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7章 感動

滿寶一聽說是“積聚”便激動的坐直了腰,“胃反啊,我去看看他。”

  她說完便跑,俞大人還想跟她探討一下才發現的典藥屍體,想要從她那裏打聽一些最近恭王的動向。

  見她如此激動,俞大人不由扭頭問盧太醫,“周太醫為何如此激動?”

  “這樣的病癥雖然也有,卻少,有的大夫一輩子可能都遇不上一例,”盧太醫搖頭道:“要不是賀大人已經病入膏肓,他要是才病時被我們發現,我們也會很激動的。”

  只不過他的病被發現時就已經病入膏肓,說真的,他能從五月活到現在已經是很厲害的了。

  昨天看過他的脈,盧太醫和小譚太醫都覺得對方到極限了。

  俞大人便不想說話了。

  大夫們的世界他不太想了解。

  滿寶跑去賀家看賀刺史。

  賀家非常熱情的接待了她,不過寒暄片刻就帶著她去見賀刺史了。

  還沒進屋滿寶就聽到屋子裏傳出來的呻吟聲,就跟人放粗的呼吸聲一樣,但可能因為太痛,因此一定要從喉嚨裏發出點兒聲音才可以。

  賀夫人腳步一頓,便加重了腳步聲,聲音也微微大了一些道:“周太醫快裏面請。”

  裏面的呻吟聲便消失了,滿寶跟著賀夫人往裏去,裏面只有賀刺史一人,他躺在床上,胸膛起伏,只能微微側過身來看他們,他招呼了一聲,“周太醫?”

  滿寶提著藥箱上前,似乎沒察覺到他正在努力的忍痛,笑著行禮道:“賀大人。”

  賀刺史掙紮著想要坐起來,忍不住呻吟一聲,呼著大氣道:“不敢當,不敢當……”

  他的品級和周滿一樣,但周滿是京官,因此周滿地位比他還要高,這也是賀家不敢請周滿的原因之一。

  他的品級不足以能請到周滿。

  滿寶上前,止住他的動作,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脈,和他閑聊,“您早上用了哪些早點?”

  賀夫人正要說話,滿寶就微笑著止住了她,讓賀刺史自己說。

  賀刺史道:“也就喝了一碗稀粥,我這身體啊,吃不了太多的東西了。”

  滿寶便道:“總吃稀粥也沒味兒,煮粥的時候可以稍微往裏加些鹽巴,將青菜剁碎了放一些進去……”

  賀刺史深有同感,和周滿道:“我也是這樣吩咐下人的,這世上許多美食都吃不著了。”

  滿寶就問:“大人以前最喜歡吃什麼菜系?”

  倆人光聊菜就聊了兩刻鐘,不過賀刺史身體不好,氣虛,不好總是說話,所以基本上是他開了一個頭滿寶就接下去,賀刺史便點頭頷首“是極”,“對極”。

  倆人對吃的很有共同的話題,要不是周滿還讓人脫了賀刺史的衣裳檢查身體,賀夫人幾乎想不起來她是來看病的。

  滿寶摸了摸他的上腹部,賀刺史臉色瞬間蒼白,忍不住痛的呻吟出聲,滿寶一邊按一邊看他的臉色,問道:“哪兒最痛?這兒嗎,還是這兒?”

  賀夫人站在一旁,此時才覺得周滿像個大夫,而不是個和她丈夫說吃的小姑娘。

  滿寶記下了位置,一邊讓開位置讓下人給賀刺史更衣,一邊沈思起來。

  盧太醫說的不錯,病已深入骨髓,沒救了,不過卻可以想辦法讓他好受點兒。

  滿寶還是第一次在她的世界裏看到積聚的病患,想了想,不太甘願放過,於是一邊打開藥箱取東西,一邊和科科道:“付積分,我要他的詳細的身體數據。”

  滿寶拿出一個瓷瓶和一枚很粗的銀針,對剛穿好衣服躺下,還沒來得及緩過一口氣的賀刺史道:“賀大人,我取兩滴您的血回去研究研究?”

  賀刺史心頭一緊,他們對血和毛發這類的東西很看重,可是略一想,他都這樣了,便是詛咒,更虧的是哪一邊還不一定呢。

  於是大方的伸出手來。

  滿寶就在他的指頭上紮了一下,楞是擠出兩滴血來才作罷。

  而科科也已經掃描好了他的數據,扣了周滿的一筆積分。

  滿寶將血收好,這才合上藥箱和賀夫人出門,讓賀刺史歇一歇。

  賀刺史被折騰得不輕,這會兒也提不起精神來說話了,只是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她們離開的背影。

  滿寶和賀夫人沿著回廊慢慢的走,與她道:“夫人應該知道,賀大人的病已是回天乏術。”

  雖然一直抱著一線希望,但此時聽到結果她也不是很意外,賀刺史病得太久了,半年的時間足夠她了解他的病情。

  而且她是看著他一點一點虛弱下去的。

  “周太醫,我們求的也不多,只是想他不是那麼痛苦就好,您也看到了,他這病痛得很,幾乎整夜整夜的睡不著,晚上痛,白天也痛,也就偶爾能睡上半個時辰,不一會兒又痛醒了……”

  一句話,就算是要死,也得在死前好受點兒。

  滿寶表示理解,她想了想後道:“我看了一下其他大夫開的藥方,一開始還有止痛藥,到現在已經沒有了。”

  賀夫人無奈道:“說是已經不管用了,而且那藥吃多了不好,昨天盧太醫他們開的藥方也說可以吃,可以不吃。”

  也就是沒多大效果了。

  滿寶道:“我會另外給他開個方子的,配合針灸,應該有些用處。”

  賀夫人早聽說過周滿針灸之術特別好,甚至能在婦人生產時止痛,因此眼睛大亮,殷勤的問道:“那我派人去恭王府接您?”

  滿寶就笑道:“不必,我每日午正過後都有時間,正好,他午時吃飯,歇過兩刻鐘後吃藥,再過兩刻鐘正好行針配合藥性。”

  賀夫人長舒一口氣。

  滿寶就先開了藥方給她去抓藥熬藥,待他喝了藥後便去給他紮第一針。

  賀刺史一開始還能和她說話,過兩刻鐘後他就眉頭微松,沈沈睡了過去。

  賀夫人看見忍不住落淚,自從賀刺史病後,他的眉頭就沒有松開過。

  滿寶等到時間悄悄拔了針,然後將被子給他蓋好,提了藥箱告辭離去。

  賀夫人親自將人送到大門外,沒有給她診金,而是道:“等周大人離開洛陽,我有一份禮物送給周大人。”

  周滿道:“夫人太過客氣了,賀刺史帶病在位,是為國為民為了陛下,我同朝為官,便是為了大晉和陛下,也該為賀大人診治的。”

  賀夫人感動不已。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