是厭棄了周滿,要問她罪的樣子啊。

  回到家中的滿寶已經從白善那裏知道了些實情,但老周頭他們不知道啊。

  一家人膽戰心驚的,睡覺都不安穩。

  滿寶就忍不住和白善嘀咕,“真是的,要貶官就貶官嘛,為何還要先做戲?”

  白善道:“這是規矩,有功賞,有罪罰,你要是沒罪,直接下放到地方,朝臣們看來只會覺得陛下隨心所欲,朝中制度混亂。”

  “那你呢,你現在是中書舍人,要外放做縣令,豈不是也要問罪?”

  白善道:“我嘛,我比你簡單,要進三省六部的重要位置,外放是一定的,我年紀小,又提前了半年放出外放的消息,所以並不用有罪。”

  當初白善之所以能跟隨禦駕前往遼東征戰,就是他用的來年外放的事讓另兩位同僚放棄了競爭,不然二分之一的機會,未必就能選中他跟著陛下禦駕親征。

  滿寶嘖嘖的,道:“我明天得進宮一趟,陛下應該不會跟我生氣吧?”

  “不會的,”白善道:“陛下早兩天就流露出了地方醫署混亂,想要將你外放捋順的意思,朝臣們都知道,你受鄭辜牽連只是放在明面上的理由,大家都知道你這次外放的原因,你只管進,大家做戲不會做得那麼真的。”

  果然,第二天周滿進宮時,宮門的侍衛對她如常,宮裏的內侍宮女對她也如常,在去太極殿的路上碰上熟悉的大人們,大家也如往常一樣見禮。

  劉尚書還跟她嘆氣,“周大人要外放了呀,劉煥的婚期定在了三月初八,也不知道周大人能不能過了婚禮再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