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5章 找到

俞大人意味深長的道:“不一定是變態,也不一定是想讓他曝屍。”

  “那是想幹什麼?”

  “想讓人發現這具屍體吧。”俞大人讓人小心翼翼的量了一下這些腳印,又檢查了一下附近,然後才衡量過雪坑,在裏面翻找了一下才作罷。

  什麼東西都沒找到,但他量了一下雪的厚度,將邊上站著的五人招手叫了過來,笑瞇瞇的問,“你們看這雪這麼厚,這是自入冬以來就沒有化過?”

  一個中年人低頭看了一眼後道:“這是陰地,背著太陽呢,照著太陽還能融化一些,這地方難,估計要等到開春溫度上升後才能融化。”

  俞大人問:“這一個月下了幾場雪?”

  “四場,昨晚上才下了一個多時辰,其實並不怎麼久,上一場雪才大呢,先是下了大半日,斷了一下午後又下了一晚上,壓垮了村裏好幾間房屋呢。”

  羅縣令走了上來,重重的咳嗽了兩聲,那些人立即低下頭去不敢說話了。

  羅縣令擠開笑容對俞大人道:“俞大人,今年年景不好,下官已經上書匯報雪災之事了。”

  俞大人微笑著點頭,不在拉著五人問話,而是揮手道:“行了,你們跟著回縣衙簽字畫押後讓你們的裏長來領你們回去就行。”

  見五人緊張起來,俞大人就笑道:“這件事不與你們相幹,不過因為你們是發現屍體的人,因此需要簽字畫押,過後我們若有別的問題要問,還要上門找你們的。”

  俞大人說完,自有人將五人押回衙門裏去等著裏長來領。

  羅縣令都不由道:“俞大人,他們的村莊距離洛陽城不遠,何必讓他們的裏長再跑一趟,之後若有問題,直接叫人去村裏喊人便是,他們不敢不來。”

  俞大人便笑道:“還是照著程序來比較好,他們總是要在口供上簽字畫押的。”

  但口供已經現場記上,這會兒就可以簽字畫押呀。

  羅縣令不太願意俞大人和當地的裏長接觸上,但俞大人已經轉身,讓人將屍體和五個目擊證人一起帶回縣衙裏去。

  俞大人上馬車,呼出一口氣,和書記員小聲的吐槽道:“此人能力不足啊。”

  書記員就笑道:“下官來前查過他的考評,前年為下等,但去年是中等,可見還是可以的了。”

  俞大人就輕哼一聲,然後身子瞬間坐直,“你剛說他前年的考評是幾?”

  “下等。”

  俞大人蹙眉,“洛陽縣是上縣,這裏良田有,富商有,街道寬敞,商鋪林立,是中原最重要的大城之一,人口增長不用操心,天災基本上都能抗住,他是怎麼得到一個下等的評級的?”

  書記員不知道啊,他當時就想著既然要來洛陽查案,那就翻找一下洛陽縣令的資料,當時去吏部調閱,就看到了一個下等和中等,至於原因……

  書記員認真的回憶了一下,不太肯定的道:“洛陽前年似乎有旱災?”

  “小旱而已,又不是大旱。”俞大人道:“回去得去洛州的刺史府走一趟了。”

  “賀刺史不是已經病重,只等著新上任的官員來接手了嗎?”

  “他是今年才病重的,去年和前年的事總還記得吧?”

  說起這事兒俞大人就生氣,賀刺史五月便上書辭官了,朝廷卻到現在都沒找到接任洛州刺史的人。

  都怪恭王,有他這個攔路虎在,即便洛州是上州,大家也都不喜歡來這裏上任。

  就怕不小心成了第二個益州前刺史。

  誰也不知道現在安靜的恭王是不是真的死心了,萬一不是,他也暗搓搓的學著益州王謀劃謀反怎麼吧?

  到時候同流合汙就是前刺史的下場,不同流合汙就是白啟的下場。

  俞大人甩了甩腦袋,將腦海中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甩掉,跟著拉屍體的車回到縣衙後就先去看仵作驗屍了。

  他對仵作道:“看一看他的脖子後處,可有擊打傷?”

  仵作將人剝幹凈翻過來看,搖頭道:“沒有,倒是手腕上有淤青,後腳和小腿後方都有拖拽傷,應該是沒死之前被人拖拽形成的。”

  “那就看一下腦袋。”

  仵作便去檢查腦袋,不一會兒便道:“有傷。”

  俞大人就上前看,仵作道:“是擊打傷,但這傷不致命吧?”

  “可以使人昏迷嗎?”

  “倒是可以,”仵作看了一眼他身上紅色的屍斑,道:“他是被人打暈後扔在路上凍死的?”

  “不,是被人打暈後丟進雪堆裏凍死的。”

  仵作就打了一個寒顫,現在這種天氣,人要是在外面過夜的確可能凍死,更不要說扔在雪堆裏了,不凍死也有可能窒息死。

  “他一直埋在一丈厚的雪中,算一算他死了多長時間。”

  “是。”

  俞大人出去,不過沒有留在縣衙,而是留下一個侍衛道:“看著點兒,看看有沒有裏正來領他們,核對他們的身份是否正確。”

  然後就走了,他回去找還在算賬的夏大人,和他道:“我們得去拜訪一下賀刺史。”

  夏大人蹙眉道:“賀刺史雖然還掛著刺史之職,卻早已經不管事了,我們昨天不是才見過刺史府的長史嗎?”

  俞大人道:“我們這次是去探病。”

  信他才有鬼,不過夏大人還是起身了。

  盧太醫也跟著起身,他幽幽地道:“探病嘛,還有誰比我們太醫去更合適的嗎?”

  小譚太醫也道:“賀刺史生病,陛下兩次派石太醫來看過,我們太醫院裏有他的脈案。”

  俞大人同情他們看了大半天的賬冊,頷首道:“行吧,我們一起去。”

  賀刺史已經病入膏肓了,他想回鄉,但皇帝一直沒找到人來接替他,他就只能撐著這一口氣不死。

  但他已經臥床很久了,刺史府的事務基本都交給了長史。

  賀家的下人將四人引進正院,要不是隨行的有兩位太醫,賀家的夫人不一定願意他們進來看人。

  借著盧太醫和小譚太醫的光,俞大人和夏大人順利的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賀刺史。

  賀刺史勉強掀起眼皮看他們。

  盧太醫給他把脈,和小譚太醫給他開了一張藥方,但對他的病情並不是很樂觀。

  賀刺史對藥方並不關註,再沒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病情了,所以他一點兒不在意這張藥方,只是喘著氣問他們,“你們有什麼事要問我嗎?”

  雖然他病得下不來床,但洛陽來了天使,為何而來的他還是聽到稟報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