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4章 發現屍體

長史不太高興的回家去了,長史夫人看他如此便道:“你這一天天的生氣,眉頭全是溝子了,今天又是為的什麼生氣?”

  長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洛州醫署的事,鄭辜被人設陷,我讓王爺上書彈劾洛州官員,王爺不願。”

  長史夫人道:“不是你說的王爺還是少參與地方事務的好,只做王爺,每年收該收的租子就行嗎?”

  “……那不是事情嚴重到朝廷都派出天使來了嗎?恭王身為藩王,他要是什麼都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已經查出來,自然是要上書的。”

  夫人笑道:“你們既然可以查得出來,使團自然也能查出。”

  “那可未必,”長史道:“俞大人他們畢竟是初來乍到,要查這些東西須得從賬目上查,不似我們,一直在洛州,不僅對洛州熟悉,我們的人手也多,查找消息要更快些。”

  “但這畢竟是恭王府,你們說的話天使們就能相信嗎?”

  原先還自信滿滿的長史一頓,沈默了下來。

  夫人不在意的道:“要我說你們還不如不插手呢,上趕著不是買賣,那太醫署是太子殿下在管著,王爺此時插手,誰敢信他給的消息?”

  長史就拍著額頭道:“竟忘了這一點兒。”

  長史忘了,恭王卻沒忘,夜裏冷,他用周滿開的藥水泡了腳,和心腹道:“只給他們屍體,剩下的讓他們自己查去。等周滿求上門來再說,上趕著不是買賣。”

  心腹應下,躬身退了出去。

  恭王知道假藥案的事比周滿還遲,但他來洛州就藩好幾年了,勢力多少還是有一些的。

  而且和每一個可能性都需要考慮調查的天使團不一樣,恭王是從心的,他直接就道:“以鄭辜的家世,他有意購進假藥不可能;以他的醫術,大意購進假藥也不可能,必是有人栽贓。”

  一句話就定性了,然後就讓人去查洛州醫署幾次采購藥材的時間和大概的單子,仔細核對就找出大概問題出在哪裏了。

  然後王府侍衛們還不小心發現了失蹤的典藥,不過人已經死硬死硬的了。

  死了的典藥在城外被發現,俞大人立即丟下手中的賬本起來,“我去看看。”

  夏大人立即跟上,“我也去。”

  查賬查得眼冒金星的盧太醫和小譚太醫也要去,俞大人就攔住他們道:“這是破案,兩位大人去了用處不大,不如我們兵分兩路,你們在此繼續查賬,我和夏大人去看現場。”

  盧太醫道:“我們可以驗屍。”

  “殺人焉用牛刀,不對,是殺雞焉用牛刀,”俞大人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這兩天看賬看迷糊了,“驗屍這種事兒有仵作呢,用不到兩位大人。”

  夏大人:“對。”

  盧太醫堅持,“不行,這裏就我們太醫署的倆人,沒人監督,你們就不怕我們徇私作假?”

  俞大人立即道:“監察百官是禦史臺的責任。”

  一邊說一邊看夏大人。

  夏大人:……就好生氣。

  最後還是俞大人一人帶著書記員和侍衛們去了城外。

  他就比羅縣令晚到了一刻鐘,屍體已經被布蓋起來,正要往車上扔了帶回去。

  俞大人連忙阻止,上前看屍體。

  羅縣令迎上去,用帕子捂著鼻子道:“俞大人怎麼過來了,這天寒地凍的,又冷又臟……”

  俞大人擡手阻止他的話,將布掀開,問道:“這就是醫署典藥?”

  “……是,”羅縣令捂著鼻子道:“身上都有味兒了,應該死了有兩三天了。”

  俞大人聞言就瞥了他一眼,問道:“仵作呢?”

  羅縣令楞楞的:“仵作在縣衙裏呀。”

  俞大人蹙眉,“他怎麼不來?”

  “驗屍……得在縣衙裏驗吧?”

  俞大人就皺了皺眉,沒說話,他卷了兩下袖子,將布扯開,檢查了一下典藥的手腳,看到他身上的屍斑便伸出手指按了按,屍斑一點變化也沒有。

  他扯開他的衣襟看了看,發現屍斑全是紅色的。

  俞大人微微挑眉,收回手,起身問道:“屍體在哪裏發現的,是誰發現的,怎麼發現的?”

  很快,五個青壯年就被帶了過來,他們手上還拎著斧頭之類的東西,只是身上是布衣,還打著布丁,在寒冬臘月裏縮著脖子。

  俞大人打量了一下他們,見他們的手上都是凍傷,便知道他們家境不是很好,站在他面前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他因此加快了問話,“這麼冷的天你們出門做什麼?”

  “砍柴,”五人道:“今年天冷,木柴值錢,一擔柴能賣十文錢,所以我們出來砍柴賣。”

  “屍體是誰發現的?”

  一個中年人瑟瑟發抖的擡手,道:“我,我從邊上走過,被拌了一下,我就覺得似乎踩中了啥,翻開雪一看,就發現底下有個人。”

  “在哪兒?”

  五人便帶俞大人去看,就在邊上的一棵樹底下,大路邊上,俞大人看到那淺淺的雪坑,眼睛微瞇,“他當時身上覆蓋著雪?”

  “是。”

  “雪厚不厚?”

  “不厚,但也不薄吧,反正我們走過的時候沒發現底下有個人,要不是被拌了一下……”

  俞大人就上前踩了踩邊上的雪,若有所思,“你們將他挖出來時,身上是新雪還是舊雪?”

  “是新雪,昨天晚上不就下雪了嗎?我們覺得今天的木柴應該能賣到十二文。”

  所以他們才冒雪出來的。

  俞大人便對羅大人道:“這不是第一現場,再讓人找,仔細的找一找。”

  “大人是說拋屍?可拋屍的話應該不在這附近,或許是在哪處殺了丟到這裏的。”

  俞大人扭頭看了他,讓羅縣令臉上的笑容幾乎維持不住後才道:“我是說,有人從這附近將他的屍體挖了出來放到了路邊,我們得找出這個地方來。”

  他扭頭對侍衛們道:“還不快去找?”

  大家只能去找。

  很快便有人在下坡一個位置找到了一個明顯的雪坑,很厚很厚的雪坑,人踩進去差點兒半邊身子都進去了。

  已經猜到洛州有雪災,且還不小的俞大人見狀瞇了瞇眼,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扶著侍衛的手上前去看那個坑。

  他沒有讓更多的人進來,不一會兒他們就掃掉了最上面的一層新雪,隱約看到了幾組腳印。

  侍衛咋舌,“誰那麼變態,人都死了還把人拉到路邊曝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