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3章 推一把

計劃表上的羅列的東西是挺多的,但真吃到的時候,小世子就明白為什麼他爹那麼討厭這個計劃了。

  因為東西一點兒也不好吃,這樣下來,最好吃的竟然是米飯和饅頭了,好歹有點兒甜味兒。

  減重人士的菜,那是要少油少鹽的清淡之物,恭王能胖成這樣,他自然喜歡味重的東西,小世子跟著他爹吃,口味自然也淡不到哪裏去。

  於是沒兩天,小世子就有點兒受不了了,他在周滿面前抹眼淚,“周大人,王府是沒鹽了嗎?”

  小世子還只有七歲,雖然胖嘟嘟的,但他這時候的胖還能稱之為可愛,不似恭王那樣癡肥,所以周滿對他的態度好太多了,她道:“減重就是要這樣的,需要清淡飲食,鹽是最需要控制的。”

  見他淚眼汪汪的,滿寶也有點同情,道:“不然今天晚食多給你吃一塊肉吧。”

  小世子立即搖頭,“我不想多吃肉,我想多吃一碗飯可以嗎?”

  周大人的肉都是字節放在清水裏煮的,就加了一點兒鹽,半點不好吃,還沒有白米飯和饅頭好吃呢。

  滿寶思索了一下後道:“半碗吧。”

  小世子呼出一口氣,還算高興的轉身走了。

  晚膳時,恭王就不高興了,“為何他能多加半碗飯,本王卻不行?”

  一旁監督的周滿頭也不擡的道:“小世子還在長身體,長智力,雖然我覺得我給他吃的米面已經足夠,但如果他心底還是很想吃,或許是長智力額外需要的,所以可以適當的增加一些。”

  說罷她還掀起眼皮看了恭王一眼,道:“但殿下就不需要了。”

  這把年紀了,長身高是不可能了,長智力的可能性也不大,他想吃可能就是單純的想吃而已。

  恭王:……

  恭王妃低下頭,忍住笑才擡起頭來給兒子夾了一筷子菜,“快吃吧,你最近功課重,吃完了去散散步,回來還要做運動呢。”

  小世子就低下頭去,將自己份額的東西吃完了便乖乖巧巧的散步去了。

  恭王太胖了,和可以在室內練武場習武打拳的小世子不一樣,他有另一種運動方式,可以坐著和躺著運動,但出的力也不小。

  父子倆的點心瓜果也都停了,周滿雖然還給他們吃瓜果,卻減少了很多量,這也就算了,讓他們憂傷的是,點心是一塊也沒有了。

  不到三天,恭王和小世子的嘴就淡出鳥來了,有時候看見下人的飯菜都有些走不動路。

  總覺得下人吃的東西滋味比他們還要好。

  但成功也是喜人的,雖然才三天,但稱重的時候,恭王減了三斤,幾乎是一天一斤。

  小世子慢一點兒,但三天也減了一斤,周滿對此很滿意。

  恭王卻累得不想動腦了。

  因為小世子還要上學,周滿給他制定的鍛煉時間並不長,早上兩刻鐘,中午兩刻鐘,傍晚兩刻鐘,非常的勞逸結合。

  而恭王一天幾乎都在吃東西-休息-鍛煉-休息-吃東西-鍛煉中循環,等他回到房裏時腦子已經轉不動了,他問恭王妃,“周滿還沒求你嗎?”

  恭王妃搖頭,“聽說京城來的天使還在查,周大人這兩天只出門一次,您不是也看到了嗎?”

  “都快要過年了,俞淮到底能不能查出來?不能查來求本王啊,蠢貨。”

  他只想讓周滿轉移一下視線,現在的日子太難過了。

  恭王妃掩唇而笑,道:“我問過周大人了,她說她已經給陛下和娘娘上折,要等殿下的身體恢復健康了再走,她預計會呆到明年正月,若是殿下介時還不好,陛下可能會宣您進京繼續。”

  恭王:……

  他不想進京城。

  別看在這裏他也被周滿折騰,但這畢竟是他的王府,雖然恭王妃也管他,但他小心一點還是能吃到一點兒東西的。

  但進京就不一樣了,到時候母後肯定派尚姑姑盯著他,到那時他就真是一星點都吃不到了。

  恭王問,“我到多少斤她認為是健康的?”

  “至少一百六十斤吧。”

  恭王起身就走,“那她就一輩子留在洛州吧,本王今晚去睡書房。”

  他不想見這幾天迫害他的人了。

  恭王妃看他離開,無奈的搖了搖頭。

  恭王坐在書房裏沈思,卻不是想減肥的事兒,而是想假藥案的事,他讓人將王府的長史叫來,問道:“那假藥是什麼時候送進洛州醫署的?”

  長史道:“我們推測是十月上下,當時鄭辜正巧進了一批藥材,據我們所知,十一月的那批藥材鄭辜都送到外縣去賑災了。”

  恭王便冷哼一聲道:“難怪呢,他這是出手了收不回來,只能將錯就錯了。當時父皇未曾班師回朝,朝中那些截留藥材和糧草的蠢貨還好好的活著。”

  長史蹙眉道:“王爺,此事我們應該上書彈劾洛州,您是藩王,即便沒有管理地方之權,也有察糾地方官之責。”

  恭王道:“天使不就在這裏嗎,何必舍近求遠?”

  長史就直言問,“那王爺何時將此事告知天使?”

  他頓了頓後補充道:“告訴俞大人和夏大人。”

  周滿也是天使,但她不管這事兒,告訴她沒用。

  恭王敷衍道:“再等一等,說不定都不用我們說,他們自己就查出來了。”

  長史很不高興。

  恭王府的長史是皇帝精挑細選出來的,不過定下是皇後的建議,因此選出來的長史脾氣有點兒方正,他雖然是王府的長史,但吃的還是朝廷的俸祿,所以依舊傾向於為民請命,對這種行為很看不慣。

  恭王了解了一下情況後就把長史哄走了,他這才叫了自己的心腹來問,“查出來了嗎,洛州醫署的典藥跑到哪裏去了?”

  “查到了,他已經快成冰雕了,在城外的一處雪堆下,在雪化前應該不會被人發現。”

  恭王一聽蹙眉,“誰殺的?罷了,管他誰殺的,挖出來,再引人去發現,周滿太閑了,讓他有點兒事情做,俞淮他們的動作太慢了。”

  他想歇兩天,實在是太累了。

  本來是想等周滿開口再讓恭王妃出手給人情的,結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