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8章 假設

劃水了半個下午的恭王看到周滿竟然回來了,大失所望,“假藥案有進展了?”

  “不知道,”周滿特別正直的道:“我是鄭辜的師父,怎麼能主動詢問案子進展呢?”

  當然,別人主動告訴我就沒事兒了。

  恭王毫不客氣的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周滿就叫住他道:“我們做兩組運動再走。”

  恭王:……

  滿寶折騰著恭王,另一邊,俞大人他們的案情也有了進展。

  從賀刺史那裏得到羅縣令兩年評級的原因,大家再看洛陽時就變了目光,開始從另一種角度去看它,同時,他們查的東西也變多了。

  比如今年入冬以來因為雪災塌的房子,死的人,受傷的人,生病的人數……

  而這些不僅可以從縣衙中查,還能從醫署查,甚至醫署這邊的數據比縣衙那邊還要齊全。

  房子塌了受傷的人會最先送到醫署來,能夠塌房子的,家境一般都不怎麼好,能來醫署免費治療為什麼要去藥鋪花錢?

  有錢的人家也更信任從太醫署出來的鄭辜的醫術,也會先選擇這裏……

  這些在醫案中都有,畢竟怎麼受傷的都要寫出來。

  更不要說凍傷和寒癥的病人了,鄭辜準備的防寒藥和防疫的藥材就是給他們用的。

  這麼一計算,眾人心驚。

  禦史臺的夏大人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氣惱的道:“受災人數如此之多,還只是從醫案中查出來的,現實中只怕十倍於之,他竟然不上報,也不做防寒賑濟之舉,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就算賀刺史病了,這樣的數據報到禦史臺和吏部,他的考評也是下等!”

  “所以他只能先下手為強了,”盧太醫立即下結論道:“地方醫署年底都要和太醫署報賬,洛州醫署今年的藥材耗費這麼大,寒災的事兒一定瞞不住,所以他就用假藥陷害鄭辜!”

  俞大人抽了抽嘴角道:“盧太醫,此時下結論還太早了。”

  “哪裏早了,不是這個原因,那還能是什麼原因?”盧太醫武斷的道:“我覺得他就是收買了典藥幹這事兒,讓典藥把假藥帶進來放進藥櫃裏,結果他要滅口,典藥知道了就跑,但還是沒逃過,依舊被殺滅口了。”

  他連結果都幫羅縣令想好了,“要不是鄭辜派人帶著賬冊和信先一步出洛陽回京,等我們知道時,只怕醫署的人都已經死無對證了。鄭辜嘛,來個畏罪自殺,他媳婦懷著身孕,一個激動小產,大出血也可以沒命,更不要說那兩個大夫了,用過刑後發個燒就能死人,多簡單?”

  俞大人:……

  夏大人:……

  連小譚太醫都擡起頭來楞楞的看著盧太醫。

  盧太醫瞪眼看他們,“我說的難道不對嗎?多精密的殺人手段,到時候我們就是知道不對,只怕也查不出證據來了。”

  俞大人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他們大理寺是有多無能,真死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查不出來?

  而且這是洛陽啊,是洛陽啊,雖然賀刺史病重,卻不代表他真的能夠在發生那麼多事後還什麼都不知道,洛州醫署真的消失,他肯定會聽到一些風聲的。

  何況還有恭王呢,羅縣令想要隱匿罪行可不容易。

  盧太醫見他們一言不發的樣子,忍不住哼哼,“你們還不信我,哼,鄭辜要是死了,那還不是由著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到時候地方醫署肯定建造不成了,甚至連太醫署都要裁減,你們還有誰會想起來洛陽查找真相?”

  “要是沒人來,開春之後雪都化了,除了本地的百姓,誰還知道洛陽去年出過寒災?”

  俞大人心中一跳,有什麼一閃而過。

  夏大人也不由坐直了身體,沈思起來。

  片刻後,倆人道:“還是得需要證據,不過洛陽寒災和雪災是板上釘釘的了,我立即上書彈劾洛陽縣令,他今年的評級不用想了。”

  但典藥之死和假藥案還得繼續查。

  不過俞大人和夏大人都覺得摸到了一點兒邊,“等京城的旨意過來,我們就可以將羅縣令收押了問話,在此之前,我們先查一查這位羅縣令的心腹吧。”

  這些,作為犯罪嫌疑人的鄭辜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交代完事情後就一直在自家後院裏養傷,等傷好一點兒後就去嶽父家裏看妻子。

  安二娘想跟著他回去。

  鄭辜想了想後點頭,“也好,等下次師父再來,你與我去拜見師父,要是……你和我爹還有師父一起回京城去。”

  安二娘一聽焦急,“他們沒查到真兇嗎?”

  鄭辜嘆氣道:“典藥死了。”

  安二娘嚇了一跳。

  鄭辜道:“而且師父也說了,此事不管能不能查清,我一個監管不力的罪名是跑不掉的。”

  底下的鄉裏爭水打死人,縣令都會被評為下等,更不要說醫署的官員了,他們的病人死於假藥,這是醫療事故,更為嚴重。

  若能查清是誰栽贓陷害他,那鄭辜可能只是降職或罷官,若是查不清,流放判刑都有可能。

  可能還會連累到周滿罷官降職。

  安二娘坐著,握著他的手安慰的看著他。

  滿寶卻沒這麼憂傷,至少恭王和小世子比她憂傷多了。

  快要過年了,空氣裏到處是油炸食品的香味兒,即便考慮到恭王和小世子正在減重,王府的廚房只做了一點點過年的食物,但依舊香得讓人呼吸都急促起來。

  當然,如此失態的人當然不會是周滿,那就只能是恭王和小世子了。

  但滿寶很惋惜的告訴他們,“這些東西你們全都不能吃。”

  小世子可憐巴巴的道:“想吃肉。”

  “沒問題,我讓廚房給你們煮。”

  小世子落淚,“我不想吃煮的。”

  白水煮肉,不管是什麼肉都不好吃啊。

  恭王就站在一旁看,見她猶猶豫豫的有些心疼,便磨了磨牙問:“我們過年還不能吃點兒好吃的?”

  滿寶就狠下心來道:“殿下,您知道賀大人為什麼會得胃反嗎?”

  “遺傳?”他道:“聽說他父親也是這個病死的。”

  “……不是,而是因為飲食,”她道:“只不過他們父子的飲食一脈相承的一樣而已。”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