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0章 驚嚇

大家只能轉身出去,繞過大門進了一條巷子。

  這條巷子只容一輛馬車通過,有兩扇角門,其中一扇門用大鎖頭從外面鎖著,後面的角門則是……大開的,而且有不少的人站在那裏,門外都露出來兩個人。

  那倆人無意中回頭,看到一群穿著官服的人沖他們走過來,嚇了一跳,當即就喊道:“官差來了——”

  於是從角門裏跑出來不少人,直接撒腿就跑,有的人手上還拎著籃子,來不及放下的雞蛋飛出來,在空中劃出一道線,直接朝著俞大人他們飛來。

  滿寶伸手接了一個,輕輕地一聲響,蛋液從她的指尖流下,還有的則是掉在了地上,砸在了墻上……

  眾人:……

  鄭大掌櫃也跟著著急忙慌的出來一看,看到是他們,大松一口氣。

  他擠出笑容上前,“大人們來了……”

  他看到周滿手裏的雞蛋,微微瞪大眼,連忙側身道:“快進屋洗洗,來人,快來人打一盆熱水上來。”

  進了角門他們才發現地上放了不少東西,有米有面,還有一看就是腌著鹹菜的壇子,雞蛋,臘肉,還有兩條一看就很新鮮的羊腿,一看就是別人送的。

  俞大人收回目光去看這座後院的構成,倒是夏大人面色和緩了許多,問道:“那些人是什麼人?”

  鄭大掌櫃小心翼翼的回道:“都是犬子以前看過的病患,聽說犬子回家了,便拿了些東西來看望,我們也沒想收,只是推辭的時候大人們突然來了,大家一受驚就都跑了。”

  他道:“我一會兒就讓人將這些東西給他們送回去。”

  夏大人問:“你知道他們都是誰,家在何處嗎?”

  鄭大掌櫃:……他還真不知道,不僅他不知道,恐怕連鄭辜都不能完全認出來,他看過的病人這麼多,若不是常來的病患和鄰裏,誰能記住這麼多病人?

  夏大人一看就知道了,道:“既然送不回去也別浪費了,留下吧。”

  滿寶卻道:“把東西放到門口去,讓他們自己回來自取。”她頓了頓後道:“讓鄭辜寫一封有愧的信貼出去。”

  滿寶問道:“鄭辜現在何處?”

  “在屋裏呢,”鄭大掌櫃立即道:“他身上有傷,昨天晚上有些發熱,所以……”

  大家便一起往正廳去等著。

  後院並不都是鄭辜在住著的,它被隔成了三個小院子,左邊臨街的這個是鄭辜一家在住,另一頭巷子裏另有一間角門進去,隔成了兩個院子,一處是典藥一家住的,還有一處是他雇來的兩位大夫共住的一個小院子。

  別看它被隔成了三個小院子,其實並不小,至少一家子帶上一兩個下人住著還是綽綽有余,多寬裕不至於,但並不擁擠。

  因為被抄過,東西有些亂,但正廳是打掃幹凈了,該整理的東西也整理好了的。

  大家互相看,最後一起看向周滿。

  俞大人他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們之中,官職最高的似乎是周滿。

  滿寶還沒察覺,進了大廳後找了個不上不小的椅子坐下,見俞大人和夏大人他們還站著,便又站了起來,還解釋道:“你們放心,我一定不插手,我就是來看看我徒弟的,一會兒你們想問什麼話就問什麼話。”

  她嘆息道:“我也想知道實情,兩位大人也知道,太醫署是我力推建造的,出了這樣的問題,就算鄭辜不是我的弟子,我也難辭其咎。”

  俞大人看了看剩下的位置,懶得和周滿再爭辯親隱這個問題,指著左首位道:“周大人請坐吧。”

  滿寶這才回過味兒來,她要是留下,似乎的確應該坐這個位置。

  她就遲疑了一下,然後就在左首位坐下了。

  鄭大掌櫃讓下人給他們沏茶上茶,下人不多,除了廚房裏燒火做飯的廚娘是安家送來的外,其他人都是鄭大掌櫃和鄭四老爺從京城帶來的人,裏面連個丫頭都沒有,全是小廝和家丁。

  不過這也方便,扶著鄭辜出來時就特別有力。

  鄭辜穿了厚厚的衣服,臉有點兒蒼白,但兩邊臉頰卻又有點兒泛紅,一看就是在發燒。

  周滿掀起眼眸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

  鄭辜看見她眼眶便是一熱,先給她行了禮,“師父……”

  周滿點了點頭,小心的看了一眼俞大人和夏大人,忍了忍,還是沒忍住,沖鄭辜招手道:“我看看你的脈象。”

  鄭辜先給俞大人和夏大人行過禮後才上前,擼了袖子伸出手來。

  俞大人和夏大人只當看不見,等周滿收手才問:“小鄭大人的身體如何?”

  能經受住他們的盤問嗎?

  可別問到一半暈過去呀。

  周滿以為他們是關心鄭辜的身體,有些感動,點頭道:“沒有大礙,是低燒,多喝熱水,再吃兩副藥就好了。”

  俞大人便放心的點了點頭,和鄭辜道:“既然小鄭大人的身體沒太大的問題,那我們就開始吧。”

  他們身後的書記員立即拿出本子找地方坐好,一起擡頭看向對面的鄭辜。

  鄭辜:……

  他不由扭頭看了一眼師父。

  周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指了夏大人對面的一個位置道:“楞著幹什麼?坐下回話吧。”

  鄭辜便坐下,於是他們師徒兩個坐在左邊,俞大人四個帶著身後兩個書記員坐在了他們的對面。

  不像是審他,倒是像審他們師徒兩個。

  念頭一閃而過,鄭辜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顧不得身上的鞭傷,他正襟危坐道:“大人們問吧。”

  俞大人問:“你的典藥呢?”

  鄭辜嘆息一聲道:“跑了。”

  俞大人:“……他跑得了,難道他的家還能跑了?”

  鄭辜道:“他的家人還有兩位大夫,及我們的三家的下人都與我一起收押在獄中。”

  鄭辜想說的便是這個,道:“我等涉嫌的人也就罷了,家人實在沒必要牽連,還請俞大人容情讓他們的家人出來,此時天氣寒冷,牢中不是那麼好待的。”

  俞大人若有所思,問道:“典藥是什麼時候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