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4章 安排

這件事皇帝還未在朝堂上公開說,也未與其他大臣商議,只和太子提了一下,蕭院正是第三個知道的人。

  之所以告訴蕭院正,還是因為要他準備一下周滿離開後的事。

  蕭院正果然回去找劉太醫等人商量起來,“周滿一離開,宮中和京城這邊的女醫就不夠用了,僅靠劉醫助一人是不夠的。”

  他看向劉太醫道:“等周滿一走就提劉醫助做太醫,暫定品階七品吧,再從太醫署中挑選兩個女學生進太醫院做醫助。”

  劉太醫立即投桃報李,“周立君不錯,她的醫術在眾多女學生中也是出類拔萃的。”

  蕭院正想了想後點頭,他也屬意周立君,一是對方醫術的確好;二來周滿外放肯定要降級的,雖然罪名皇帝都給她想好了,但打了一棒子也要給人一個甜棗,應在周立君身上也不錯;三來,他們太醫院需要培養更多的女醫,周立君跟著周滿見識過不少,面對貴人並不慫,比其他女學生更有優勢。

  “還有誰?”

  鄭太醫對太醫署裏的學生也比較熟悉,想了想後道:“陳半夏和蘇葉也都不錯,這一次東征之戰中她們也立下了功勞。”

  “那就暫時定下她們三個,回頭篩選一下,選兩個進太醫院,剩下的還能安排進京城醫署中,我已經和陛下上書要在京城中建一所醫署,和地方一樣,專門負責四品官以下的身體健康,還有轄地內貧苦百姓的求醫之事。”

  鄭太醫心一緊,問道:“求醫的標準是什麼,若是誰都可以,醫署這邊要耗費的藥材很大吧?”

  “只免下戶的藥費和診斷費,”蕭院正道:“都還只是普通病癥,大的病癥要耗費的藥材貴重,我們肯定開不了方子,但除此外,最主要的還是種痘,如今禁軍侍衛能接種痘苗的都接種了,接下來該輪到普通百姓了。”

  鄭太醫恍然大悟,京城的人口可不少,就是去掉流動人口,常住的也有幾十萬,這麼多人沒個兩三年根本接種不完,這樣大家的事情就不小了。

  蕭院正道:“東郊的那個皇莊依舊給我們太醫署用。”

  他頓了頓後道:“陛下說派去地方醫署的都是學生,沒有管理之能和經驗,而京城醫署就在京城,在陛下和朝臣們的眼皮子底下,我們要是再出錯,太醫署真的無臉立足於朝中了。”

  其他人一聽,不由面面相覷起來,小心的問道:“所以院正的意思是?”

  “派個人去接手京城醫署,”他道:“從太醫署調到京城醫署,太醫院這邊的職位依舊保留著。”

  畢竟,地方醫署可沒有職田可分,他們只有俸祿。要分職田還是得看太醫院的職位。

  大家互相看起來,都不太願意開口去,雖然京城醫署還是在京城,但畢竟已經屬於地方醫署了,和太醫署還是不能比的。

  蕭院正見他們無一人開口,便起身道:“你們回去可自己想一想,想好了告訴我。”

  劉太醫便慢悠悠的跟在蕭院正身後出去了,誰去也不可能他去,一來他年紀太大了,在太醫署裏都很少管事,更多的是和周滿一樣教書而已;

  二來,他在宮中坐診的時間更多,蕭院正不在的情況下,帝後和太子那邊要是叫,基本都是叫的他;

  三來,他官大!

  劉太醫仗著臉夠老,追上去問蕭院正,“院正讓他們自薦,心中沒有人選嗎?”

  “有。”

  劉太醫便笑問:“是誰?”

  “鄭太醫不錯。”

  劉太醫失笑,“那您還讓他們自薦,直接點了鄭太醫不好嗎?”

  “一來是看看有沒有願意到地方上去,要是有人開口了,以後找了機會把人派到地方上去,現在我們醫署在地方上的處境可不太好;二來,鄭太醫要是自己願意,開口請了,那我順勢給他豈不是更好?”

  蕭院正和劉太醫並排走,嘆息道:“濟世堂在京城還算有名,雖然太醫署這幾年沒少組織義診,為平民百姓看病,但和建立醫署還是有點兒不一樣。哪怕醫署只給下戶免掉診費和藥費,但其他人肯定也會來醫署求醫,甚至,這樣的病人還會比免費的下戶還要多。”

  “這勢必會搶走醫館藥鋪的生意,由鄭太醫來做這京城醫署的第一任署令,就看濟世堂怎麼選擇了,但不管怎麼樣,鄭太醫去做這件事要比其他沒有根基的太醫去做要容易得多。”

  劉太醫點頭,卻冷不丁的澆了一盆冷水問,“那要是鄭太醫反過來選擇了濟世堂呢?‘

  蕭院正臉上的笑容就微僵,然後扯著笑道:“那就只能對不起了。”

  官場有人情,但無情更不會少。

  劉太醫便不再說話了。

  太醫院在做著準備,皇帝便將洛州的折子壓了壓,直到周滿每一旬一次的折子也送到京城,拆開看得知恭王的減重事業進行得很好,而且洛陽這段時間陽光不錯後便將俞大人的折子批了下去。

  他沒讓鄭辜留在洛陽,既然要周滿外放,那就得有借口,所以他讓俞大人和夏大人處理好洛陽的事務後就將一幹人等押送回京。

  至於周滿這邊,皇帝給恭王寫了一封信,和他道:“洛陽即將化雪,雪災剛過,未必不會回寒,你既要減重不如回京來住。”

  又道:“太極宮潮濕,住著不舒服,你可以去城外的湯泉別院居住,既有利於腿疾,也利於減重。”

  皇帝道:“正月底可以啟程,說不定還能與家人共度龍擡頭。”

  皇帝將信寄出去後便和太子道:“朕給你圈的三個地方你選得怎麼樣了?”

  太子道:“兒臣還在想。”

  皇帝頷首,“你好好的想,白善有才能,但還需歷練,如今國泰民安,不似我那時候是戰亂,隨便將人丟到一個地方,各種紛亂都占齊了,捋順了一個地方,該會的也都會了,不會的,基本都死了。”

  “所以你養臣與我培養臣子的法子是不一樣的,”皇帝嘆息道:“可惜現在朕得用的左右手也都老了,不知最後能給你留下幾個來,所以你得自己養臣。”

  皇帝敲了敲桌子道:“好好的選一選。”

  太子沈思著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