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1章 詢問

鄭辜想了想後道:“那天太過混亂,衙役闖進來時正好是中午休息的時候。”

  他無奈的道:“當時我在後院,並不在前面醫署中,但聽得到他們闖進來便要拿人,當時我隱約聽到了兩位大夫前去阻攔,下官本要往前面去,但站在小門那裏聽見衙役們推搡病人和病人家屬說我在醫署中用的是假藥,害死了人。”

  他停頓了一下,留給俞大人和夏大人反應的時間,片刻後才繼續道:“我直覺不對,便退了回去,還將小門關了起來,然後寫了一封信,又將兩本賬冊交給下人帶走送往京城給師父。”

  俞大人掃了周滿一眼,問道:“醫署的賬冊為何會在後院?”

  鄭辜道:“事實上當時我後院書房裏有今年一整年的賬冊,包括每一次的采購單子都有。”

  他道:“臨近過年,醫署需要盤賬,總賬是要報回太醫署審核的,如今天冷,我白日幾乎沒有時間做這些事,都是晚上做,所以就把賬冊都帶回了後院書房中做。”

  前面空蕩蕩的,生火盆都需要多生一盆,哪兒有自己家裏的書房舒服?

  而且前後就隔著一堵墻,所以鄭辜就“公私不分”的把東西帶回家做去了。

  此時回頭看,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也就是說,事情發生時,你並不知道典藥在何處?”

  “是。”鄭辜頓了頓後道:“當日我們四家包括下人都被抓進牢中了,第二日我才發現獄中沒有典藥,聽他們的意思是跑了。”

  這倒是和羅縣令的說辭對上了,羅縣令也說跑了一個典藥,抓捕當天典藥並不在府中,懷疑是鄭辜派了他出去。

  俞大人回過神來,繼續下一個問題,“小鄭大人談一談假藥吃死人的事兒吧。”

  鄭辜嘆息一聲道:“十一月初三,我又進了一批藥材,檢查無誤後入庫。入冬以來,因天氣寒冷,生病的人增加許多,還有外縣的人過來求藥,但這樣的病人畢竟是少數。”

  他道:“醫署雖落於洛陽,但它是洛州醫署,你就對其他八縣也有職責,因此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拉著藥材去其他縣義診貧困受寒的百姓。”

  “我記得那五家病患,其中三家是洛陽城外的佃戶,兩家是城東那塊專門做長工的人家。家境都不富裕,”鄭辜道:“他們家的幾個孩子在十月上就陸續生病,皆是飲食不足,體虛而受風引起的寒癥,因他們求醫的次數多,人口也多,所以我記住了。”

  鄭辜說得很詳細,比卷宗上記載的還詳細,至少俞大人和夏大人就不知道他還給他們家孩子治過病。

  鄭辜繼續道:“到十一月,大約是中旬這樣,他們家的老人可能是因為天冷,體虛,家中又有病人,因此也染了風寒。我給他們看了,可以紮針的紮了針,只有穆家和黃家因為病的是老太太,她們不願紮針,這才只抓了藥。”

  鄭辜說到這裏還有些懊悔,道:“我開藥,從來都是開三副藥,一天一副,當時開了藥就出去外縣,等我回來,他們又來看診,病情不見好轉,反而愈加嚴重,我摸過他們的脈,覺得寒癥更重了,當時我懷疑他們家中環境不好,因此不能做到保暖,或是其他的原因,因此才加重了病情,我又給他們開了三副藥。”

  鄭辜說到這裏頓了頓,聲音也低沈了下來,“可他們還沒用完藥,兩日後便都找上門來,說是家裏的老人已經病得下不來床了,求我去看一看。我這才去了。”

  “到了地方,他們家中的確貧困,但老人的鋪蓋還是勉強可保暖的,吃著藥不至於就惡化成這樣,我摸他們的脈象,竟不像是吃過對癥的藥,反而似還吃了寒涼藥物的樣子,所以我才要檢查藥渣和他們抓回來的藥。”

  鄭辜緩了一下後才道:“藥中的荊芥被換成了薄荷,茯苓則成了葛根。”

  俞大人不懂就問,直接問對面的周滿,“很嚴重?”

  周滿頷首道:“荊芥解表祛風,而薄荷疏散風熱、清利頭目,是辛涼之物。”

  她道:“荊芥和薄荷、蘇梗皆是外形相似之物,他要是換成蘇梗也就罷了,換成薄荷,藥性剛好相左。”

  就沒聽說過拿薄荷治風寒的,不過……

  周滿微微蹙眉,“雖說荊芥和薄荷的氣味都芳香,但芳香也是有區別的,他們掩蓋了薄荷的味道?”

  不然抓藥的藥童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鄭辜點頭,“他們用硫熏過,味道淡了許多,不仔細聞,味道和荊芥是差不多的。”

  至於茯苓和葛根那就更像了,就是藥鋪中常年經手藥材的夥計,有時候也會被糊弄過去。

  要是有心人將他們弄得更像一點兒,那就更分辨不出來了。

  俞大人問道:“然後呢?”

  鄭辜深吸一口氣道:“五個病人,我換藥之後加上針灸活下來了三個,還有兩個……她們病得太重,已是藥石無效。”

  他道:“我知道藥房出了問題,當時就回去查了,從中查出了假藥,我核對過,若真是我錯眼了,那一定是十月十五那批藥材進來的。”

  “為何不是十一月初三的那批?”最近的一批藥材不是十一月初三嗎?

  “因為那批藥材基本都用在了外縣,我核查過,那批藥材沒問題。

  去外縣鄭辜帶的人並不多,通常時他既當大夫又當藥童抓藥,經過他手中的藥材,他確信不會有假的。

  但醫署中的這一批……

  因為醫署裏不僅有兩個大夫,還有典藥,更有五個藥童學徒幫忙,抓藥這種事基本上用不到他。

  “你查出了什麼?”

  鄭辜一臉嚴肅的道:“下官可以肯定,我絕對不會認錯荊芥和茯苓,所以這批假藥不是我采購進來的,必定是有人拿進來更換的。”

  “我們查出來的假藥的量並不多,當時就封存在藥房之中,假的荊芥只有十五斤六兩,假的茯苓只有二十八斤九兩。”

  “會不會是你們藥房抓藥抓錯了,錯當薄荷做荊芥,錯當葛根是茯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