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1章 提醒

賀刺史的目光就從遠處的天空裏收回來落在了她身上。

  滿寶見他遲遲不說話,便疑惑的擡頭看他。

  賀刺史與她對視半晌,最後微微一笑,“周大人,洛州醫署的小鄭大人是您的弟子?”

  “是啊。”這不是全官場都知道的事情嗎?

  “假藥案查得如何了?”

  “哦,羅縣令被拿下了,俞大人他們說是他殺了典藥,已經有了證據,只是他不肯招認而已。”

  賀刺史意味深長的道:“羅縣令此人沒多少才能,卻又自負貪心,別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他是見了棺材只怕也不會掉淚的。”

  滿寶聽他如此評價羅縣令,目瞪口呆,“那他是怎麼考中進士的?”

  賀刺史就瞥了她一眼道:“進士考的是詩文,又不是怎麼為人做官。”

  滿寶糾結道:“不是說字如其人,文如其人嗎?”

  賀刺史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然後就嘆息,“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人來接任。”

  如果沒有,那他就只能死在任上了。

  於是話題又回來了,“洛州刺史就這麼難選?”

  “哼,有的人是資歷到了可以來卻不來,有的人是想來卻被攔住了,還有的自己不來也看不得別人來。”

  滿寶搖頭,“太復雜了,洛州不就一個州嗎?京城都沒這麼復雜。”

  賀刺史幽幽地道:“就是因為洛州不是京城,利益不足以打動一些大人,這才落得如今要爭不爭的局面。”

  “有益州王這個前車之鑒,洛州有恭王就藩,求穩的,膽小的,誌向更高遠的都不願來此就職,”賀刺史道:“但洛州又畢竟是上州,既富庶也靈秀,心動的自然也不在少數。只不過有的人自己不來,總想讓自己的親朋過來,也好統一派系,所以就僵持不下了。”

  賀刺史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也有點兒累,休息了一會兒後繼續道:“東宮想派人過來,既可以盯著恭王,也能壓著他發展;恭王雖不管事了,卻也不許太子的人過來,吏部那邊也一直在拖延,唉……”

  “長史不能接任嗎?”

  刺史府下有司馬和長史,一般前任刺史離開,也可以推舉長史或司馬接任的。

  賀刺史搖頭,“他們資歷還淺,能力不足,家世也壓不住洛州的官員,何況這兒還有恭王呢,下一任刺史得選個家世好一些,或者脾氣硬一些的過來。”

  這也是吏部一直選不出合適接任人的原因所在。

  朝廷顯然不願意讓恭王在洛州發展太大的勢力,所以派來的刺史得壓著他,要求這麼多,但洛州這個位置又不夠香,這就造成了現在尷尬的局面。

  滿寶同情的看著他。

  殊不知賀刺史也在同情的看著她,揮手讓身邊的人退下去後道:“羅縣令此人雖自負,可如果沒有人提醒獻計,怕是想不出用假藥設陷害醫署的法子,周大人,有人不想地方醫署繼續下去,或者說,不願太醫署繼續下去啊。”

  滿寶臉色微沈,問道:“朝中諸公為何一直不滿太醫署?”

  賀刺史靠在大迎枕上道:“聽聞這一次東征太醫署功勞不小,朝中諸公贊譽有加,太醫署也一再得賞賜,已經沒有不滿情緒了。”

  “那就論之前,之前為何多加阻撓我們太醫署呢?”

  “因為太醫署要做的一些事和地方衙門重合了,”他道:“就以此次雪災來說,雖然羅縣令沒有和朝廷上書言明雪災之事,但刺史府就在洛陽,因此長史曾經為此撥下一筆糧食給洛陽縣賑災。”

  “你可知糧食撥到了何處?”

  滿寶心中一動,“醫署?”

  賀刺史頷首。

  “上面撥下來的錢糧按說都是給縣衙,由縣衙分派的,但長史這麼做也沒錯,醫署要給受寒受凍的百姓看病,在他們來看病時提供粥水糧食,這也是賑濟。所以刺史府將糧食撥給醫署也合乎規矩。”

  “除此外,這兩年有流民為到醫署看病,不得不到衙門裏上戶,還有的直接去醫署看病抓藥後再由醫署送到縣衙上戶分地,”賀刺史道:“每個去看病的人都要出具自己的戶籍,以及納稅的證明,是上戶,中戶,還是下戶。”

  “而醫署會將這些記錄在醫案之中。”

  滿寶不解的問:“這有什麼問題嗎?”

  賀刺史微微一笑道:“問題太大了,戶籍歸縣衙管理,你知道它有多重要嗎?”

  滿寶沒說話。

  賀刺史道:“一縣的戶籍是其基礎,除此外就是田產記錄,醫署雖然沒有完備的記錄,但有心人總結一下來看病的病患,很輕易就能得出戶籍數,更別說醫署還能幫著挑出這麼多流民。”

  他喃喃道:“也未必就是流民,也有可能是誰家的隱戶。”

  下戶,免費的醫療呢,這個誘惑太大了,多的是流民和隱戶為此從陰影處走出來去落戶。

  當然,這只是其中兩個原因,還有財政上的原因,創辦醫署所耗費的金錢不少。

  而且連賀刺史都會想,藥材日漸消耗大,以後藥材會不會漲價呢?

  本來看得起病的人還能看得起病嗎?

  總之原因有很多,但在東征之戰後,朝中那些大臣和大將在見過太醫署的能力和作用後,顯然壓下了這些顧慮,開始認同太醫署的存在了。

  從大理寺和禦史臺能那麼快的派出官員過來洛州查案便可看出朝中的風向了。

  賀刺史微微笑道:“我聽聞此事時便一驚,沒想到大理寺和禦史臺動作這麼快,竟然派了俞大人和夏大人過來,我以為至少要過完年才過來查這個案子的。”

  而朝中的人要是有意怠政,大家先發公文訓斥一下羅縣令,再讓他自查,或是讓他把鄭辜押解回京城慢慢審,怕是半年時間就過去了,那時候證據都給抹得差不多了。

  哪裏像現在,直接打了羅縣令一個措手不及,對方許多東西都沒來得及抹除。

  滿寶一直沈默,她問道:“賀大人為何突然與我說這些?”

  “周大人是位好太醫,”賀刺史道:“你我二人這段時間相談甚歡,也算是忘年交了,看你每日開開心心只給恭王治病,便忍不住多提醒兩句。”

  他道:“羅縣令顯然就是罪魁了,你們再想往深裏查,怕是不能夠了。”

  “俞大人能力不差,賀刺史就這麼相信對方能逃過?”

  賀刺史微微搖頭,笑道:“這話你去問俞大人就知道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