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5章 太子的建議

太子走出太極殿正要回東宮,走到一半想了想,還是腳步一轉去了中書省的值班室。

  白善和方大人正在裏面看折子,往來有書記員送折子進來,也有領了折子送往門下省和太極殿的,眾人看到太子進來,紛紛停下手中的動作起身行禮,“拜見太子。”

  太子點了點頭,直接點了白善道:“白舍人,孤有話和你說。”

  白善便將案頭的東西略收一收,和太子出去。

  大冷的天,太子也懶得將人請到東宮說話,直接就往外頭的白玉橋走去。

  倆人便站在橋上一邊吹著風一邊說話,這有個好處,四處空曠,除非現在有人藏在橋肚下,不然沒人能聽到他們說話。

  太子就問白善,“你想外放?”

  白善楞了一下後應是。

  太子問道:“可有心儀之地?”

  白善思索了一下後道:“劍南和江南一帶都不錯。”

  太子便笑了,“你倒是會選,特意避開了中原。”

  中原一帶物博人多,當地士族繁盛,百姓生活安定平足,沒有大災大難,百姓和官員便不會思變,想要在中原做出成績來並不容易。

  所以北地、劍南和江南一帶是最好的,看楊和書的選擇就知道了,他最開始選擇的就是劍南,羅江縣貧窮,當時又才經過水災,荒地頗多,也失去了很多人口。

  有才能的人到了這樣的地方很容易就施展開來,自然也容易做出成績。

  他第二個地方選的是夏州。

  夏州連著草原,有三分之一的土地上生活著遊牧民族,民風彪悍,進可攻,退可守,也是一個積累經驗,建功立業的好地方。

  當然,前提是去的人能守住,不然才華平庸一些的,底氣低一點兒的,到了那裏最後恐怕會淪為當地豪族的工具人。

  太子很贊賞的看著白善道:“陛下給你圈了三個地方,劍南的嘉州,嘉州的夾江縣縣令去年十月病逝,今年要選一人去接任縣令。”

  “第二個地方是江南道的臺州,其下的始豐縣縣令升遷走了;第三個則是青州,去年征東之戰,益都縣縣令被押解京中,北海縣的縣令接替益都縣,北海縣那邊就空置了下來。”

  白善心中一動,問道:“殿下想臣去何處?”

  這既然是皇帝圈出來的地方,顯然這三個地方他去哪裏都可以,那太子呢?

  白善只是一個小小的中書舍人,想要外放的也只是一縣縣令,皇帝卻這麼上心的親自給他圈地方選擇,又告訴了太子,讓太子來安排,他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其中的用意。

  太子在來的路上就思考過了,道:“臺州太遠,南北氣候差異太大,你從未去過江南,而且陛下有意將周滿也外放,如今醫署還只是在北地和中原一帶設立,未曾到達江南,所以始豐縣可以不考慮了。”

  “嘉州嘛,是不錯,但我認為青州更好,”太子也不藏著捏著,直言道:“青州地廣物博,但人口少,北海縣因為臨近海邊,那裏多是漁民,因此很貧窮,但北海縣也有一個好處,它與萊州相接,去年征東戰,封尚書從萊州灣出海去往卑沙城的萊州灣,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北海縣內。”

  青州的建制幾經更改,之前青州並不叫青州,而是叫北海郡,現在的萊州,登州本來都屬於北海郡管轄,先帝時將北海郡改為青州,中間有一段劃分得並不清楚,北海縣曾一度囊括現在萊州一帶,到當今,八九年前才更加細分,方有了現在的劃分。

  但太子聽封尚書說過,那邊的劃分還是有一些問題,就跟前萬年縣縣令郭縣令一直暗搓搓的想從隔壁雍州櫟陽縣手裏搶土地一樣,北海縣一直想要搶萊州,自己擠到對面去成為州治,可謂野心勃勃;

  但萊州一直拒絕北海縣,甚至連並縣都不願意,因為北海這個名稱雖然好聽,北海縣裏也不乏豪族富商,但窮人的比例更大,所占耕地又不多,所以萊州不喜歡北海縣。

  但太子認為這是一個好地方,他道:“如今遼東一帶盡歸我大晉,從陸地上過去安東都護府很遠,但走海路卻很快,新羅百濟皆是藩屬國,往來的商旅多,你做好了,將萊州灣從萊州手裏搶過來也不是不可以。”

  白善還是很善良的,道:“這不好吧,搶過來還能叫萊州灣嗎?”

  太子淡淡的道:“你可以將其改名叫北海灣。”

  他道:“只這一件事,你做好了,回來便可青雲直上了。”

  白善想了想後應下,“臣回去考慮考慮。”

  他得回去問一問先生和滿寶。

  太子頷首道:“新官員都是三四月上任,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考慮,再有一個月的時間準備。”

  白善道:“臣會盡早給殿下答復的。”

  太子便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白善自己也屬意青州,問莊先生。

  莊先生摸著下巴道:“太子的確給你想了一個好方法,只是為官者為的是民生,若是一開始就奔著功勞去,那邊失了本心。”

  又道:“你搶了萊州灣,不過是在萊州灣上錦上添花而已,萊州自己就能做,於北海縣來說這是好事,但於整個大晉來說,這不過是左手換右手,有什麼意思?”

  白善點頭,“學生也是這麼認為的,但青州地大物博,算路程,距離京城也不是十分的遠,最主要的是,它能直接與新羅百濟來往,所以我還是屬意它。”

  莊先生頷首,“那就去吧,問問滿寶,她是否喜歡青州,你們兩個定下就好。”

  白善應下,然後道:“先生,陛下要把我給太子殿下。”

  莊先生點頭道:“為師也看出來了,那你是怎麼想的呢?”

  白善道:“我是大晉的臣子,是陛下的臣子,守護正統是為臣的本分,於國無害,我不介意親近太子。”

  他頓了頓後道:“但殿下近來急躁了。”

  白善道:“陛下而今年富力強,又看重太子,太子實沒必要這麼快的培養自己的臣僚心腹。”

  莊先生贊許的點頭,不過卻道:“這也是陛下的意思吧?”

  “陛下可以有這個打算,但太子不能有。”

  莊先生頷首道:“明日我有一堂課,我會為太子答疑解惑的。”

  白善就放心了,現在朝堂很安定,他不太想又掀起一些沒必要的紛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