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9章 好巧啊

鄭辜回到醫署後院,裏面已經被抄過一遍,東西丟得到處都是,連被子等也都落在了地上。

  鄭大掌櫃看過,微微皺眉,“冷鍋冷竈,連屋子裏也都是冷的,這怎麼住?”

  鄭九掌櫃也道:“不如先住到我家裏去?或去濟世堂。”

  “不行,”鄭辜道:“此時我與濟世堂的牽扯越小越好。”

  “你出自鄭氏,怎麼也不可能和濟世堂撇清關系,”鄭大掌櫃沒好氣的道:“要想不牽扯,除非我們父子斷絕關系。”

  鄭辜就無奈的道:“爹,我住在醫署,和濟世堂少些往來,至少這會兒濟世堂沒那麼紮眼。”

  鄭九掌櫃深以為然,不過也不能讓他們就這麼住在醫署裏,他道:“我去找些下人來打掃收拾,等把廚房燒熱,屋子烘一烘就可以住人了。”

  鄭九掌櫃離開,鄭四老爺就把藥箱往鄭大掌櫃手裏一塞道:“大哥,給鄭辜上藥吧。”

  鄭大掌櫃左右看了看,只能勉強先攏了一個火盆給鄭辜上藥。

  周滿見到鄭辜已經是他出獄的第二天了,巧了,俞大人他們也看完了案卷過來醫署這邊調查。

  周滿的馬車從北路來,俞大人他們的馬車則從南路過來,兩隊馬車一起在醫署門前匯合。

  俞大人從馬車上下來,正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這輛才在他面前停住的王府馬車,便見簾子撩開,一個極眼熟的人從裏面彎著腰出來。

  俞大人:……

  滿寶扶著西餅的手彎腰出來,先擡頭往前看了一眼,看到俞大人等人便露出微笑,歡快的踩著凳子下來,作揖道:“好巧啊,沒想到今日竟能遇見俞大人和夏大人。”

  滿寶說完看了後面一眼,補充道:“還有盧太醫和小譚太醫。”

  盧太醫和小譚太醫:……不能因為他們同是太醫署的人就忽略他們啊。

  俞大人有些頭疼,提醒道:“周大人,這個案子牽扯到鄭辜,照規矩,你要親隱的。”

  滿寶點頭,“放心,我不阻攔查案。”

  “你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還可以找我,”她笑道:“我是信得過我弟子的。”

  俞大人便試探了一句道:“要說小鄭大人是有心,我等也不太相信,但若是一時不察進了假的藥材……”

  他頓了頓後嘆息道:“這其實也是情有可原的,工作嘛,誰沒有失誤的時候呢?”

  滿寶嚴肅下來,沒有說鄭辜一定不會錯,畢竟她還沒有見到鄭辜,也沒看過那批假的藥材,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論辨認藥材,鄭辜可做太醫署藥學的結業學生,其能尚在我之上。”

  俞大人目光微閃,扭頭和夏大人對視一眼。

  夏大人幹脆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盧太醫,“盧太醫以為呢?”

  盧太醫點頭道:“鄭辜家學淵源,因他曾在濟世堂做過幾年小掌櫃,他對藥材的確很了解,比我們這些老太醫也不差,且因他家是做藥鋪的,他炮制藥材也比我們熟練。”

  俞大人道:“我們進去吧,小鄭大人應該等急了。”

  有人上前敲門,結果醫署大門根本沒關,直接一推就開了了。

  醫署並不似縣衙那樣是高門大戶,太醫署背靠皇帝內庫,不太有錢,戶部對他們也摳摳搜搜的,因此當初建立地方醫署時,他們會優先從當地的官方資產中選一個比較合適的地方改建成醫署。

  要是沒有才買地建房或者買房子。

  洛陽醫署便是從官方資產中選的一個三進的院子來做的醫署。

  這是從前縣衙抄家收回來的房子,一般都掛牌賣的,只是不知為何沒賣出去。

  這地方的位置不錯,前面是一條寬敞的大街,洛陽也分了內外城,它恰好在外城之中,卻繞過一個路口就是進內城的地方。

  地方在外城,面對的貧苦百姓就多。

  這處宅院,進了大門就是一個寬敞的院子,只有兩棵樹,院子裏散落著不少椅子凳子,俞大人他們腳步一頓,雖然東西被砸翻了不少,但還是能看出原先的布局的。

  鄭辜顯然在這院子裏布置了許多椅子和凳子,應該是給前來問診的病人坐的。

  走廊上還放著長桌,有些杯盞落在地上,俞大人垂眸看了一眼,在被子裏看到一些黃色的湯汁,應該是禦寒用的藥湯或是茶湯。

  走過垂花門,再進去就是內院正房和左右兩廂,

  房門大多敞開著,東廂打通,裏面是一排排的藥櫃,還沒進門他們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藥香氣。

  周滿看到櫃臺被翻得很亂,不由蹙眉,繞過櫃臺扯開藥櫃子,看到裏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些還沒收幹凈的藥渣子,便氣得將藥櫃推了回去。

  俞大人和夏大人也皺起了眉頭。

  東廂被打通成了藥房,而西廂卻是被隔成了一間間小小的房間,推開門進去,裏面的房間還被一分為二,裏面東西極少,一邊兩張床和一張桌子四張凳子,除此外什麼都沒有了。

  周滿和盧太醫小譚太醫只掃了一眼便知道這是病房,也這麼和俞大人夏大人解釋了。

  俞大人若有所思,“所以醫署還會收留病人?”

  周滿不在意的道:“有些病人病重,暫時不能挪動,那就只能住在醫署裏了。”

  俞大人點點頭。

  正房的大堂還留著,應該是宴客用的,左右兩邊的房間則是拆了門,只用簾子掛著,上面掛了牌子。

  俞大人看了看後道:“這醫署裏除了小鄭大人還有兩個大夫?”

  盧太醫解釋道:“地方醫署事務繁瑣,僅憑他一人是不夠的。若是太醫署沒有派給他足夠的醫者,那他是有權在地方上征雇大夫的。”

  俞大人點點頭,夏大人則指了邊上一個牌子道:“這是典藥,他亦是醫署吏員,他去哪兒了?”

  盧太醫見他看著自己,便不客氣的道:“我上哪兒知道去?”

  他們一起來的,問他?

  不應該去問羅縣令嗎?

  俞大人輕咳一聲道:“我們再往後面看看吧,小鄭大人應該是住在醫署後院。”

  再往後的第三進則是醫署官員及其家眷的住處了。

  正房往後有個小門,小門很厚,被牢牢的鎖著,俞大人推了推,發現門被從裏外都鎖住了,也就是說他們不能從這裏到後面去。

  幾人對視一眼都有些尷尬,好似走錯地方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